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国际奥委会神经高度紧张

国际奥委会周三的会议更多的是讨论政治,而不是体育。奥运火炬接力在伦敦,巴黎等地都遭到抗议和阻挠,导致圣火多次熄灭。周二晚间甚至有传言说,圣火传递是否将继续进行已打上问号。目前,尽管德国奥委会已经表示拒绝抵制奥运,但政界还在为此争论不休。记者从上海给德国之声发来如下报导。

default

周二,国际奥委会大会对暴力阻挠火炬行表示了谴责

周三的会议开始之前,记者们就早早地到会议厅门口等候罗格的到来,但这位以国家元首姿态出现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却不肯多说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罗格仅仅回答说:"对不起,4月11日,也就是周五下午六点左右我将举行记者招待会。在之前我不会发表声明。谢谢。"

迄今为止,罗格的回答都非常简短并且回避主题。这样的方针导致4月8日晚上出现了失实的报道。美联社写道,罗格正在考虑是否中断奥运火炬在全球的传递。数小时后,罗格在法国电视台对此予以否认,他说,这些报道只是谣传,而且是失实的。4月9日早晨,国际奥委会首席新闻发言人格斯佩尔明确表示:"我认为火炬接力应该继续进行。要和平示威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反对使用暴力进行干扰的行为,每个人都应该这样来看问题。"

乌克兰撑杆跳高传奇人物布勃卡是国际奥委会的成员。他估计包括旧金山在内的地方也会出现新的反对中国西藏政策的抗议活动:"我想会有抗议活动。这些人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抗议。他们在和一个为改变世界作出很大努力,为中国向着积极的方向转变做出很大努力的组织作斗争。7年来我一直在关注该国的转变。把奥运会主办权交给北京时我已是国际奥委会的成员,也是国际奥委会派往北京的专员之一。我经常去那里并且看到,中国的转变趋势没有停止。"

在布勃卡看来,另一个敏感话题就是要求抵制北京奥运的呼声不断。 他说:"作为运动员,我是1984年抵制奥运的牺牲品。那本来应该是我首次参加的奥运会,之前,我为我的奥运夺冠梦想苦练了许多年,我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期。但是,我的梦想却被一个政治决策偷走了。"

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托马斯·巴赫也是抵制奥运的牺牲品。巴赫曾是一名击剑选手,获得过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击剑团体冠军,但在四年后,由于德国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他没有能够参赛:"现在的情况当然在许多方面和当时有着可比性。但是,好的变化的是,当事者看来都认识到,和1980年不同,抵制不会取得成功。因此,我不能理解那些依然试图将抵制体育作为一个选项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