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土生土长在瑞士的年轻藏人

欧洲流亡藏人最多的国家是瑞士。生活在瑞士的藏人,尤其是其年轻一代,对目前发生在西藏的事态自然倍加关注,他们尤其关注奥运火炬接力的抗议活动。

default

瑞士藏人在洛桑的国际奥委会总部门前抗议

仁增坚赞就是生活在瑞士的诸多藏人之一。他今年25岁,生在瑞士,长在瑞士,和母亲、妹妹一同住在苏黎世附近的一个小镇上。近来,他们一家电视看得要比往常多。围绕西藏问题发生在中国的种种事件、有关奥运火炬接力的抗议报道、还有他从其他流亡藏人那里听来的这些人还生活在西藏的亲戚传来的种种消息,都令仁增坚赞的心绪极为不平。他说:"现在我心中的怒气很大。"一边说,一边敲着桌子。

这股怒气冲的是中国政府,是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他说,从1949、1950年开始,藏人其实就知道中国人是如何对待藏人的。"西藏目前实际上处于某种军事管制之下,所有外国游客、记者都被逐,更加让人感到无奈、心中的怒气更大,因为你很清楚:现在他们把门关起来了,可以想对藏人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转怒气为实际行动--抗议奥运火炬接力

但仁增坚赞不想灰心丧气,他想继续抗争,比如说积极参加西藏青年会欧洲分会的工作。奥运火炬到伦敦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们特意前往伦敦参加抗议活动,干扰火炬接力。他说,抗议活动非常重要,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中国的西藏政策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时候。

而且,正在大学攻读新闻专业的仁增坚赞也深知怎样可以强迫人们确实去关注西藏,那就是充分利用媒体,报道抗议活动。

忍耐和暴力

但他也强调,暴力不是出路,虽然他可以理解西藏那些年轻人为什么会对汉人、对汉人的设施采取暴力。他说,因为藏人受汉人压迫50多年,几乎每家都有人进过大狱,或被劳教,苦大仇深,因此,以暴还暴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表示,藏人进行了50年的和平抗议,今年三月份的暴力行为和他们忍受了几十年的暴力是不可比的。

在瑞士土生土长、国籍也是瑞士的仁增坚赞并不感觉自己是瑞士人,而是西藏人,但他却从来没有去过西藏,只是从书本上、从外祖母和母亲的叙述中认识的西藏。

他母亲上世纪50年代还生活在西藏,她说当时就已经感觉到汉人的压力很大了。7岁时,她和她的母亲及兄弟姐妹逃到印度,11岁时来到瑞士,时间一晃就是40年。她说,耐心、忍耐,有时很难做到。"西方国家以为,中国只要经济繁荣了,自然就会有民主。现在人们发现,这是幻想。然后他们说:你们现在要求中国尊重人权等等,想得太天真、太钻牛角尖儿了,这需要时间,你们得耐心点儿。我是可以耐心、忍耐,但那些受迫害的西藏人就成了人们强求我们的这份忍耐的受害者。"

仁增坚赞也表示,我们已经忍耐够长时间了,但他还会坚持下去,因为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西藏,作为自由的西藏人在那里生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