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吸食大麻是否属于合法权益

将吸食大麻合法化在德国只属于政界讨论的一个边缘问题。然而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被遗忘,而是经常不断地被挑起,引起一番争论。

default

德国禁止种植,拥有和买卖大麻

不久前当左翼党在北威州州议会竞选的选战中提出"有权吸食大麻"的口号,要求将吸食大麻合法化时,媒体进行了大量报道。这个要求同绿党十年来写入基本纲领的一个条款如出一辙,只不过更加明确而已。90年代中期,社民党中后来担任联邦内政部长的席利(Otto Schily)曾建议说,应当免除对个人吸食大麻的刑事处罚规定。然而在他就任内政部长后,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要求。

估计德国有大约两百万大麻吸食者。然而德国是否能像邻国荷兰以及捷克那样,不将这种个人行为视为刑事犯罪呢?事实上有关的努力早已搁浅。目前只剩下绿党和左翼党在为大麻吸食者鸣冤叫屈。左翼党联邦议会党团主席吉希(Gregor Gysi)就明确表示说:

"这不过是一种软性毒品。危害性比酒精好不了多少,也差不到哪儿去。只因为这是另外的一种文化形式,因此我们对它采取了不同于酒精的管理办法。在大麻问题上, 我们首先要做到的是保护儿童和青年。在这方面必须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但是应当允许成人进行大麻交易。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减少私下获取大麻的刑事犯罪行为,另一方面也可以打击利用大麻交易投机倒把赚钱的行为。"

德国禁止种植,拥有和买卖大麻

德国现在虽然没有明文禁止个人吸食大麻,但是德国禁止种植和拥有大麻,同时禁止进行大麻交易。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曾提出建议说,是否可以不对那些只为了满足个人吸食,而拥有少量大麻的人追究刑事责任,只要吸食者没有在学校门口过烟瘾,或者通过其他方法对公众造成恶劣影响。 但是迄今为止,负责这项刑事责任的各个州并没有就到底多少为"少量"达成共识。比如柏林的规定是最多15克,慕尼黑是6克。巴伐利亚州有关部门对吸食大麻者采取了严格的措施,以至于德国大麻协会在互联网上发起了抗议行动。戒瘾互助协会的最高机构"癖好问题中心"负责人戈斯曼也认为,政府管理机构采取严厉的打击行动于事无补。

"经验证明不论是在德国还是在国际上,如果有谁认为,可以通过颁布禁止吸食大麻的严格法律,就能做到减少大麻的消费,那就错了。迄今没有任何确凿的调查证据证明,对大麻消费的刑事责任追究,就能明显促进或者减少大麻的消费。"

戈斯曼还说,将吸食大麻视为刑事犯罪行为唯一的后果是,摧毁了不少人的生存空间,因为吸食者往往会被工作单位解聘。左翼党政治家,律师吉希也提出了相似的论点:

"我希望能够取消这种刑事犯罪处罚规定,因为它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况且我发现刑事犯罪活动反而会因为这类规定更加猖獗。况且,年轻的成年人不会接受禁令,因为他们并不认为,吸食大麻有什么了不起。"

半数以上老百姓支持放宽限制

德国老百姓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比如今年大麻协会的民意调查显示,德国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老百姓主张放宽对大麻消费的管理条例。但是主张允许种植,允许为了个人消费建立流通渠道,以及建立受国家调节的大麻市场的人只有不到四分之一。

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毒品问题专家格拉夫(Angelika Graf)认为,将大麻消费合法化是个错误的信号。

"我不认为,我们一方面努力限制合法化的毒品, 另一方面又将一些毒品合法化是明智之举。"

目前没有任何人真的会认为,在现在的黑黄联邦政府执政期内会放宽对大麻的管制。但是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联邦政府已经达成共识: 德国医生未来可以为严重的病患者开具含有大麻的止痛药处方,不必每次申请特批。

作者: Bernd Gräßler 编译:韩明芳

责编: 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