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向往之地——超级月亮

月亮,是令很多人向往的地方,德国之声专栏作者Gero Schließ也不例外。柏林一家研究月亮的新创企业唤起了他对童年的回忆,启发他幻想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天光说月亮。不过开场就要说明的是,即便今天这篇专栏光谈月亮,我还是会提到特朗普的。为什么呢?我知道很多人恨不得把特朗普送上月球,打入冷宫。我也是,但是出于另一个原因。下面再细说。

还是先请跟我到柏林郊区的马尔斯多夫(Mahlsdorf)走一趟吧。卡斯滕·贝克尔(Karsten Becker)开车到轻轨站接我。"我看还是先去看看我们的太空船吧。"边说,边把我请上他的本田车。

沿着阿波罗号的痕迹

我在前往考察柏林登月使命的路上。对,您没看错,柏林有一家新创企业,正在准备进行无人驾驶的登月使命,与上次月球之行--那充满传奇的阿波罗登月计划--相隔四十多年。

08.2016 Kolumne Gero Schließ

专栏作者格罗·施里斯(Gero Schließ)在考虑开发月球

第一次听说月亮,是从母亲口中。"月亮升起来了……。"一首摇篮曲,把我唱入梦乡。从那时起,月亮于我,就是一种祥和、一种温馨如家的感觉。不久,又多了一个与月亮有关的神奇时刻。那一刻的魅力,就像去年11月许多人在观看超级月亮时所刚刚感受到的一样。我还恍惚记得电视转播的"阿波罗号"登月的画面,记得宇航员穿着厚厚的登月服在月球上飘走的画面。今天我耳边似乎还响着那伴随阿波罗宇航员向地球发出问候时无线电波的噪音。

在去柏林这家新创企业的路上,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儿时每周五傍晚的电视节目《星际迷航/星际旅行》里的"企业号"太空船,想到那一对梦幻组合--舰长寇克和通讯官乌乎拉。

为谷歌制造一艘登月球的太空船

我们终于抵达目的地。在贝克尔打开车间大门之前,我心中一直充满期待。大门一开,我大失所望:眼前不是一艘漂亮的太空船,而是一个筐子,架在蚂蚁般的四条腿上,肚里满是气罐,看上去就像一个高科技烧烤架。

"对啊,这就是我们的太空船。"贝克尔眉飞色舞地确认说。确实,单为登月,是不需要太多东西的。而登月,恰恰就是贝克尔及其同事的目的:参加谷歌公司2007年推出的名为Luna XPRIZE的竞赛,获胜者可得2000万美元的奖金,竞赛内容是看谁可以在2017年底之前,第一个把月球车送上月球并在月球上行驶500米。

Mondmission ALQ Mondfahrzeug (PT-Scientists)

柏林这家新创企业的月球车看上去就是这个摸样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家伙,想象不出它怎么跑上月球,还有这数字上的巨大差距:阿波罗登月计划,耗资1200亿美元,40万人为其付出心血;贝克尔他们只有4000万美元的预算,30名科研人员,其中还有非全天工作的。这是技术快速发展的结果,也是注重经济效益的结果。经费是大家到各处争取到的,其中包括汽车制造行业。国家没有出一分钱。

为什么要上月球呢?我问道,阿波罗不是已经登过了吗?贝克尔表示,月球是通往宇宙的最佳跳板。他还讲到了建立月球村的计划,说有朝一日那里应该可以住人,作为安全备份吧,万一我们在地球上都互相杀戮的话。

把特朗普送上月亮

此时我又感觉到月亮那祥和、慰藉的光芒了,还有那对更美好的世界的向往,就是因为发生在我们地球上的战争和疯狂错乱。疯狂错乱这个关键词--您大概猜到了--让我联想到了特朗普。

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害怕感、不安全感又添新料,到处的人都忧心忡忡,我也一样。但忧心最重的,当属我的美国朋友。他们大有天塌下来的感觉,为自己的国家、为世界担忧不已。在这种情况下,月亮,对我来说就好像是一个和谐世界的乌托邦。而且有种说法也是对的,那就是月亮能让死对头言归于好、月亮能释放出人的正能量。最好的一个案例就是国际太空站(ISS)。在那里,俄国人、美国人今天还合住在一起,尽管在地球上,他们互相进行着恶斗。

好吧,也许上面还有一间空房,您知道是留给谁的啦。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