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图森枪击事件与美国政坛乱象

美国民主党众议员吉福兹遭到枪击的事件引发极大震动。曾经担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对德新闻发言人的普利斯塔维克认为,这尽管是意外事件,但其根源却在于美国国内不断增长的右翼政治力量。

default

遭到枪击的吉福兹(Gabrielle Giffords)

德意志电台:在图森发生的这起枪击事件究竟应该归结为"一个疯子行凶",还是一起政治暗杀?

普利斯塔维克(Stefan M. Prystawik):不完全是。现在明显的是,大家把重点放在了凶手的极端主义倾向和不稳定的心理状态上。但是另一方面,也许我不能说凶手所处的环境使得他去犯下如此罪行,但至少极端主义的思潮肯定对他产生了引导作用。

德意志电台: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呢?

普利斯塔维克:这次事件中,我所说的环境是指右翼极端思潮,而这一思潮在目前的公开讨论中也已经遭到严厉批评。我们已经听到了,事发当地警长说到了"尖刻的言辞"。这里所说的不一定是那些带有仇恨内容的言辞,而是特指尖酸的空话。这名凶手已经对媒体每天散播的内容出离愤怒。我不久前在美国对此有过亲身体会。这是各个政治阵营之间的血腥争斗,每天都会冒出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言语。

德意志电台:我们从右翼阵营中找几个例子。茶党的莎隆·安琪尔希望成为共和党在内华达州的参议员。几乎就在一年之前,她在一次采访中说,人们有权武装反抗华盛顿政府。这种话怎么会从一名政治人物的嘴里说出来呢?

普利斯塔维克:是的。可能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一个后果。该法案让人们真的可以表达任何观点,所有的话都可以说。而在欧洲,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头脑里都会有所顾忌。

德意志电台:在美国允许号召暴力?

普利斯塔维克:在某种程度上,是的。您刚才引用的那些话,在法律上肯定不能成为"号召暴力"从而遭到刑法处置的证据。根据美国法律就是这样的。而为了争取选票,要在多大程度上利用这一规则,这是另一回事。而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情况对于"人格不稳定"的人会产生怎样的效果,这在美国已经谈论的很多了。我们必须看到,这不仅仅关系到一名单独作案的凶手。他没有加入任何遭到美国国土安全局监控的团体,他也不是任何反犹主义或者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的成员,他也不是一个疯子。但是所有这些都是推动凶手作案的因素,他觉得自己负有使命。

德意志电台:提到"反犹主义"是因为吉福兹(Gabrielle Giffords)是犹太人。我还想提出第二个例子,也就是茶党的偶像人物-萨拉·佩林。有关于她的两件事情。首先,她在 Facebook 上把吉福兹女士的选区标上了"射击准星"的图案。此外她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之前的选战中不停地呼吁选民不要放弃,要"重新装弹"。这种话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

普利斯塔维克:是的,尤其对那些不能理解这些话里的夸张含义,而把这些话当成行动指南的人,这些话语会产生严重后果。现在枪击案发生之后再看,简直是异常恐怖的事情。吉福兹女士的选区确实被标上了"准星",但事情还不止那么简单。让我尤为震惊的一点是,吉福兹确实是她所在联邦州内唯一一名犹太裔国会议员。不过,佩林的号召暴力和在别人选区上画准星的事情,也不应该过于解读。在人们要想搞点事情的时候,总是会这么做。可以说这是做事风格的不同。简而言之,佩林女士确实唤起了一个可能再也挥之不去的幽灵。

德意志电台:有媒体报道称,图森当地警长呼吁不要再继续宣扬仇恨暴力。原话是"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仇恨和偏见的圣地"。

普利斯塔维克:他说的是对的。

德意志电台:怎么会到如此地步?

普利斯塔维克:我也把警长的话抄下来了,"亚利桑那成为了偏见和思想狭隘的圣地",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当然,仇恨也包括在内。


德意志电台:仅只是亚利桑那?是因为这个联邦州特别糟糕吗?

普利斯塔维克:是的,在亚利桑那,很多因素汇聚在一起。我作为一个生活在东海岸的人,不想冒充西南地区的专家。但我可以告诉您,那里非常偏远,紧邻墨西哥边境。关于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的讨论非常激烈。可以说,那里的结构脆弱给类似事件的发生提供了一定的先决条件。但是日常政治讨论越来越激烈和尖刻,这也是事实。我现在从得克萨斯的办公室观察那里的情况。我们每天都收到一些邮件,是各种令人起疑的团体所作的调查,或者是号召人们向华盛顿的国会送情愿书,要求立法禁止非法移民做什么,以及相应的理由。这些论调以及充斥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每个公民现在都有所感受。而我必须说,我以前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情况。

采访记者:Friedbert Meurer 编译:石涛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