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台湾选举: 不同世代 不同选择

台湾许多家庭的三代人对中国大陆有不同的联结,对国民党、甚至对台湾的认同程度也不一。不同的情怀反映在不同的选举行为上。DW记者走访了其中的一个家庭。

Zhu Zi Yuan

"外省第三代"的朱子元

(德国之声中文网页)1949年国民党政府在国共内战中失败,匆匆撤到台湾,当时有2百万军民跟随而来。国民政府原先只想暂居台湾,休养生息后"反攻大陆"。这些人生在大陆,长在大陆,大陆是他们的故乡,台湾只是暂时的避风港。主观上自认是中国人,也被世代居住在台湾的所谓本省人称作"外省人"。

三代人 三种中国情怀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上"反攻大陆"无望,许多人渐渐做了长期居住台湾的打算,甚至对台湾也有新的认同。前总统蒋经国到了晚期甚至说自己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这些外省第一代因为跟着国民党政府逃难来台,感情上视国民党为"父母",选举时也多半支持国民党,以致这些族群20年来几乎成了国民党的铁票区。

不同于第一代外省人,外省第二代则是在台湾出生、长大,对台湾这块土地多了一份感情和认同。但在所受的教育中,大量读到有关于大中国的历史、地理、文学和思想,也因此对中国大陆仍怀有相当的"故国情怀"。但到了他们的下一代,对中国大陆几乎没剩多少感觉,许多年轻族群自认自己是台湾人,大陆与他们无关。

感恩来到台湾

朱子元的祖母朱傅婉卿,85岁,出生于江西,在湖南长大。1949年在兵荒马乱中,跟着新婚夫婿从海南岛搭乘最后一班船逃难到台湾。因为是军人家庭,生活非常困苦,朱傅婉卿先是养鸡赚钱贴补家用,后来又开杂货店,改善家中经济,让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成家立业。朱傅婉卿很感激在台湾度过66年平安幸福的日子。她认为,"在台湾只要有努力,就会有发展"。对于照顾她一家人的台湾这块土地,她非常感激。朱傅婉卿曾经多次回大陆探亲、旅行,但完全没有想在那里定居,因为对她而言,台湾才是她的家。

朱傅婉卿不喜欢政治,没有固定的政党倾向,"选贤于能"是她的投票原则。"蓝绿对决"对她也没有意义,但过去的选举里,她"投蓝"的比率还是比较高的。

Hochzeitsfoto von Zhu-Fu Wanqing

朱傅婉卿的结婚照

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

朱家第二代朱焕兴,65岁,退休前是公务人员以及大学教师。他称,"在小的时候,没有电视、电脑,也没有手机、电玩游戏,最爱的就是在课余阅读三国演义、七侠五义等中国文学作品"。朱焕兴虽然生长在台湾,也曾负笈美国求学,但因自小浸淫在中国文化的世界,对中国文化有深沉的喜爱和认同。他自称是:60%的中国人,40%的台湾人。但这里的中国不是指政治的中国,而是文化的中国。

朱焕兴基本上支持"蓝军",这次选举也没想要例外。

当然的台湾人

"外省第三代"的朱子元,台大法律研究所毕业,在2014年3月太阳花学运期间,因为不能接受国民党立法委员张庆忠以30秒时间宣布完成 "两岸服贸协议"的委员会审查,所以出来支持"太阳花学运",还制作一个以德语配音的宣传短片,向德语区民众介绍学运的本质。朱子元认为,这是他爱台湾的一种表现。他完全认同台湾这块孕育他的土地,他说,"我当然是台湾人,但受到家庭教育的影响,内心深处还是有一块和中国文化的联系"。但他也强调,这个连接,绝对不是中国共产党所带领的中国。

朱子元称,在台湾二十多年来民主化的过程中,自由民主已经逐渐内化到台湾人民的生活方式里,这是台湾人的核心价值,无法改变。基于这种理由,他无法接受和中国大陆的统一。

朱子元表示,不管在国外当交换学生的期间,或是在台大的校园内,认识不少大陆的留学生,有过深入的交谈。他发现,许多大陆学生仍视经济增长为政府首要的任务,这让他印象深刻。另一方面,虽然两地使用同样的语言和文字,但经过60多年分离分治,不管是历史观或是信仰价值,两岸都产生极大的隔阂,他不能接受"台湾是个不听话的小孩,赶快回到母亲的怀抱吧"这样的想法,认为这完全没有顾及台湾人的心情和感觉。

期待新政府

朱子元希望民进党可以赢得选举,更冀望新政府上台后可以致力于消弭台湾所谓的"蓝绿界限",因为政治上的对立对台湾的政治发展极不利。他认为,台湾很小,面对庞大而且迅速茁壮的中国大陆,各方面的发展上趋于劣势。所以台湾更需要"蓝绿和解",共同为台湾努力。

朱子元还希望,新政府可以促成"转型正义"的成功。他说,很多人完全不相信国民党。不管国民党说什么,是不是提出很好的政策,就是无法被人们接受。因为人民总会猜测国民党的政策是不是隐藏了什么坏的意图。究其原因是,国民党长期隐藏太多事情,比如在威权时代迫害人权以及党产问题,造成大家对国民党的长期不信任,严重伤害台湾政治的健康发展。他希望,国民党可以从威权政党转化为民主时代的正常政党。让台湾的民主健全。

他同时希望新政府促进经济上的创新和突破。台湾目前的经济严重停滞,年轻人的待遇太差,以致人才大量的出走,影响产业创新的能力。他认为,如何留住人才,也是新政府的要务。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