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国会选举向右转或影响美国外交政策

在美国国会大选前的竞选中,国际问题不再发挥重要作用。而选举结果却可能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default

美国国会竞选

本周二,美国将选举新的众议院和37名参议院议员。用前总统克林顿( Bill Clinton)1992年竞选总统时所说的一句话来形容美国现在的气氛再恰当不过。 克林顿说:"这是经济,傻瓜"。连月来失业率几乎持续达到10%,房地产市场崩溃和经济萎靡不振,美国人的确有足够的理由为经济担忧。

但是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至少也可以列出同样长的清单:持续9年的阿富汗战争至今结局难以预料,中东局势紧张,在美国调停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举行的和平会谈随时可能以失败告终。伊朗核计划引发的争议和专制核国家朝鲜的领导人换届。不过,所有这些问题对于本次选举都无甚影响。

华盛顿特区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国会问题专家托马斯·曼(Thomas E. Mann)说:"在经济问题上大多数人都表现得如此绝望和悲观,正是这种情绪将影响竞选活动。 "

外交政策居次要地位

托马斯·曼说,只有在关系到一个国内提议时,竞选中才谈及国际政策问题。例如在谈到中国时,就会谈到贸易政策或全球货币不平衡问题;谈到墨西哥,就会联想到非法移民及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否则,竞选几乎只围绕国内政策,特别是经济问题:

虽然外交政策不会对选举结果产生影响,但反之,选举结果可能会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共和党人有望夺回众议院,并有可能赢得参议院多数。这两种情况都可能改变华盛顿政府的外交政策。

美国卫斯理大学的政治学家道格拉斯·福伊尔( Douglas Foyle)专门负责研究国内政策对外交政策的影响这一课题,他说,"有许多共和党候选人赞成众议院极端保守的茶会运动,这些候选人几乎没有谈到过外交政策,因此,没有人知道如果他们当选将会做些什么。"

不过,茶会运动候选人在竞选中经常提到的一个问题是:他们需要一个平衡的国家预算。

福伊尔说:"如果他们试图平衡预算,那么他们必须削减国防开支,因为国防开支几乎占国家所有可支配开支的一半,但是因压缩国防开支而削弱外交政策,共和党人通常是不会这样做的。"

共和党的未来

托马斯·曼认为存在着一个现实的可能性,即"为数不少的茶会运动拥护者持有相当极端的观点,例如对政府不少的政策,对全球化和国际组织持敌视态度。如果众多的茶会运动的支持者进入参议院,如果这些人在共和党内占据上风,我们就有了一个中间偏左的政党和一个极端保守的党,这是一种令人不安的局面。"

不管共和党内的争端结局如何,只要该党在一个院或者国会两院占据多数,都将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影响。"

虽然总统在外交政策方面比在国内政策领域拥有更多的自由和独立性,但是他也不能忽略国会的作用。首先,总统的财政预算由国会决定,因此可以对总统施加政治压力。

前德国驻美大使尤尔根·克罗伯格(Jürgen Chrobog)说,"我们可以举阿富汗为例。部队,战争都需要资金。因此国会成员可以发挥巨大的杠杆作用,他们可以决定批准资金数量的多少"

国际条约可能面临巨大障碍


另外,对国际协定的批准国会也起着作用。在奥巴马总统上任后的前半年,虽然其气候变化协议在民主党内获得多数通过,但是也没有得到国会的批准。专家们认为,虽然气候保护协议获得民主党人、甚至多数共和党人的支持,但是还需在参议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批准,该协议实际上已经被判处了死刑。

对于即将启动的新条约,也就是核裁军协议后续协定的未来如何也是未知数。该协定是前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任期间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 Michail Gorbatschow)签署的。虽然参议院计划在11月中旬对该协定进行投票表决,但是否能成功通过还难以预料。如果未被批准,那么新选举的参议院批准协议的可能性就会更为渺茫。

克罗伯格强调说:"我不认为重要的国际协议会获得通过,至少不会那么容易。我希望奥巴马总统和民主党至少能够在参议院保持多数。"

专家们表示,国会选举中预期出现的右倾倾向会使美国的外交政策更加复杂和更难以预料。不过,他们认为欧洲人无需过于看重选举结果。"

托马斯·曼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那些在国外观察美国选举的人应该知道,这并没有真正涉及到意识形态,而是涉及到美国人对个人经济前景的担忧、苦恼和失望。因此他们本能地反对执政党。"

作者: Michael Knigge 编译:李京慧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