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司法部门威胁律师-在中国当律师越来越难

中国的律师在从事自己职业的过程中受到当局越来越大的压力。焦点周刊从律师代理毒奶粉事件受害者权益时遇到的麻烦谈到了中国毫无法制可言的现状。德国之声摘译如下。

default

许多律师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焦点周刊写道:"直接下达的指令干脆明确。司法部门的官员给河南省的律师们打电话,威胁说,如果继续做这件事,有你们好看的。这些律师是一百二十名免费为全国奶粉丑闻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小组成员。几天前,律师事务所的常律师对西方媒体透露,'他们说,这件事成了政治事件,我必须服从政府指示'。现在,这位律师已不敢公开表态,他恐惧地对焦点周刊说,'您最好给其它律师打电话'。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的纪成律师为受害者向奶粉生产厂家三鹿公司提出了索赔控告,现在该事务所突然说,'我们不认识这个人'。若干律师现在宣布收回原告的动议,不再代理因食用污染奶粉患病儿童的法律事务。"

"每当中国的律师出面反抗权力无所不在的当局有关部门时,尤其在涉及高级干部或穿制服、戴大盖帽人员的利益时,他们就象全身被捆绑着做斗争。在此过程中,法律的代言人甚至成为被告的事例并不少见。例如为一名因腐败罪被判刑的官员做辩护的律师,一年多以后,自己锒铛入狱,并且失去了律师资格。

"国家安全局等部门一再拒绝律师浏览重要的文字材料,不让他们会见当事人,并且不说明理由。盲人异议人士陈光诚揭发了山东强制堕胎的问题后,被判处四年监禁,罪名是所谓的阻碍交通和破坏公物。提出上诉后,他的辩护人在合议庭审讯前得不到有关证人的信息,法庭随即确认了判决。"

焦点周刊接着写道,由于社会冲突不断增多,"共产党的国家政权对待民权辩护律师尤为无情。"44岁的律师高智晟就是其中一员,"2005年,他退出共产党并发表公开信,谴责共产党对人民使用暴力。以后,他失去了律师资格,2006年被判关押三年。"对此,焦点周刊援引纽约大学法学教授科恩数十年来观察中国法律状况得出的结论写道:

"他认为,2003年以来,中国在走向法制的道路上处于'停顿'状态。法律条文并不错,但就象在中国常见的那样,一贯彻就走了样,政界并没有真正实行司法独立的愿望。

"律师李方平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从中央到下面区县,每一级都有政法委员会,监督司法系统'。由于他为批评政府的胡佳做辩护,警察一度把他软禁在家中,形影不离地跟踪他,长达数天之久。尽管政府发出了警告,这位34岁的律师仍然是牛奶丑闻受害家庭的律师小组成员,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