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伊朗和朝鲜的核计划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个主要任务是限制军事化利用原子能。朝鲜和伊朗这两个国家曾与该机构合作过,但后来却采取了不合作态度。穆罕默德•埃尔•巴拉迪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的职位上干了11年,期间最让他头疼的大概就是朝鲜和伊朗这两个国家了。朝鲜在今年四月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进一步显示出要成为核武器大国的野心。伊朗也是对强大的国际批评置若罔闻,坚持发展其核计划。

default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旗帜

"世界应该倾听我们的声音,我们全体伊朗人民坚持和平利用核能的合法权利。时间对我们有利,每过去一天,西方就会退后一步,就会更多承认伊朗人民的权利。"这是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两年前下的一道战书。在君主时代,伊朗曾是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的典范,它早在1968年就签署了禁止核武器条约,并在1970年在法律上给予通过。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关系最初还算良好。

但是不久之后,西方情报机构就开始怀疑在发展军事核计划。马克·费茨帕特里克是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防止核武器扩散研究部主任,他认为:"直到2002年国际原子能机构才从一个伊朗流亡人士团体获悉了有关情报。这促使国际原子能机构下决心要对可疑的设施进行检查。有迹象表明伊朗18年来一直在违反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的核裂变材料安全控制协议。国际原子能机构就义不容辞地担当起调查伊朗违反协议的所有渠道。2003年作出的调查报告显示,伊朗有14种这样的渠道。"

国际原子能机构2003年的报告使得伊朗核问题进一步升级,并且直到今天仍未解决。联合国安理会已经为此作出了五项决议,特别要求伊朗停止提炼浓缩铀。浓缩铀用于核电站,但是高度浓缩铀则用于制造核武器。原则上每个国家都有权利进行用于民用目的的提炼浓缩铀。但是伊朗多年来的躲躲藏藏游戏让人怀疑它的核计划是否真是用于和平目的。马克.费茨帕特里克指出:"一个致力于开发核电站的国家,没有必要自己进行铀的浓缩和从使用过的燃烧棒中提炼钚。"

国际社会伊朗施加的压力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今年五月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曾描述了他在伊朗问题上与上届美国政府的冲突。巴拉迪和他领导的国际原子能机构2005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加强了他在德黑兰和华盛顿之间进行调停时的地位。他当时在获奖致辞时呼吁各方保持理性说:"我们必须明白,伊朗必须明白,每个中东国家必须明白,不断开发新的武器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对话和互相尊重才能解决问题。"

但是很显然,朝鲜也缺乏这样的对话愿望。

2005年10月9日,朝鲜进行了首次核试验。今年5月25日,朝鲜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朝鲜就有了开发核武器的计划,建立了一个小型核反应堆研究基地。朝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了禁止核武器公约,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朝鲜核计划提供了国际法基础。1992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了朝鲜违反禁止核武器公约的行为,成为历史性事件。国际危机研究小组的东亚问题专家达尼尔·平克斯顿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朝鲜的作法与1990年美国对伊拉克的第一次战争经验有关。当时,人们发现了一个秘密的核武器计划,并从中学到了经验。他说:"朝鲜成了第二个试金石。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了认真的调查。我相信,它发展出一些新的检查核计划的手段与方法,这可能让朝鲜措手不及,从而发现了朝鲜之前否认的提炼钚行为。"

由此产生了朝鲜核问题的第一次危机,后来华盛顿和平壤签署了协议,使得危机暂时得到平息。协议的实质是一场交易:朝鲜冻结它的核设施,换来的是用于能源生产的重油和不适用于核武器生产的轻水反应堆。对于国际原子能机构来说,1994年10月21日的协议意味着它的朝鲜使命有了一个重大变化。平克斯顿说:"在这一协议下,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察员虽然能前往宁边反应堆,但不是去关闭它,而只能是去监督它的冻结。"

反应堆对贴上了封条,也安装了监视摄像,但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朝鲜的工作可能性受到很大限制。维也纳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吕迪格尔·弗兰克指出:"你只能做朝鲜人同意做的事情。这就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主要弱点。它不能自主采取行动,而只是一个工具,在冲突情况下只能按照联合国和安理会的旨意行事。它自己没有贯彻自己意志的可能。"

摆在人们面前的事实便是:朝鲜于2003年干脆就退出了禁止核武器公约。

作者:Matthias von Hein/潇阳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