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台非元首峰会闭幕 台湾继续争取国际空间

从出访南美洲国家,到提议加入联合国的公投,再到举办第一次台湾与非洲国家元首会谈。台湾当权的民进党政府最近一段时间“扩展国际空间”的举动相当频繁,而这些又恰逢2008年台湾大选的选战阶段。那么这些外交活动是台湾争取独立努力的继续,还是为总统选举进行的收买人心?

default

陈水扁倡议入联公投与总统大选同时进行

为期两天的第一届台湾与非洲国家元首会议星期一(10日)在台北闭幕。台湾与参加会议的五个非洲国家的政府首脑共同发表了《台北宣言》。宣言强调,台湾将与非洲的邦交国合作,帮助改善这些国家的健康水平,促进经济发展,解决科技和安全问题。非洲五国则表示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宣言写道:“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台湾不应该被剥夺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其他世界组织的权利。”

台湾的非洲论坛很容易让人想到最近中国政府每年都举办的中非论坛。2006年11月中国举行第五次中非论坛的时候,也邀请了台湾的五个邦交国与会。不过这些国家:冈比亚共和国、布基纳法索、马拉维、斯威士兰、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拒绝了中国政府的邀请。


加入联合国公投将与台湾大选同步

与此同时,美联社9月10日还报道说,台湾总统陈水扁在一个与海外台湾人举行的视频会议上宣布,他希望能够在明年三月举行一个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全民公投。这个公投议案已经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计划,今年五月第一次对公众宣布。陈水扁在视频会议上说,公投会与2008年3月22日将要举行的总统大选同时进行。陈水扁说:“明年我们3月22日大选的时候,台湾人将有机会(通过加入联合国公投)来练习实践一个主权国家人民的权利。”

过去14年以来,台湾一直通过各种途径争取恢复中华民国原来的联合国成员身份,而今年,台湾将第一次以“台湾”的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而不再要求“恢复席位”。1971年,联合国取消了台湾在联合国的“中华民国”的席位,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合法政府。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台非首脑峰会,以及台湾政府最近的一系列争取独立的举动,这与当下的台湾政局又有怎样的影响呢?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外交学系的系主任姜家雄博士。

记者:“请问您,今年台湾加入台湾联合国与以往十几年来争取加入联合国的努力有怎样的不同?”

姜家雄:“今年比较特别的是,我们要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民进党政府认为,以中华民国的名称继续要求恢复席位,几乎已经不可能,用台湾这个名义,机会可能大一点。不过,成功的几率也是非常有限。对国际政治和国际事务有些基本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记者:“民进党已经执政接近第八年,为什么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提议来得这么‘晚’”?

姜家雄:“第一个原因是,现在是陈水扁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之前可能还有一些顾虑,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另外一点,很多也认为,这跟明年的总统选举有很大的关系。(这个举措)基本上能够凝聚台湾本土的人士,使他们能够支持民进党继续执政。所以这个时候提出,也有很多选举政治的考量。入联申请结果大家都应该是知道的,不过这是凝聚支持民进党力量的一个很好的策略。”

记者:“为什么台湾要举办台非首脑峰会?时机上有哪些考量?”

姜家雄:“主要是因为中国一直在办中非论坛,大概有十年左右,非常成功。上次中非论坛上很多非洲国家都参加了。我们的政府认为我们也应该也有一些动作,不然这可能影响我们跟非洲国家的关系。”

“时机上,跟联合国要召开大会有关系。我们希望我们的友邦能够在联合国大会上替我们说话,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所以开会应该在联合国大会之前开。之后开,意义就会差很多。”

记者:“台湾的外交一直被称为‘金钱外交’,也就是通过经济援助来达到其它国家对台湾的支持。这一次的台非高峰会议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情况。”

姜家雄:“这样说很对。这是很可惜的事。我们的帮交国家不多,主要在三个地方,非洲,拉丁美洲和太平洋上的一些国家。在欧洲和亚洲,除了教廷之外,几乎一个与我们有邦交的国家都没有。所以,拉丁美洲,太平洋,和非洲就成了我们巩固邦交的对象。所以,陈总统去过拉丁美洲,现在加强跟非洲国家的关系也是很自然的策略。我们帮助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国家,希望他们能够跟我们建立和保持邦交,这是一个重点。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们支持我们加入联合国。因此我们会提供一些援助,这也会被很多人说成是金钱外交。”

记者:“台湾的外交努力,能否改变台湾目前被国际社会孤立的现状?”

姜家雄:“我们基本上就是希望他们(台湾的邦交国)跟我们维持邦交。我们的邦交国在减少,我们不希望再继续减少下,因为邦交国减少代表了我们外交处境越来越困难,遇到很大的挫折。所以不管这些国家是大国还是小国,我们都要尽可能维持跟他们的邦交。不过,无论是访问拉丁美洲还是举办台非论坛,对我们外交上面的突破的帮助,大家都知道,是非常有限的。我们的邦交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所以,这些举措的重点,基本上还是要维持邦交国家的数目。”

记者:“台非首脑高峰会议,能否给非洲真正带来利益?”

姜家雄:“这个说来惭愧。我们知道,非洲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地区,非洲人民真的需要我们去帮助。台湾,也包括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对非洲有所帮助,但是很多国家都没有做到,也包括台湾在内。过去的对非工作,我们都是集中在邦交方面,其他方面做得很少。实际上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很多,包括农耕队,医疗,和技术合作团队方面等等我们都可以做很多。可能等到我们真正的开始关心非洲的老百姓的时候,我们做的足够多的时候,维护邦交反而变得比较容易。”

姜家雄教授的父亲是1949年迁往台湾的大陆人,母亲则台湾的本省人。他本人目前除了担任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系主任之外,不在政府中担任任何职务。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