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只有联合政府这条路可走

津巴布韦"争取民主变革运动"领袖茨万吉拉伊周三(2月11日)正式宣誓就任联合政府总理。去年九月津巴布韦决定成立联合政府后,各党派进行了长达五个月的争吵,最后还是由总统穆加贝修改了相关宪法条款,才使得联合政府最终得以成立。穆加贝领导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在由31名成员组成的新内阁中占据了最重要的一些职位。津巴布韦民众希望新政府能解决恶性通货膨胀和霍乱疫情两大问题。

default

南非反种族隔离的英雄偶像图图主教对邻国的政治包办婚姻不抱乐观的态度。他说,联合政府协议还不如一张废纸,津巴布韦只有摆脱了穆加贝才能出现根本的转变。但是,这只不过是图图主教的一厢情愿,因为穆加贝最早也要等18个月过渡期后举行新的大选时,才会愿意退位。

其实,除了这两位主角,还有一位被忽视了的重要人物-藤戴·比迪。这位今年42岁的"争取民主变革运动"的经济专家不出所料出任财政部长。比迪作为反对党代表参加了与穆加贝的组阁谈判,在如何克服高达百分之二点三亿的通货膨胀率的问题上,他将起到决定性作用。他的表现将决定津巴布韦是否能赢得出资国和贷款银行的信任,从而决定是否能给该国经济重新注入活力。

比迪上周才被免除判国的罪名,他如果政绩出色的话,津巴布韦可能会出现上世纪90年代的南非效应。当时,特雷沃·曼努埃尔这位国际知名财政专家出任南非财政部长后,稳定了南非的市场,使为南非赢得了优秀的金融信誉评级。如果比迪能抵制住诱惑,不去与穆加贝的亲信、国家央行行长吉登·戈诺唱对台戏,欧洲国家就可能兑现诺言,以尽快的和非官僚主义化的方式提供经济援助,并且可能会重新考虑其制裁政策。

津巴布韦新政府在经济领域之外也面临重大考验。霍乱已经造成3390人丧生,现在仍没有得到控制。津巴布韦的女性平均寿命已经下降到30岁,男性下降到32岁。这个国家的医疗体系、教育事业以及农业也处于瘫痪状态。

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不仅西方发展援助伙伴国家对津巴布韦的新政试验拭目以待。特别是邻国南非希望,离明年的世界杯开幕还有一年的时候,天下能够太平。津巴布韦的危机给有非洲经济发展引擎之称的南非带来干扰,来自邻国的难民潮动摇了南非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社会均衡。

对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来说,津巴布韦是一个最大的考验。一方面有人称赞说,是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危机管理和施压才使得津巴布韦成立了联合政府;另一方面,正是因为茨万吉拉伊受到这一压力,才接受了总理职位,并不再坚持说自己赢得了总统大选,这一事实为联合政府埋下了隐患。不管怎样,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最好还是要时刻保持武装力量的警惕,以防止津巴布韦在过渡阶段出现暴力倾向。南非临时总统莫特兰蒂本周初宣称"穆加贝和茨万吉拉伊相处得很好",但是谁又敢相信这句话呢?

政治姿态比个人的好恶更加重要,例如释放人权活动家穆可可女士和另外30名同她一起被捕并关押了数月的政治犯。穆加贝最好也放弃他的将耗资30万美元的85岁生日晚会计划,因为他欠被奴役的同胞的已经太多了。如果穆加贝能做出这样的姿态,可能人们将来就会更倾向于对他实行大赦和禁止引渡令。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