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哈茨四号”十周年 德国福利改革毁誉参半

“哈茨四号”福利改革方案已经实施十年,其结果有得有失。有人称赞它带来了高就业率,另一些人则指责它是一部“制造贫穷”的法律。甚至连德语词典里也留下了“哈茨”的印记。

(德国之声中文网)"作为委员会主席,我不得不赔上我的名字",彼得·哈茨(Peter Hartz)在最近几天接受的大量采访中干脆地说道,语气里丝毫没有光荣自豪的感觉。现年73岁的他曾担任一个委员会的主席。正是这个委员会在千禧年之初主导了

德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巨变

。施罗德总理领导的红绿政府所通过的一系列"哈茨法案"彻底改变了德国,并使国家分裂至今。

"尽管付出了痛苦的代价"人们事后还是可以这样说,"这项政策是成功的",彼得·哈茨在《法兰克福汇报》上谨慎地作出了这样的总结性评论。该项政策的贡献在于:失业率显著下降,"德国的青年失业率为欧洲最低"。

事实上,施罗德的"2010议程"(Agenda 2010)以及他的就业市场改革计划和哈茨法案在国际上都被视为实现"德国就业奇迹"的重要原因。而硬币的另一面是,对于这些法案的愤怒主要体现在国内,此前是这样,如今也同样如此。这项改革引发街头抗争,让一大堆律师忙个不停,最近还被德累斯顿的反伊斯兰运动"PEGIDA"成员挂在嘴边。

Peter Hartz

“哈茨方案”以他命名:彼得·哈茨

在野的左翼党将取消"哈茨四号方案"视为最重要的政治目标,慈善组织持续抗议,而在施罗德自家的社民党也在现任党主席加布里尔的领导下忙着清除这项改革在本党选民中造成的形象损伤。

坠入社会最低层

哈茨法案经过多次修改,但其反社福利的基本元素却始终得以保留,科隆的社会科学家克利斯朵夫·布特维格(Christof Butterwegge)如此表示。他也是该项改革最为激烈的批评者之一。因为反对哈茨法案,布特维格愤而退出社民党,并将该法称为"从社会福利保险国家到施舍国家的过渡。"

尤其是系列法案中的第四个"哈茨四号"(Harz IV),是许多当事人的"眼中钉"。按照该项法案,所有具备劳动能力者在长期失业的情况下只能得到数额统一的国家补助。目前这一补助的数额是391欧元。他们的孩子得到的补助更少,而且根据年龄有所不同。此外,政府会为他们支付房租和暖气费。目前德国大约600万成年人和儿童处于这一状况下。恰恰是社民党籍的施罗德总理在2003年开始推动的这项法案让许多长期失业者跌入了社会最低层。在施罗德改革之前,一名专业工人还能从政府那里得到根据其最后工资水平制定的、数目不菲的政府失业补助。而如今,他所能得到的待遇与从未工作过一天的人没有区别。

10 Jahre Agenda 2010 Schröder Archivbild 2003

前总理施罗德:没有懒惰的权利

"刑法元素"

更加糟糕的是,"哈茨四号"失业金领取者被许多人视为不愿意工作的"懒人"。动词"hartzen"甚至被纳入了著名的杜登德语词典。其引申含义是:"不愿意强迫自己做任何工作"。这其中有不少社会偏见的成分,施罗德总理也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他曾说德国人"没有懒惰的权利",暗示许多长期失业者躺在社会福利上过日子太舒服了。施罗德喊出了这样的口号:"提出要求,给予支持":转业培训、进修、帮助失业者适应就业市场以及必要情况下的惩罚措施。从那以后,谁要是拒绝接受就业支持,原本就

只够糊口的失业补贴

还要遭到削减。这并非空洞的威胁:2013年相关机构做出了超过100万份处罚决定,平均削减每月补贴超过100欧元。《南德意志报》知名记者普朗特尔(Heribert Prantl)发表社论称,这是"刑法元素被引入了社会福利法"。

就业率创造历史新高

德国联邦劳动局局长维泽(Frank-Jürgen Weise)却看到了"哈茨四号"成功的一面:2005年德国

失业人口

一度高达530万,而现在不到300万:"这确实非常可观"。就业率也在2014年达到了历史新高。社会科学家布特维格则依然对此持批评态度:"即便'哈茨四号'在失业率降低中起到部分作用,但国家,特别是社会弱势阶层为此付出的代价却实在太高",他在左翼报纸《新德国》上如此写道。

Christoph Butterwegge

“哈茨方案”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布特维格

工会方面也指出,"哈茨四号"造成的一个副作用是:低薪就业市场不断壮大。德国工会联合会(DGB)总结称,"哈茨四号"让失业者们比从前更愿意接受糟糕的工资和劳动条件。德国的薪资水平总体回落。

现在,许多失业者甚至还会接受根本难以糊口的低工资。政府因此不得不提供补贴,以让他们的收入至少达到"哈茨四号"补助金的水平。这是政府对低薪就业市场进行巨额补助。从2015年开始,逐步实施的最低工资规定才会让这一荒唐现象逐渐消失。

压垮施罗德总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施罗德的改革计划不但将就业市场搞得天翻地覆,对德国的政治生态也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作为"哈茨四号"的"始作俑者",社民党作为"平民政党"的形象尽毁,失去大量党员,在多个联邦州选举中败选。出离愤怒的前党主席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与居西(Gregor Gysi)一起创立左翼党,与社民党人争夺"社会公正"捍卫者的角色。在长期失业者比例尤其高的德国东部地区,他们已经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哈茨四号"最后也是压垮时任总理施罗德的最后一根稻草。2005年,施罗德已经失去了社民党内左翼的支持,于是决定用提前大选的方式放手一搏,但最终败下阵来。

当来自基民盟的默克尔总理时不时表扬其前任施罗德在就业市场改革方面的成就时,她也许确实是真心诚意的:但这同时也是在触碰社民党人一个经年未愈的伤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