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难突破

周末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就加强新兴经济国家表决份额的争论没有取得一致。美国继续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向中国施压。

default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

与会的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们讨论了如何重新分配亚洲和其它地区新崛起的经济力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表决比重问题,以便纠正目前西方发达工业国家权力过大的局面,但是最终没有找到一致满意的解决方案。美国财长亨利.鲍尔森警告说,改革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跟上时代和有所作为,就必须要走出新的路子”。会上,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也成为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对如何改革意见分歧。巴西财长曼特加指责发达工业国家忽视了经济上正在赶超的国家,并企图固守已经过时了的模式。他说:“有一组国家,它们只想保持现状和维持40或50年前它们还是很重要的时候得到的影响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拥有185个成员国,它的现行的决策投票机制采取加权份额分配,即按认缴股本的份额实力分配表决份额。这一表决机制早被认为是过时了的,例如西欧国家的份额现在被公认是太多了。但是如何重新分配份额,则见仁见智。中国努力争取得到更多的表决份额,提出了按一国的经济生产总值为基础来分配,而小的国家如荷兰则认为还应该考虑一国的经济开放程度。

目前,美国和欧洲国家占据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半表决份额,因此像荷兰或者比利时这样的小国就有了比新兴经济大国如印度更多的表决权。去年九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了首次改革尝试,提高了中国、韩国、土耳其和墨西哥的表决份额。但是,进一步改革遭遇了阻力,例如欧盟国家就坚决反对在有24个席位的执行理事会上只集体拥有一席的建议。

本次会议上再次将中国汇率政策拿出来讨论,美国在会上对中国汇率政策继续提出批评。美国财长亨利.鲍尔森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真完成它的“核心使命”,即对成员国的汇率政策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督”,并说这与如何进一步改革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不过,会议结束发表的声明并没有措辞强硬地针对中国发表什么看法,只是间接地表示要灵活地执行汇率监督政策,指出在这个问题上“对话和说服”更为重要。与会的中国央行副行长胡晓炼表示,中国将采取措施解决中国外贸大幅度顺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