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国际反酷刑公约30年

国际反酷刑公约已经生效30年。尽管如此,在世界范围内酷刑仍在议事日程上。国际特赦组织列举了一些案例。

(德国之声中文网)锤子、漏斗和钳子是每个家庭都有的工具,但它们也是可用于酷刑的工具。芭芭拉·霍尔(Barbara Hohl)在柏林为大赦国际德国分部开设了一家"酷刑工具店"。她说:"在折磨人方面,人的发明创造力相当强。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几个世纪以来,酷刑的方法都相类似。"

谈到开展这一活动的目的,霍尔解释说,"我们希望人们在圣诞节前购物时也了解什么是酷刑。"有些人看到这些工具真的感觉不舒服。她说:"这是世界各地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工具,简单,便宜,而且随处可得。"

Syrische Kinder berichten von Folter

世界许多国家存在酷刑

对于大赦国际司法问题专家玛丽亚·沙尔劳(Maria Scharlau)来说,酷刑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重要问题。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30周年之际,沙尔劳要求"彻底落实联合国在30年前就通过的

反酷刑公约

。" 她将反对酷刑的斗争作为其非政府组织的基本原则。

她指出:"刑讯直接冒犯人的尊严!"根据沙尔劳提交的报告,全球有很多国家虽然制定了反酷刑法,但实际上仍继续其非人道的行为。菲律宾就属于这一类国家:"菲律宾警察使用电击、模拟处决、水刑、殴打和强奸等方法。但是施虐者从未被绳之以法。"

德国的虐待行为

根据今年5月大赦国际广泛开展的一项国际调查,40%的受访者表示,在他们各自的国家,一旦被逮捕就要做好遭受酷刑的准备。在巴西和墨西哥,人们对酷刑的恐惧最大。五分之四的巴西人害怕遭受酷刑,墨西哥有三分之二的人对酷刑心存恐惧。特别是朝鲜、乌兹别克斯坦和叙利亚

酷刑严重

。大赦国际认为在禁止使用酷刑方面土耳其进步最大。尽管如此,在该国监狱中仍有大量的侵犯行为。

Folteropfer aus Eritrea

酷刑受害者

即使在德国,也几乎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担心受到折磨。霍尔说,"在这里更多的是虐待。"虐待与酷刑的区别在于,前者是没有意图和没有目的行为,比如逼供。"实施迫害的警察,经常是自己在受培训时领教过暴力。霍尔说,有一种暴力文化促进了这种暴力行为的发展。教官经常面临极大的业绩压力。

一个不好的例子是,美国在反恐斗争中使用所谓的"延伸审讯手段",以达到其目标,但是却以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牺牲人权为代价。尽管现在公布了对美国中情局做法的调查报告,但是大赦国际的活动家并没有看到变化。司法专家沙尔劳对德国联邦政府的态度也不满意,她认为柏林政府应就禁止酷刑问题明确表态,并施加有效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