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器官移植在日本为何这么难?

严格的法律、宗教方面的顾虑以及对器官移植缺乏科学的认识,导致医学水平发达的日本,在器官移植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

Transplantation (picture-alliance/dpa/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

资料照片:美国费城儿童医院的手术室里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估计,在全日本目前有4万名病患在等候适合自己的捐献器官,希望能通过移植手术重新过上正常生活。但他们中的大多数等不到这个幸运的电话,就会因病情恶化而撒手人寰。

据日本器官移植网络的统计,在全国等待器官的名单上,有5000人在等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13000人在等待适合自己的肾脏;350人需要一个新的肝脏。另有数百人需要实施肺或胰腺移植手术。在等待者中有数百名儿童,其中120人需要换肾,50人需要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供不应求

然而日本的器官捐献比例非常低,只有百万分之零点七,根本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也就是说,每一百万个日本人中愿意捐献自己器官的不到一人。

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这个数字着实让人尴尬。在美国和法国,每百万人中的捐献者分别为28.5和27.5人。在捐献比例最高的西班牙,甚至达到39.7人。

因此2015年,日本全国实施的器官移植手术只有58例。同一年在美国,有超过3万人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获得了新生。在西班牙,共有4360人获得了新的器官。

"在日本,由于法律和文化的原因,(器官移植)十分困难",设在东京的日本器官移植网络的协调员Naoko Manabe表示:"日本法律对脑死亡的确定标准十分严格。"1997年颁布的《器官移植法》规定,捐献者本人和家属都必须事先立下书面声明,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在确认捐献者脑死亡时,才能摘取其器官。该法实施近20年来,已经过多次修订,现在已不再要求必须有书面文件。

Symbolbild Organspende Transplantation (picture-alliance/dpa)

捐赠器官在亚洲文化圈里仍然不太受欢迎

"获得家属的同意也很困难。日本是一个佛教传统很深的国家,许多人认为,人死后要留全尸,遗体不能被分割。因此很多亲属都说不希望家人的器官被移走,尽管这能挽救他人的生命。"

医生有前车之鉴

日本的医师界对器官移植也有一定程度的抵制,尽管日本的医学技术水平在全世界名列前茅。这与日本器官移植实践"出师不利"有关。1968年医学教授和田寿郎在札幌医科大学实施了日本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自一位脑死亡的病人。接受心脏移植的病人后来不幸死亡,而医生也受到谋杀控告。

这桩公案引发了有关脑死亡定义的长年争论,并造成此后30年里日本没有实施过脑死亡病人的的器官移植。"我们一直在努力宣传器官捐献的观念,比如每年在学校里分发小册子",Naoko Manabe介绍说:"我们希望鼓励家长们相互之间、以及在教育孩子时谈论这个话题,让更多的人能成为捐献卡的携带者。"

北海道文教大学传媒专业的讲师渡边诚(Makoto Watanabe)担心,日本社会对器官捐献的接受程度的提高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医生和科学家都非常谨慎,他们不愿在实施器官移植手术时冒过多的风险。这意味着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很保守。"渡边说,日本的某些医学技术世界领先,也不乏优秀的医生。"我的问题与许多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是一样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作这样的手术?"

"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渡边诚还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在日本人的意识中,精神和身体是有一种强大关联的,即使在人死后也是如此。

"原因可能是哲学或宗教层面的。人们认为,一个人的肉体也是不可侵犯的,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应该保持完好,即便是在死后。"

尽管日本电视上常有鼓励器官捐献的宣传活动,但渡边担心的是,与一些其他国家年轻人热心于器官捐献不同,日本的年轻一代对这个话题不够感冒。

"我担心,他们仍然太过以自我为中心,没有想过如何能对社会有所帮助和贡献。"渡边说:"我所认识的日本年轻人比较封闭保守,但同时他们却不愿意受到一些传统价值的束缚。"他说:"如果这个年龄段的日本人能够接触到有关如何能帮助别人的事实和信息,或许能产生积极的影响。但我并不很确信有足够多的年轻人能获得这样的信息。"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