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团结工会对中国民主派没有产生大影响”

在波兰团结工会成立30年之际,德国之声记者就团结工会的历史意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影响以及团结工会的思想脉络在中国得到怎样传播等问题,电话采访了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女士。

default

波兰格但斯克市人们为团结工会成立30年举办展览

德国之声:团结工会这些天来正在进行成立 30 周年庆祝活动。怎样给团结工会做一个 30 年来的历史定位呢?

崔卫平:我觉得,可能不能说30年来,团结工会的使命到1989年就完成了,也就是说,它在1980年到1989年波兰社会转型中起了一个非常突出的作用。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团结工会在今天已经不具什么意义了?

崔卫平:对。它在当时出现是作为民主派或叫作民主反对派。它远远不仅是一个工会,它动员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力量,其中包括知识分子和教会,包括工人和各种各样的人群,所以它在当时是一个广泛社会的民主反对派阵线。

德国之声:团结工会的历史贡献传到中国了吗?它对中国产生影响了吗?

崔卫平:当时官方媒体没有正面报道,到现在中国也没有一本专门的书。所以我觉得,人们对团结工会的了解还是比较零星的、外在的。我觉得,团结工会对中国的民主派并没有产生很大影响,因为它的思想脉络,它后面的动力很少出现。

德国之声:即便团结工会对中国的影响有限,但中国有着很强大的工人团体力量,为什么在中国产生不了团结工会这样东西?

崔卫平:因为条件不一样。第一,当时在波兰还是国企体制,工人相对集中,国企的工人向国家提出要求。而在中国,工人都差不多成了私营企业的工人了。中国的这一转变对工人运动的展开非常不利。第二,当时的波兰在名义上是社会主义制度,工人运动在那样的社会里有着相对的名正言顺的可能性。而在中国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尤其到了后来,工人阶级很少在事件中起着人们所说的火车头的作用。差不多60年来,中国的工人阶级没有起过这样的作用。

德国之声:中国虽然没有独立工会,但最近有消息称,南方一些地区允许部分企业内自由选举工人代表,参与劳资谈判。这是一种积极的发展趋势吗?

崔卫平: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事情。工人当然得有谈判权、自主权,有争取自己权益的平台。但这样的独力工会不会产生像团结工会那样的影响。私营企业内的独立工会,当然他们的力量越大越好,但他们很难像波兰团结工会那样,起一个反对派、民主派联合阵线的作用,很难进行广泛的社会参与与动员。我们不指望现在的工会起到这样的作用。

德国之声:团结工会的精神和团结工会思想在中国有比较系统的研究吗?

崔卫平:这方面的介绍比较少。今年7月,团结工会顾问亚当·米西尼克(Adam Michnik)访华。团结工会提倡,在社会的转型当中,在民主反对运动当中,不是通过武力、通过不停地激怒政府和政府对抗,而是怎样以一种和平理性的、一种扩大个人和社会自主性,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然后把政府逼到谈判桌上。我觉得这些年来,这种和平理性的抗争理念慢慢地在中国民主派中传播开来。

采访记者:李鱼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