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可可西里“申遗”成功是福是祸?

因为一部同名影片而广为外界所知的中国青海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一决定遭到藏人权益组织的抗议,认为可能会影响游牧民族的生活,但也有中国环保人士持不同看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周六(7月8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会议中做出决定,将中国可可西里地区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中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总面积达到约600万公顷(相当于一个宁夏回族自治州)。与可可西里同时入选为世界自然遗产的还有中国福建鼓浪屿,至此,中国世界遗产已有52处。

可可西里(Hoh Xil)在蒙语中意为"青色的山梁",藏语名字为"阿卿贡嘉"(万山之王),位于青藏高原西北部,据称是中国乃至世界上人烟最为稀少的地区之一。

该地区自然生态环境独特,拥有以藏羚羊为标志的多种野生动物。2004年,中国导演陆川拍摄名为《可可西里》的影片,记述志愿者在当地阻止藏羚羊偷盗的感人故事,引发极大反响,使得可可西里以及当地的生态问题得到更多人的关注。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为此次"申遗"提交的评估报告中指出,可可西里一望无垠,几乎没有受到现代人类活动冲击,美景令人赞叹。另外,当地保存着完整的藏羚羊迁徙路线,使得这种稀有动物可以不受干扰地迁徙,满足世界自然遗产关于"生物多样性和濒危物种"的相关标准。

按照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青海政府2014年便决定申请"可可西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2016年,当地实施《自然遗产地保护条例》,加强对这一地区的规划保护,并在同年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

Yang Xin chinesische Umweltaktivist NGO (Yang Xin)

杨欣多年在可可西里及长江源头地区进行探险及摄影活动

政府头上的"紧箍咒"

环保组织"绿色江河"负责人、在可可西里及周边地区从事环保工作长达20多年的杨欣表示,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对当地未来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一个是政府层面会更加重视,毕竟这是青海省第一个世界遗产地,政府在人力物力上会更加支持,另外,公众监督的力度会更大,申遗成功等于也是上了一个'紧箍咒',对于政府来说也是一种压力和监督。"

杨欣曾在包括可可西里在内的长江源头地区长期从事探险和摄影活动,此后因为亲眼见证当地生态环境的恶化,并受到电影《可可西里》主人公原型、藏族环保活动人士索南达杰(因阻止盗猎藏羚羊而遭偷猎者枪杀)的影响而决定投身环保事业,"不让镜头下的野生动物和神奇景观消失不见"。

藏人组织的批评

但是,对位于传统藏区的可可西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藏人的反应却并非一片欢腾。一些海外藏人权益组织的批评称,可可西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将影响当地游牧民族的生活,并对环境造成影响。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执行长白玛洋子(Pema Yoko)发表声明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理应捍卫世界文化,但这一令人感到耻辱的决定与这一目标恰恰相反,将最终帮助中国否认藏人的基本权益。"

Kai Müller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Deutschland e.V.)

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德国分部主管穆勒(Kai Mueller)

国际声援西藏组织的穆勒(Kai Mueller)对路透社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相关决定忽视了这一现实,也就是藏人,尤其是游牧者,才是当地地貌的维护者。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他们扮演关键性角色。"

"绿色江河"组织环保人士杨欣并不认同这样的批评。他认为,可可西里人烟稀少,申遗成功只会让目前处于当地外围的藏民向内部迁徙的趋势有所减缓。与之相比,长江源头三江源地区的情况就更为复杂,因为那里确实牵涉到如何在进行自然生态保护工作的同时,将数万当地原住民的生活就业纳入考量的问题。

可可西里"有喜有忧"

杨欣同时表示,近年来可可西里的环境状况确实"有喜有忧",一方面雪豹、藏羚羊、野牦牛等野生动物数量有所回升,偷猎现象大幅减少,政府及社会大众的环保意识大大增强。"忧的一面是,随着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青藏高原温度升高比世界平均水平要高的多,这样有可能使当地生态环境发生改变,包括冰川退缩、草场蒸发量增加出现干旱。"另外,前往当地的游客数量增加,往往在草原上遗留大量食品包装等废弃物,造成新的环境污染。

非政府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称,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在周五的世界自然遗产委员会会议中曾发声明,表示对可可西里当地游牧民以及他们的文化予以充分尊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言人对路透社表示,中国政府承诺不会进行强制迁徙。“他们同时也表示将与当地社区和其他相关方面进行合作,以确保遗产地的保护和管理。”

中国外交部没有对藏人权益组织的相关质疑立即做出回应。

今年3月举行的一次联合国论坛上,包括德国在内的多个联合国成员国曾罕见地公开批评中国的西藏政策。

藏人权益组织批评中国政府侵犯藏族民众的宗教和文化权益,但北京政府反驳称,中国的西藏政策为该地区带来发展与繁荣。

路透社报道指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虽然可以认定"世界自然遗产"的资格,但对当地保护工作没有任何实质影响力。因"申遗"而引发政治争议的事例也并不罕见。比如在可可西里申遗成功的前一天,以色列实际控制的约旦河西岸一处古老神庙被认定为"濒危的巴勒斯坦世界遗产地",遭到以色列的激烈抗议。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