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四川作家廖亦武再次申请出境被拒

专注于中国底层社会研究的四川作家廖亦武获得科隆文学节主办方的邀请,作为嘉宾出席计划于3月10日开幕的本届文学节的活动。但是中国警方拒绝批准他的出国申请。在去年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上,廖亦武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他向德国之声记者表示,将到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申请赴德签证,并希望德方通过外交渠道帮助他获得出国许可。

default

廖亦武作品《坐台小姐和农民皇帝》的德文封面

现年52岁的四川作家廖亦武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因为写作"反动诗歌"、出版地下刊物而成为警方追踪以及主流舆论批判的对象。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他因为发表诗作《大屠杀》并筹划诗歌电影《安魂》而被捕,并被判处四年监禁。出狱后,他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底层社会研究,他的作品《坐台小姐和农民皇帝》(德文书名:Fräun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的德文版于2009年在法兰克福出版。这本书以访谈录的形式反映了看厕所的老头、坐台小姐、街头卖艺者等中国底层老百姓的真实生活,出版之后在德国市场颇受欢迎,已经多次重印。他的另一本作品《证词》也即将在德出版,目前作品的翻译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科隆文学节(lit.cologn)主办方邀请廖亦武在本届文学节期间举行作品朗诵会、发表演讲以及参加一场音乐会活动。

据廖亦武向德国之声记者透露,由于在去年秋天,他应邀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就因为中国当局的阻拦没有成行,因此这次科隆文学节主办方几个月前就给他发来了邀请函,希望他能有充足的时间争取到出国的许可。但是,经过与成都警方历时两个多月的多次商谈与交涉,廖亦武得到的答复是:北京方面仍然将他列在限制出国人员名单的"榜首位置"。他说,自己原本抱着的一丝梦想彻底破灭了:"科隆文学节主办方在邀请函中也强调,这仅仅是一个作家的活动,跟政治没有多大关系的。我原本设想,他们应该还是可以谅解的。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已经有12次被禁止出国了。"

Frankfurter Buchmesse 2009

2009年的法兰克福书展廖亦武也没有成行

廖亦武表示,目前警方这边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所幸他去年年初已经获得了护照,他决定直接去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申请签证,按原计划购买机票争取出境,直到海关人员将他拦截为止。德国大使馆给廖亦武打电话表示,将尝试通过外交渠道,帮助他获得出国的许可。廖亦武说,最终采取这样的方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通过这么一种方式让西方的读者和评论界对自己印象深刻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我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来真正打动读者,从而争取到一点点自由。但这根本由不得我来做主。"

廖亦武对中国官方推崇的作家"统治"文学市场的现状十分不满,认为那些长期默默存在着的"地下文学"不管是在对艺术的审美,还是对历史记忆的耻辱感方面都更胜一筹。现在不得不通过一种"新闻事件"的方式才能让西方舆论认识到它们的存在,实属无奈。廖亦武对德国之声记者透露,他正在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写信,希望这位从前民主德国独裁政权下走出来的女总理能够体会他目前的困难处境。

Fahne Pult Langhorst Fahnen Sessel Literaturfestival lit.cologne 2009 Foto: Martin Langhorst Litcologne

2009年的科隆文化节

与不少在1989年之后定居海外的作家、民运人士不同,廖亦武始终扎根在中国,实地考察研究中国底层社会的状况。他表示:"因为我的写作基础、我的语言风格的养成,都是在中国。我也没有必要留在国外,因为在国外就失去了我写作的基础。所以我即使能出国去参加这些活动,还是会保持低调的。"

"博讯"新闻网转载了廖亦武在被警方拒绝出国之后撰写的一封信件,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屡次被禁止出境的经历。结尾写道:"愤怒无以言表。我本来不是刘晓波那样的反抗者,我对政治和国家和宣言都没有兴趣。但如晓波说的,为保持内心的自由和尊严,除了反抗,别无他途。"

作者:雨涵

责编:潇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