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和平问题研究者们的新方案

互联网监控软件的自由买卖和所谓的“无管制空间”加强了危机地区独裁者以及强权者的势力。在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媒体论坛上,和平问题研究者就此提出了解决方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进监狱",卡利法(Ahmed Khalifa)说。他在德国政治学专业毕业后回到埃及他父母的老家,以便从当地报道埃及的变革。"新政权不再顾及国际媒体以及这些媒体关于侵犯人权的报道。"他表示,如果公民社会活跃人士不能明智地建立国际性的网络联系,他们就没有任何保护。作为一名埃及裔德国人,卡利法目前在波恩变革国际中心(BICC)工作。他在

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

上向大家介绍了自己的一些同行--这些人可以向那些为民主而战而笔耕不辍的人们提供具体帮助。

波恩变革国际中心1994年在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倡议下成立,如今被看作是和平与冲突研究领域的一股主导力量。BICC的专家不仅给德国联邦政府提供咨询,同时国际上也很受欢迎。在新近出炉的"前往智库"(Go-to Think Tanks)报告中(罗列了182个国家的超过6000个智库的有名望目录表),BICC名列前茅。对于该组织,全球媒体论坛的参与者同样抱有巨大兴趣。

间谍软件是"两用物品"

冯-波莫肯(Marc von Boemcken)不仅是德国年度和平报告的著作人之一,他也在BICC负责一项雄心勃勃的项目:针对其他军民两用物品的国际出口规则应该同样适用于网络监控软件。截至目前,没有人问软件开发公司:是否会有政府通过该软件控制网络言论自由。这样的西方高科技同样流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巴林和叙利亚。

Global Media Forum BICC Hearing

全球媒体论坛的BICC研讨会

在波恩的全球媒体论坛上,冯-波莫肯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出台管理网络间谍软件贸易规则的前景不错。"德国联邦政府以及欧盟都宣布,打算将这些技术列入出口控制下",冯-波莫肯解释说。早在去年12月,针对电脑和网络的监控技术已经被列入所谓的"瓦森纳列表"--这个列表列出的是既可以民用也可以军用的物品(所谓的两用物品)。

对公民社会活跃人士、博客作者、媒体记者的保护

"谁在战争和危机地区工作,就必须了解地雷。同理,人们也要应对网络安全问题",豪斯(Menso Heus)这样呼吁道。他是"互联网保护实验室"的协调人,针对如何使用安全网络提供专门的、集中的培训。这一来自荷兰的倡议近期支持了俄罗斯同性恋运动的成员们,让他们不受干扰地组织行动。"当人们了解了监控技术的工作原理后,那么他们也能更好保护自己",豪斯说。

巴林近期的一起事件也体现了这样一个网络安全培训的重要性。"在那里,活跃人士通过Skype讨论一个反政府项目。2小时后他们被警方突袭并逮捕了。"豪斯表示,很多和平活动家们仍然对于手机和电脑的通讯安全问题毫无意识。他说,他们知道如何组织游行示威,却没有考虑其他问题。为了逐步改变这一点,BICC和无限舆论自由组织(Free Press Unlimited)对"互联网保护实验室"提供了支持。

危机干预需要与当地民众对话

Global Media Forum Menso Heus

"互联网保护实验室"的协调人豪斯

施特尔(Conrad Schetter)提供了另一种独特的视角。作为BICC主席,他对美国出现的所谓"无管制空间"的理论提出批评。根据美国方面的诠释,这意味着没有规则也没有结构的区域。施特尔在论坛上说,这样的定义让9.11后的美国在假定西方面临威胁时,无需太多解释就可以在世界各地使用一切手段。他表示,美国的伙伴盟友也面临着继承这样的思考方式。然而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如果你去索马里、苏丹和阿富汗南部的一些地区,你会到处发现特定的社会结构以及一种自治",施特尔讲述了他自己的经历。政治结构的非法性并不总是一样的,他说,在政府眼里可能是非法的,在民众眼里可能不是。现在的干预都太少地顾及了这一点,"这里面有太多的愚昧无知"。施特尔建议,更多地了解一个国家的社会整体,与那里并不要钱而是希望该国共同平等发展的民众交谈。"在建立管理结构方面给予帮助远比修建桥梁、道路或者水坝更重要。"他表示,通常情况下,警务人员承担维和工作要比军队好。"我们尤其要放弃可以从外部迅速地解决危机地区问题的错觉。"

作者:Wolfgang Dick 编译:万方

责编:文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