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国际货币基金为何拔高中国?

中国、土耳其、墨西哥和韩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所占的份额和投票权得到了提高,它们对该组织的影响也随之增加。与此同时,一旦发生货币危机时,这四个国家在货币货币基金所拥有的特别提款权也得到了相应增长。

default

2006年新加坡国际货币基金大会的门外抗议者

这是六十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所进行的最大规模改革的第一步。第二步规划是在今后的两年内采取全新的份额规定进行结算。这也是在新加坡召开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年会的最重要成果。

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年会作出一项重要决定,所谓新兴工业国中的四个大国,中国、土耳其、墨西哥和韩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的投票权比重得到了增加,同时,在发生货币危机时,向国际货币基金贷款的额度也相应增长。按照改革计划,第二步将重新计算184个成员国在基金组织中的份额。通过这一系列改革,这个协调全球货币政策的最重要机构将重新建立内部力量平衡,以适应最近几十年来世界经济的发展形势。崛起的新兴工业国在世界贸易和世界财政体系内的地位显著提升。因此它们对于货币政策层面拥有更大的影响力,也是非常符合逻辑的事情。

从重要工业发达国家的角度来看,这一决定并不是仅仅给这几个国家送上了一份礼物。因为,随着在基金组织内部份额的提高,这些国家得到的不仅仅是更高的存款额和贷款额,它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的运作方面也将担负更大的责任。对于印度,巴西和阿根廷这些份额没有提高的新兴工业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它们今后如果得到更高的份额,也将承担更多责任。

前提条件是,它们必须改变自己的固执态度,并且有建设性的参与协商全新的,体现各成员国影响力的配额方案。这一过程将充满激烈争执。现在的妥协方案就是建立在德国或者美国这样的工业强国减少自己份额的基础上的。而像德国这样的国家,在基金组织内所占的份额与自身在世界贸易中所占的比重相比,已经处于过低的位置。

工业强国的态度将决定份额改革是否能够推行,以阻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逐渐失去影响力的趋势,并让新兴工业国家中的大国为全球财政稳定承担更多责任,付出更多努力。在过去几年内,许多人都对全球发展不平衡的现象表示忧虑,而这种不平衡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愈加扩大。一方面,美国将全球储蓄的60%用于应付本国巨大的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而另一方面,资源丰富的国家,特别是那些石油输出国,则积累了很高的外汇储备。比如沙特阿拉伯去年的外汇储备就达到了900亿美元。

中国在发展成为世界工厂之后,出口规模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外汇储备也随之高达9000多亿美元。这使得中国面对货币危机时拥有了极大的抵抗能力。中国并不需要国际货币基金提供的援助贷款。就像美国需要中国来弥补自己的财政赤字一样,国际货币基金在这种情况下反而需要中国的帮助。这也是世界财政体系内最重要的协调和援助机构--国际货币基金需要重新进行力量分配的深层原因。国际货币基金份额改革并不单纯是一次货币政策层面的调整,而是世界经济局势发展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