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台湾作家司马中原的1949

1933年2月2日生于江苏的台湾知名作家司马中原,1949年随国民政府军队迁至台湾。自学成才的他因文笔卓越,担任师旅新闻官等文职宣传工作,与段彩华,朱西甯号称“军中三剑客”。司马中原近日接受德国之声台北特约记者采访,透过他的个人经历,见证那段动荡的历史。

default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德国之声:我想先请问司马中原老师,1949年左右那个阶段,您也不过是十来岁而已?

司马中原:十六、七岁。

德国之声:您那个时候就加入了军队吗?

司马中原:没有,我起先是流亡学生,因为仗在远的地方打的时候,我们那个地区淮阴,没有什么太大的战争。就是曾经在抗战胜利的时候,被共军攻下来。

德国之声:您从家乡又跑到哪里去了?

司马中原:我跑到镇江,就是江苏省的省会,教育部在那裡设了一个流亡学生的招待所,到那里去报到,就分发到临时中学去。

德国之声:是哪一年又离开镇江的?

司马中原:我在流亡学校大概待了一个学期,流亡学校要搬迁或者要解散,我们就投考了江苏省警员总队,想当个警员就好。我们在南京还没去警员总队的时候,我住在南京一段时期,过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家家都拿那个大饼送到飞机场,要投到徐蚌会战的战场,那个战场上几十万部队,也都零零落落的,后来败兵都回来了,伤兵一大堆。那我们在警员总队学校,就说:「不好了!他们已经过江了!很快就要到我们这里来了」大家又连夜集合,又继续着向上海去。上海是1949年五月二十一号沦陷的,我们是五月十八号离开的。那一个船运了我们一个总队大概有五千人。

德国之声:那个船就是直接来台湾的船?

司马中原:就是来台湾的,这个五千人加上高射炮,就是防砲旅,还有其他单位的人,大概有一万多个人挤在这个大船上,就把我们运到基隆了,休息一下,买点香蕉吃,填饱肚子,又继续开到高雄,然后高雄所有的那些部队,不管你是哪里,哪个部队,全部缴械,所有的军器、武器、手枪,全部都要缴掉。

德国之声:但是当时来到台湾,心里有没有想,其实很快还可以再回到中国大陆?

司马中原:我们以为很快,大概一年半载,说不定战局一有扭转,后来我们从报纸上看到,我们那个四年的内战,打得很莫名奇妙,兵败如山倒的情况,是我们以前没有想到的。后来我又根据我小时候的经验,就想到,第一个,就是内战打起来很不划算,很多怀念黄埔军校的人就写黄埔,黄埔确实是出了很多枢纽时代热血沸腾的好的将领,可是也有很多就是因为路线不同,来打仗的,以黄埔军校他们那些教官来讲,蒋中正是代表军方的,廖仲恺先生是代表国民党的,周恩来先生就是共产党的代表。那个汪精卫,就代表亲日的。亲日的、亲美的、亲俄的都在一起嘛,后来就互相打嘛。打的是代理战争,背后都有后台老闆,来操纵你来作战,把武器给你,中国人打中国人嘛。

德国之声:所以您认觉得国共内战,对中国人来讲,是一段很冤枉的过程吗?

司马中原:谁叫你国家面临半殖民地瓜分的边缘,当然列强就会来操弄。

德国之声:其实大家也在讨论,为什么共军会赢?

司:这检讨起来很多东西,我自己亲眼看见过的,国民党的老兵,抗战期间都是在第一线的战场上,已经东奔西跑,打了八年的硬战,那些人的年龄都是三十以上了到四十岁,他的腿细的像两根竹竿一样,打那个绑腿打的很紧,每天都步行啊。共产党在乡村裡面,都是农民子弟啊,大部分都是十八岁到二十五岁的兵,跑得也快,力量也大,手榴弹投的也准,他们是老兵带小兵,老鸡带小鸡,而且他们非常的活泼,管教方面也好,老兵带小兵也好,都是像一家人一样。那个打仗处于劣势的人,斗志比较坚强。

第二个他的兵员比较多,你看他的兵员都是农村的,你看那些上海市、南京、北京,那些白领阶级的文弱书生,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那他也不是当兵的料子阿,所以广大的农村被人家占领了以后,你的兵员就不如了人家,所以老共就越打越多,国民党的部队越打越少。

德国之声:对国民党的军队来讲,这场战争毕竟是输了,身为这一方的一份子,当时心里会不会很失落?

司马中原:不是说是哪一方,因为我们受家里的影响,一些家长、老母亲的观念就是你跟老蒋跑就没错。她总认为老蒋是带领抗战胜利的人,比较正派,你就跟他走嘛,那我们就跟着走,跟着走我们也不知道是何去何从。我们希望中国不要打仗,我们对中国文化的信心还是没有丧失掉。

德国之声:可是毕竟国民党这边失败了,也只能到台湾,当时知道没办法回去中国大陆了,心情不会觉得难过沮丧吗?

司马中原:有啊,能够把生命保住还算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在上海分别,有些部队在那边服务的同学他们是走路的,走了一年回来有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六十的人死在路上,所以能够活下来,来到台湾,可以算是一等的幸运份子,你看中国大陆,光是东南沿海,你看又死掉多少人,天让我活下来,就是要我认识中国,认识他的历史、认识他的道统,我要尽量的把我心里面所知道的,用我的笔把它写出来,来回报给下一代的人民。

德国之声:可是当时知道短期内不能够回中国大陆,应该还是非常难过?

司马中原:有一些难过,因为两岸好像就隔绝了,我们根生之土啊,年轻时候我们走过很多地方,可是都不能够去了,好像铁幕低垂的那个感觉。

德国之声:会不会觉得很遗憾,没有陪母亲,没有尽到人子的孝道?

司马中原:这也没有什么好遗憾,家家都残破,哪一个不想家,哪一个不想在父母的面前多做一点尽孝的责任,可是这是民族整体流离的一个时代。

德国之声:您希望未来两岸关系如何?

司马中原:希望两岸能慢慢更好起来,不管是统一,还是如何,顺其自然,人家说水到渠成嘛。所以也希望大陆的政权,以怀远人,柔诸侯的方式,来造成一个民族的整体,不要用割裂的方式。

德国之声:您会很庆幸当年来到台湾吗?

司马中原:我庆幸!因为如果在中共统治几十年当中,有一些让我不高兴的政策转变,比方文化大革命对文化的摧残,我们如果说一点真话,说不定不是人头落地,也是死在劳改场。我希望以后海峡两岸再没有文字狱、再没有政治迫害的情况,那才是真谛。因为真正好的文学作品,必须要在自由创作的土壤上诞生!

德国之声:谢谢司马中原老师接受我们访问。

作者:尼尔(台北)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