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国际舆论谈论格拉斯逝世

君特·格拉斯的作品早越过国界,享誉全球。但格拉斯本人却不是没有争议。从国际舆论对这名文学家去世的评论可以对此有所领略。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苏黎世报》称格拉斯是"老联邦德国性格最鲜明的人物之一"。他的文学造诣尤其得到赞赏:"格拉斯从不惧怕剧烈的东西。他的文字蕴含了巨大的表现力,他笔下的人物在世上比比皆是,充满肉欲,他们说话粗鲁,象为民族主义打开闸门。这些文字对'性'执着而热情,不仅细腻放纵,即便同死亡交手也在所不辞。"这是《新苏黎世报》对格拉斯的处女作《铁皮鼓》的评论文字。作为"永久的敲鼓者"格拉斯将其在文学领域赢得的声誉投入其政治生涯,其中包括参与协助勃兰特的选战。

无拘无束的但泽人

法国《世界报》认为,格拉斯一生致力于让他的国家心存愧疚。这些年来,他的最重要政治活动贡献给了施罗德1998年开始的红绿政府,此后,格拉斯开始一种波希米亚人的生活,除了文学创作外,他还从事雕塑、绘画。法国《费加罗报》写道,格拉斯是一位不知疲倦的辩论家,一个勇破禁区的人,他不断给公众社会注入打破常规的话题,并鼓励知识分子勇于介入。他的作品充满"想象和讽刺"。

有缺陷的楷模

对《纽约时报》而言,格拉斯曾参加党卫军是非常重要的谈资。这在2006年才公布于众。格拉斯此前"捏造了自己的生平",让读者深感震惊,他的一生的功绩也只能让人重新审视。"格拉斯先生不会是那一代人的唯一代表,他们都会对其二战时期的生活真相遮遮掩掩。然而,格拉斯却是一名出类拔萃的知识分子并不断促使德国人,反省自己历史上的丑恶一面。"他毫不妥协的反对军国主义,警告道,统一的德国还会对世界和平产生威胁。他的这些做法,让许多德国人批评他背离了现实生活,是个道貌岸然的说教分子。

英国《卫报》总结道:格拉斯的生活经历和其著作,也是一部德国反省纳粹的历史。直到今天,它是一部楷模,然而,格拉斯的例子也告诉人们,它仍然带有缺陷。

有争议的丰碑

格拉斯在丹麦有一处住宅,并在那里度过了许多时光。该国《Jyllands-Posten》就格拉斯党卫军成员的经历将其称作"纳粹",并写道,"德国的社会批评家居然是一名纳粹。"该文还说格拉斯生前是一名斗士,不仅同别人战斗,也跟自己过不去。不过,挪威报纸《Aftenposten》却写道,即便格拉斯多年来隐瞒自己的党卫军成员历史,但他的作品仍然是"历史文学的丰碑"。

必须要说的话

对以色列《国土报》而言,格拉斯是德国历史上最重要也最富争议的作家。该报也描述了格拉斯党卫军成员的经历以及他于2012年发表的一首诗歌。因为该诗,以色列政府将格拉斯列为"不受欢迎的人"。格拉斯的题为"必须要说的话"的诗歌只有70行,其中格拉斯对以色列发出谴责,称以色列威胁伊朗以及对世界和平产生威胁。

波兰的民间大使

波兰《Rzeczpospolita》日报高度评价格拉斯并强调这名但泽人对波兰的重要影响:"尤其在共产党统治的年月,国际上对我们复杂历史缺乏了解,让波兰深为痛苦。虽然格拉斯使用德语写作,但他却是波兰的民间大使。"另一份左翼自由派报纸《Gazeta Wyborcza》认为格拉斯是一名反共人士,他对共产主义的抵制态度却从未使他走近民族主义。该报主编Adam Michnik写道,"他是德国与欧洲民主的良心。"

警告发生新的世界大战

西班牙报纸《国家报》周二发表了一篇今年3月21日在吕贝克对格拉斯的一次采访。这可能是格拉斯生前做的最后一次大型采访。这次采访中,格拉斯警告发生新一次世界大战的危险:"我们正在让自己走向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正在重蹈覆辙,犯过去的错误。仿佛夜游一般,当我们还未察觉的时候,我们可能已在走向新的世界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