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后继乏人?难民来补!

很多德国企业面临缺乏年轻一代员工的问题。特别是在德国东部,很多实习岗位都处于空缺中。难民能否填补这个缺口?下面是来自勃兰登堡的一个事例。

(德国之声中文网)石板路、小环岛、冰淇淋店和一家殡仪馆,周围还有很多树林、草地和湖泊,自然景色好似人间天堂。这是勃兰登堡东部的Hennickendorf,距离柏林市中心只有40公里。尽管如此,当地越来越年轻人离开了该地区,很多是出于求学原因。

"就今年10月29日的情况来看,我们在过去一年的学徒见习期有719名学徒,而还有250个学徒空岗",奥得河畔法兰克福手工业联合会总裁霍普(Uwe Hoppe)说。"也就是说,我们有能力培训更多人,企业们也对此做好了准备。"

在勃兰登堡东部,缺乏专业技术人员已经成为了现实问题。特别是小型手工业企业急于寻找后备力量。另外,在手工业联合会运营的职教培训中心,也有很多空岗。

适应职场

奥得河畔法兰克福手工业联合会主席克鲁格(Wolf-Harald Krüger)表示,他能想象接收年轻难民作为学徒。"比如一群15、16岁的年轻人组成一个班级,受到辅导,他们一边接受大型机动车机械师、画师等基础职业培训,一边学习德语。"这样就既需要专业教师,也需要语言教师。

霍普表示,接收难民作为学徒也取决于这些年轻人所具备的预备性专业知识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在叙利亚完成8年、10年教育是怎样的情况,而我们的职校是基于这些情况的。"他表示,如果存在不足,就必须在见习的一年中补上。"如果没有数学基础,就无法对空调暖气设施进行编程。"

Bildungszentrum Hennickendorf bei Berlin

Hennickendorf的职业培训中心

获得联邦财政支持

克鲁格很肯定,难民们在经过了一年见习后,会有很多从业机会。"很多手工业的同事们都向我打保票,他们会立刻给这样一位年轻人提供一份学徒工培训合同。"

德国联邦教育部长万卡(Johanna Wanka)很爱听这样的话。她表示,如果手工业联合会能保证接收学徒,那么教育部可以想象,为此前的职业准备提供资金支持。

这位教育部长在其中看到了这样一个机会,让普遍来说前往在汉堡、柏林、科隆等大城市的难民对德国乡村生活感兴趣。这对于那些没有取得正式居留身份的未成年难民尤其有利,因为如果参与学徒培训,就可以留在德国,而不用担心在培训期间被遣返。另外,在培训结束后,其能够留在德国的机率也"非常大",万卡说。

对于没有监护人的未成年难民也是机会

东勃兰登堡地区的州议会也很感兴趣,为年轻的难民们寻找学徒岗位。县长施密特(Gernot Schmidt )专门负责年轻难民的起居,他目前正照料着50名没有监护人的未成年难民,这一数量还将继续增加。而其中,有很多已经过了学龄。

Bildungszentrum Hennickendorf bei Berlin

联邦教育部长万卡(左)在Hennickendorf职业培训中心

他表示,如果没有一个适合的培训,这些15、16岁年轻人来到德国后将非常不利。"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我们每年接收200名年轻人,而他们以后游离在社会体系外。"

这样的话,地方就必须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目前,这些未成年难民就给县里预算带来很大压力。目前每月人头支出在7000欧元,如果这些未成年人找到寄宿家庭,这部分支出将下降至1500欧元。因此县长施密特绞尽脑汁想主意,也就不足为奇。

施密特设想,让想要培训一名年轻难民的工匠有机会充当其监护人。然后这名工匠从县里得到一份抚养合同和财政资助。

鉴于目前该地区一些仇外的抗议和冲突,这一问题也应运而生:长期来看这些年轻难民能否融入该地区?"我认为能行",手工业联合会总裁霍普乐观地说。他表示,其联合会在该地区也在培训30名年轻的波兰人。"在很多工厂和企业,其宗旨都和我们的宣传口号一样:关键的不是你从哪里来,而是你要往哪里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