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向僧侣和历史致敬的画”——疯蟹笔下的西藏

“政治漫画“在中国显然是有局限的,比如它决不会涉及政治体制或现任领导者。活跃在网络空间的漫画家“疯蟹“却在试图突破这种局限,在他的笔下西藏局势和自焚事件都不再是禁区。藏人作家唯色对“疯蟹“的勇气很是赞赏。

Rechte an Deutsche Welle werden durch Frau Su Yutong vollständig an Deutsche Welle übertragen. Entsprechende E-Mail Korrespondenzen liegen vor.

《To Kill the Spirit of Tibet》

在推特上结识的 @hexiefarm是近年"骑着画笔翱翔于动物农庄上空"的政治漫画家。他在推特上如是介绍自己:"疯蟹,《蟹农场》系列漫画作者。真理部认证漫画家。《墨镜.肖像》活动发起人。"

正如外媒对他的报道,"疯蟹是中国网络上受欢迎的政治漫画家之一","网络政治漫画已成为一种对中共政权'最强而有力的捣乱工具'"。

今年年初,疯蟹的漫画中出现了自焚的藏人,并通过Cartoon Movement 漫画网站连续发出6幅有关藏人自焚、藏人抗争的漫画。他是最早对接连不断的藏人自焚事件倾注关切的漫画家。

其中一幅漫画上,一位绛红色的西藏僧人的小小背影,与四张巨大的人像对峙着;而带有疯蟹漫画鲜明符号的四张人像,指的是强行进入西藏寺院与藏人家庭的中共四代"领袖像",犹如隆隆而至的坦克,却被不屈服的西藏僧人拦住。疯蟹在推特上写道:"这幅漫画不仅仅展示强权暴力,也展示僧侣抗争的勇气和历史。"

Rechte an Deutsche Welle werden durch Frau Su Yutong vollständig an Deutsche Welle übertragen. Entsprechende E-Mail Korrespondenzen liegen vor.

《着火的政治局》

迄今,疯蟹已画了八幅有关西藏主题的漫画。4月2日至3日,我在与疯蟹的电子邮件中就此进行了访谈。当时,始于2009年的自焚藏人是36人;而在这篇访谈整理完毕,自焚藏人已至38人……

唯色:疯蟹,作为一个漫画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西藏主题的漫画的?是因为什么触及了你?

疯蟹:我是从今年一月才开始画西藏主题的漫画。我想,大概是火焰触及了我。还有一件东西,那就是在下笔之前,我忽然发现,自己原来对那些藏人的呼声曾是如此的冷漠。

Tibet Karikaturen

《无题》

唯色:记得你在推特上说,"自2008年以后,国际上关于西藏的漫画很少。尤其对于藏僧自焚,目前国际漫画界几乎保持可怕的沉默。我希望这种情形会很快改变……西藏主题也将是蟹农场漫画的主题之一。"想了解,2008年时,国际上关于西藏的漫画是什么样的?而现在又是怎样?

疯蟹:为避免重复,我每次在下笔画画之前,都要事先检查我的构思是否已经有人画过。在google搜索"cartoon Tibet",能找到100多幅出自西方著名政治漫画家的作品,可遗憾的是,大部分作品作于2007-2008年。又如美国最大的政治漫画辛迪加网站politicalcartoons, 在这个网站能搜到许多有关西藏的漫画,全部是2011年之前的。实际上,这是报刊媒体的刻意回避,而不只是政治漫画家的漠视。

Tibet Karikaturen

《佛陀的泪》

从去年底到现在,对这次西藏自焚抗议事件,我还没有看到一幅出自西方著名政治漫画家的作品。最早做出反应的似乎是一位希腊漫画家Sofia Mamalinga。目前能找到的比较新的关于西藏的漫画,除了我的画之外,还有一位中国漫画家变态辣椒的两幅作品,和来自于希腊、意大利的两幅作品。

目前已有36人为抗议而燃起火焰,而大多数政治漫画家却保持着冰一样的冷漠和沉默。这对于政治漫画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和耻辱。包括我自己在内,也变成了这个讽刺的对象。

Tibet Karikaturen

《血钉》

唯色:你画了多幅以藏人自焚为主题的漫画,你也在脸书上说过,其中一幅漫画是"向僧侣和历史致敬的画"。想知道你怎么看待如此众多的藏人持续几年以自焚来抗议的行为?

疯蟹:我目前有8幅关于西藏的漫画,试图用自己的角度做出回应。

对于藏人持续几年的自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讽刺的是,《蟹农场》漫画的一个起因就是2009年发生在成都的唐福珍自焚事件。那张著名的图片让我感到无法沉默下去,我觉得自己应该画一些真正的讽刺漫画。从09年底到现在,因为强制拆迁而自焚的案例又至少发生了多起,对个人权利的暴力侵犯案例一直是我创作 《蟹农场》漫画的动力所在。

可是需要承认的是,直到去年底,我几乎对来自西藏的自焚事件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有一天,你在推特上写下"又一位藏人自焚"这几个字,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有近乎荒唐的冷漠。随之而来的是问题是:为什么会漠视?为什么会有连续的自焚抗议?

Tibet Karikaturen

《舞台》

第一个问题我还没有答案,小时候从教科书和爱国电影里得到的信息似乎不是答案的全部。对其他民族的权利和现状的无知,以及勇气的缺乏等等,也是其中的原因。

为什么会有连续的自焚抗议?我试图在互联网上找到答案,可惜能找到的资料也很少。对于这些抗议者,西藏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屏蔽了绝大多数的信息。

从逃脱审查的录像和照片里,我能看到的是,在藏区巡逻的装甲车上挂着"汉藏一家亲"的条幅,和谐的藏区街头布满铁甲和全副武装的武警。从新华社得知,西藏享有充分的宗教自由,共产党总书记的画像悬挂在西藏的每一座寺庙里--这很像洋葱新闻(The Onion)里的虚构:奥巴马的头像或默克尔的头像悬挂在美国或德国的每一座教堂里了!?荒唐吗?更荒唐的是,这发生在2012年的所谓盛世中国,而不是发生在希特勒时代或文革时代。

我为逝去的生命悲伤,网上流传着他们的照片。他们大多数如此年轻,笑容如此真诚,任何语言在这些生命之火面前似乎都显得无力和多余。在画《酥油灯》这幅漫画时,我看到这样的解释:

Tibet Karikaturen

《无题》

"...酥油灯可以将世间变为火把,使火的慧光永不受阻,肉眼变得极为清亮,懂明善与非善之法,排除障视和愚昧之黑暗,获得智慧之心,使在世间永不迷茫于黑暗,转生高界,迅速全面脱离悲悯..."

"...生命的终结,如果没有酥油灯的陪伴,灵魂将在黑暗中迷惑。"

我想,这酥油灯的灯芯象征着一种信念,这火焰一旦触及了心灵,将永远温暖着你的生命。那天夜里,我在画这幅酥油灯的漫画时,几乎落泪。

唯色:你的第一幅西藏漫画是不是《Th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on Fire》,即"火焰上的政治局常委"?记得有媒体对这幅漫画有过诠释,是吗?而这幅漫画也好像影响挺大。

疯蟹:《Th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on Fire》,最早被一名McClatchy的记者Tom Lasseter在他的博客里介绍过。后来被《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和德国之声报道。肃穆庄重的带有灭火器标志的大会堂里,忽然一位常委着了火,而大家却似乎都没有看见。这是一个荒诞、有点超现实的场面,蟹农场里的猪象征着专制者,突然着火的那位象征着专制者的危机(宗教迫害最终会引火烧身)。

这幅或许比较难懂,应该没有太多人注意它。我十分高兴 Tom看懂了并作了很好的解读。

唯色:注意到你的那幅题为"血钉"的漫画中,带动转经筒转经的绳子是被一颗钉子给钉住了,而这颗钉子的顶端是一个淌血的斧头镰刀,当然我们都熟悉那个图案。而在你的其他主题的漫画中,也多次出现这个图案,它似乎成了你漫画的标识之一,你认为它意味着什么呢?

Tibet Karikaturen

《酥油灯》

疯蟹:它意味着什么呢?对陈光诚,刘霞们来说,它意味着非法囚禁;对高智晟们来说,它意味着突然失踪和酷刑;对高耀洁们来说,它意味着流亡;对滕彪们来说,它意味着黑头套。它无所不在,意味着摄像头、黑监狱、三鹿奶、豆腐渣、地沟油和达姆弹。对我个人来说,它意味谎言、遗忘和说话的恐惧。

唯色:你画了多幅西藏漫画,能不能做个简短的解释?

疯蟹:我很少对漫画解释。好的漫画不限制读者的理解并激发想象。我十分希望看到读者会有不同的解读。

唯色:那么,你想到或提到"西藏"或者"图伯特"这个词时,出现的第一个画面是什么呢?

疯蟹:雪山峰上的旗云。

唯色:你的漫画主题广泛,请介绍几个主要的主题吧。

疯蟹:《蟹农场》漫画的主题是反专制和反审查,是一个后1984的浮世绘。60多年来,中国还缺少直接指向专制和专制者本身的政治讽刺漫画。我想做的就是,让中国的政治漫画重新开始,并见证这个和谐时代。

唯色:我很喜欢你的漫画,尤其是西藏漫画,每一幅都各有力量。其中那幅《佛陀的泪》,在我的请求下,你同意作为我与王力雄的新书《图伯特这几年》(2012年3月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封面。在这里,我要向你表示感谢。

疯蟹:我所有的漫画也源于你的每一推。谢谢你的勇气。

作者:唯色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唯色,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是以中文写作的少数藏人作家诗人之一。尽管其作品在中国受到查禁,但在中文世界仍广有影响。唯色以西藏题材为主的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