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禁书选读

向傲慢权力挑战的刘晓波

作者: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为德国之声《禁书选读》播放刘晓波著作作此文

default

廖天琪

中国社会当前拥有相当一批具有前瞻性眼光的文化人,他们善于观察、思考和分析。刘晓波是其中佼佼者。认识到刘晓波的作品,早在八十年代,他的那本«中国当代政治与知识分子»谈的是知识分子和权力的关系。知识分子向来依附权力,以前皇帝手中握有权力,今天在中国大陆掌权的中国共产党又掌控了十几亿人的命运,权力不可谓不大。它让你死,你不能不死,像张志新、遇罗克、林昭这些烈士,年纪轻轻,就被党夺去了性命。相反地,共产党不让你死,你也绝对不得好死,而必须赖活着,像百岁老人巴金,植物人般,一口气悬在中常委的决议上,大限虽到,欲死不能。直到2005年,才终于能被党中央放行,让阎王带走,入土为安。刘晓波数十年的写作,大问题如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向、产权和土地的分配问题、地方自治、民族问题以及因特网的电子时代的挑战;中等问题如底层的社会民间疾苦、民工农民的被剥削基本生存权的情况;小问题如一些个案,引人注目的冤案如孙志刚被收容所打死、杨佳杀警等,他都有细致的分析和精辟的论点。

多产作家刘晓波于短短的八、九年之间,就写了将近一千篇评论文章,文学、艺术、哲学、政治、社会、经济和宗教,都网罗在他的写作范围之中。这还不包括他的从八十年代以来的十多本书,里面更是在每个领域里都有深入的探讨和分析。虽然写作的范围广,主题繁复,但是在他的思想中有一条中心思路,那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和权力的关系,这是他从青年时代就关注的课题。中国社会里许许多多釐不清的问题,都跟知识分子和权力之间那条微妙的链锁有关。本来权力就是傲慢的, 不受管制的权力就格外的傲慢,绝对的权力,那就更是绝对的傲慢。这种傲慢带着一种野蛮性和残酷性,说白了,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近年来,胡温政权打出"和谐社会"、"大国崛起"的口号,然而口号归口号,和谐的春风还是没有吹醒中国大地。两个多月前,智利有33位矿工被埋在数百米地下的矿井中,全世界都关注这些人的命运,智利政府全力抢救,终于花了60多天的时间,鑽了一条通往黄泉之路的通道,今天10月14日,把这些人救了出来,智利的总统赶到矿井边,跟矿工的家属一道去拥抱欢迎那些死里逃生的工人,这是令人动容的场景。晓波也曾经为矿难不断,每年数万丧命于矿井下的中国矿工呼吁,他的那篇«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竟然成了政府对他定罪的判决书中的罪证之一,权力的荒诞和傲慢,可见一斑。

是的, 大国崛起、经济起飞,但是普通民众,特别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却沉沦了,他们生时被社会轻贱,死了又被社会遗忘,虽然他们是中国经济建设第一线的奉献者、牺牲者,但是光环都在权力者的头上,下面的"渣滓"大浪淘沙,不留痕迹。刘晓波在1999年11月24日给中国社会底层作家廖亦武的信里写着:"我们这些所谓的精英,什么都不是。鲜血不是什么,背叛不是什么,遣忘也不是什么。因为这首«大屠杀»,你坐了四年牢,我以为值得。牢狱比私下的自责和忏悔更能安慰仅存的、那么一点点的良知。"如今,刘晓波在牢里,虽然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他在牢里心安理得,他在赎罪,他在为一切加害者和受难者赎罪。让我们来听听他的文章和文字,了解他对国家民族的忧思和对普罗大众的关爱和怜悯。他以严谨的文字为读者和自己建构了一个更适于人居的改良社会,那是一个有人性、公平正义、开放自由的社会,人人有尊严地享有生存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