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四十公里长的东德国安档案

光名称就够拗口的了:前民主德国国家安全局档案联邦特派审查员。而他们要审查的文件资料就像这个机构的名称一样冗长、庞大:这些档案夹可以排上40公里长。既使在两德统一20年后的今天,很多内容对记者、研究人员及相关者仍具有现实意义。仅今年一月到五月,档案管理当局就收到了四万多份来自媒体单位、研究所及公民个人要求查阅前东德安全局档案的申请。但是要通过什么手续才能查阅档案呢?

default

档案的海洋

自动玻璃门带着响声在汉斯-克劳泽的身后关闭。他走向坐在深色木质柜台后面的接待员,要了一张申请表。今年67岁的克劳泽,早在25前就迁离柏林,去了另一个城市定居。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设于柏林亚力山大广场的前东德安全局档案管理中心。现在他和妻子到柏林看朋友,要待一个星期,所以特地抽空到这里来查阅前东德时期的安全局档案。

坐在接待大厅的沙发上,他仔细填写着申请表格。在查阅目的一栏中,他填写了"受害者"。克劳泽解释说:"我当时在西柏林的长途电话局工作。我当时的工作性质允许我进入美军基地或者其它军队的基地。我也因此受到监视。我之所以现在才来查阅资料的原因是,我想让那些受害更深的人先行查阅。"

因为克劳泽是为自己提交查阅档案申请,所以表格填写就比较简单。如果是媒体、研究单位或者替亲戚查阅的话,填写表格的手续就比较复杂。因此,每名申请人都能得到档案管理局提供的个别帮助。一位和蔼的妇女向克劳泽解释说,他们将在一星期后,就克劳泽所提的申请查找档案资料。如果确实存在有关克劳泽的材料,那她将从柏林档案馆调档。

Stasi Unterlagen als Puzzle Rekonstruktion

历史的碎片

韦格尔特已经在档案馆工作了20年。他从档案传送带上拿下来一叠订阅单。他和同事们每天要从三万八千个架子上,寻找800到1000个档案,其中也包括录音带和录像带等。韦格尔特表示:"我在这里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所以没有兴趣再去看调出的档案内容了。我现在只看所找的档案和人名对不对。如果对上号,我就合上档案,把它交出去。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好奇,老想知道档案的内容。现在这种好奇心已逐渐消失了。"

韦格尔特拿着那些订阅单和另外一名同事一起去档案库查找文件。档案馆有"四眼原则"的规定,就是说,任何人不得单独接触档案。

韦格尔特将他的磁卡插入读卡机,打开沉重的防火门,进入有空调的档案存放室。档案馆里共有10个这样的存放室。里面的设备很现代化,有空调、抽烟机、自动灭火器及活动书架等。韦格尔特直接走到一个架子前,抽出了一个装有档案的箱子。几乎所有的档案现在都被装箱封存。韦格尔特解释说:"选择性的人员监控,是针对特定人选进行的。前东德安全局为这些人建档案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想吸收他为安全局的非官方工作人员,即所谓的线人,或者这个人有犯罪嫌疑,就是所谓的针对性监控。"

韦格尔特将找出的档案送交另外一个部门。文件资料的每一页都编了号,写了订阅者名字的。此外,档案馆工作人员还将随档案一起走的照片及录像带登记下来。之后,这些档案被送到收发室。这里的工作人员将要发出的档案做最后登记,然后装箱,上锁,送往亚力山大广场的借阅中心。由那里的工作人员将这些档案递交给借阅人。

作者:Svenja Pelzel / 王雪丁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