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吃喝消费和社会转型

当年毛泽东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今天,中国干部的工作“就是请客吃饭”。他们的一桌酒席可以花掉二十万元人民币,全国每年招待费高达两千亿元,加上供干部使用的豪华轿车每年支出的四千亿元,这笔费用占国家财政五分之一,是国防预算的两倍。明星周刊在这段开场白后写道:

default

夜色奢华

“这样的超级豪华酒席是什么人享用?不是企业家、不是电影明星,而是地方‘人民政府’的官员。中国人喜爱美味佳肴,但是浪费型的大吃大喝并非目的本身,而是为了‘拉关系’,这种做法是中国的传统。领导带手下的人去吃喝是为了收买他们,使他们忠于自己。另一方面,工作人员邀请领导,是为了获得好职位或高工资,或者只是为工作中的错误赔礼道歉。如果拒绝这样的邀请,在中国人看来,是抹了东道主的‘面子’。所以,官方人士以筷子进行权力斗争就不足为奇了。

最近一次北京人大会议时,挥霍奢侈遭到了批评。一名人大代表要求禁止国家公务员大吃大喝,另一些代表建议制定国家官员招待准则。但要到执行的那一天,还要许多时日。就在人大开会期间,北京的豪华餐馆一席难求,座位已留给了人大代表。”

时代周报的一篇文章回顾了中国自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历史,文章特别注意到中国年轻一代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影响:

“撇开政界领导人不谈,今天推动中国前进的是四十来岁的人。这批文化革命的孩子当初不用上学,在毛泽东死后的政治解冻时期内认识到自由的珍贵。从根本上说来,这一代人具有批判的能力,1989年天安门广场自由的终结成了他们的心灵创伤。另一方面,这一代人也是受益于中国新社会的第一代;只要政治上忠诚,就在经济上拥有巨大的机遇。

与他们相比,完全年轻的一代则更多是文化政策的产品。中国经济繁荣获取的盈余资助了新的精英,先是技术和经济精英,然后是思想精英。他们的爱国主义不仅建立在取得的成就、也建立在文化归属感之上。他们代表了新潮生活风格,以自己的国际经历给中国城市带来了熔合全球的文化。他们都想当‘小资’:有好工作、自己的住房、上星巴克,这一切成了新兴年轻阶层的身份象征。这个阶层也是中国新民族主义代表。虽然这些年轻人已经去了政治化,但遇到冲突、需要保卫中国的声誉时,就可以把他们动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