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围栏"背后的难民生活

保加利亚在与土耳其交界处建起了"隔离围栏",以阻止非法难民涌入该国。当地老百姓虽然从中受益,但也对此嘲讽不已。

(德国之声中文网) 33岁的尼古拉季·迪米特洛娃(Nikolinka Dimitrova)是保加利亚与土耳其边境小村"Goljam Dervent"安保队中的一员。她说,"自从建起了'围栏',非法难民就没以前那么多了。"这支"安保队"的任务是:当他们发现有任何非同寻常的情况时,便会拨打112报告。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这些安全员拨打112只意味着一件事:举报非法难民。

去年以来,小村里饱受痛苦、衣衫褴褛的人越来越多。当地没有人听得懂他们的语言,这些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还有一些来自阿富汗或伊拉克。当他们被发现进入小村后,通常的固定程序是:村长给边境警察打电话,之后难民将被登记在册,然后再被护送到一个难民中心。

三米高的铁丝网围栏

"围栏"距离小村有几百米远。实际上,老百姓口中的这个"围栏"是一种新型的、高度复杂的监控系统,并装有感应器。监控摄像头会自动捕捉活动画面。"围栏"高三米,约30公里长。从保加利亚一侧看上去围栏和普通围栏没什么区别,但从土耳其一侧看上去,围栏则全部用铁丝网罩住。给人的印象是:想要翻过这样的围栏根本不可能。

尽管如此,却有人一遍遍的试图翻越围栏。斯托扬·斯托扬诺夫(Stojan Stojanov)是 "Elhovo"地区边境警察的负责人,他介绍说,"是的,这里经常有人试图翻越围栏,但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成功。也有一些人想用梯子和依靠攀爬树干翻阅。我们观察围栏周围的一切动向,并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斯托扬诺夫负责监管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陆地边境。该边境总长271公里。

安全员迪米特洛娃补充说,"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把围栏剪断,然后进入保加利亚。现在,人们不得不重新修补围栏,因为总是有人把它弄坏"。她叹了口气说,"所有的钱,数十亿资金全都白费了。"

zum Thema: Bulgarien - Grenzzaun zur Türkei

"Elhovo"地区边境警察负责人斯托扬诺夫

保加利亚县城"Elhovo"距离围栏20公里。当地的咖啡馆老板玛丽雅(Maria)在提到"围栏"时这样说,"试图翻越围栏的人就像猴子一样,他们先是把很多大树枝扔到围栏上,然后再想办法跳上去。"

玛丽雅说,所有这些"故事"的说法不一,但来源是同一个出处:都是人们在同年轻警官聊天时知道的。但据官方公布的消息称,至今还没有人成功翻越新围栏。地区边境警察负责人斯托扬诺夫声称,自从围栏启用后,试图翻越的情况急剧下降。

斯托扬诺夫表示,修建围栏并不是为了阻止难民,而是引导他们前往正式的过境站。在那里,他们证实自己的身份,然后注册,并被送往一个难民中心。自今年年初以来,保加利亚当局逮捕了1728名非法移民。2013年共逮捕11500名非法移民。

关于修建"隔离围栏"的问题,保加利亚不断受到国际间的批评。当地老百姓对此也嘲讽不已。坊间流传的说法是:人们只管把钱花出去。作决定的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些人,管围栏的任务就交给警察,老百姓则在一边看笑话。

Bulgarien Grenzzaun zu Türkei 17.07.2014

耗费巨资修建的“围栏”

"封闭式"的难民生活?

边境小村"Goljam Dervent"和县城"Elhovo"的居民很少有与难民直接接触的机会。来自"Goljam Dervent"村的老奶奶佩纳(Pena)去年邀请了几个难民来家中做客,并为他们准备了酥皮蛋糕"Banitza"。之后边防警察又把他们从家中接走。他们是谁,在哪落脚,佩纳一无所知。她说,"我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他们沉默,我们也跟着沉默。"

对当地人来说,难民只是过境的游客。在县城"Elhovo",他们根本没有与外界接触的可能,因为难民中心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的场所"。因此,与保加利亚其他地方的民众相比,当地人很少嘲讽这些难民。相反:多年来,修建围栏的工程是当地多年来最大的投资,就连当地的宾馆、咖啡店和商店的营业额也有所增加。咖啡店店主玛丽雅一边清理着咖啡杯,一边微笑着说,"现在我们的生意又有了一点起色,否则我真的以为这里是被上帝遗忘的地方。"

作者:Ivan Bedrov 编译:严严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