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古典音乐的丰碑”

长野健是最近特别活跃而令人瞩目的世界级指挥家。他同德国之声记者进行了一次长谈。谈及的内容包括他在柏林的工作、古典音乐的新道路以及同德国之声非同寻常的合作关系。

default

长野健在写字桌前

德国之声:
近年来,在您、德国交响乐团以及德国之声之间存在着十分密切的合作。最初,德国之声广播制作了13集系列作品“长野健在柏林”,稍后,德国之声同您一道在索非亚、莫斯科、布加勒斯特和华沙举办了多场音乐会,现在,德国之声电视台又推出您指挥的“古典音乐的丰碑”系列。以上这些合作对您和您的乐队具有重要意义吗?

长野健:
德国交响乐团和德国之声之间的合作是非常珍贵的。我们同德国之声的合作非常密切,这样的合作我们十分愿意进行。我们找到了同我们一样热爱充满生命力音乐的伙伴,热爱富有意义的音乐会。他们同我们一样,将激发艺术家的特性作为使命并将之贡献给全人类。德国之声同我们一道,前往布加勒斯特、华沙,不久还要在阿布扎比举行音乐会,这在当今交响音乐领域已渐成罕见的行为。对此,我们非常感谢,感谢德国之声让我们得到这样的演出机会。

过去数年来,我同德国交响乐团一道,尽量在演出过程中面向观众,并允许观众参与,这一方式收到很好效果,乐队也增加了荣誉。德国之声察觉到我们工作的特殊性并决定,通过国际演出,在国际音乐舞台提高这一艺术价值。这样的伙伴合作关系必须承担责任和义务,这是我们合作的特殊性。也正是基于此,我们的工作不断获得新的动力,对我们的艺术也不断提出新的要求。

德国之声:
不久前,德国之声华沙和布加勒斯特为庆祝大城市电台成立一周年举行了音乐会,是由您指挥的。观众的反响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Monumente der Klassik - Kent Nagano, DW-TV

指挥家长野健

长野健:
不论在华沙,还是在布加勒斯特,我们都受到观众真诚的接待,他们是伟大的观众,为此,我们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在布加勒斯特的演出让我格外难以忘怀,那是由两名年轻作曲家谱写的作品,一名是韩国女作曲家陈银淑 , 另一名是德国慕尼黑作曲家维德曼(Widmann)。举办这样的访问演出以及推出这样的作品,为的是表现我们乐队非同一般的艺术创造性。而这一点恰恰最能表现一个乐队的真实面貌。在这层意义上,我们真的把自己当作了“大使”,为一种充满生命力的音乐模式而奋斗。

德国之声:
您对电视系列“古典音乐的丰碑”抱以怎样的期待?

长野健:
这一系列不同寻常,因此而具有特殊的意义。我们演出六场大师音乐会,它们包括:布鲁赫纳(Bruckner)第8交响曲,莫扎特的Jupiter交响曲,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Eroica)。这些音乐会旨在领会作品的原貌,并将观众引入作品的背景天地,了解它的创作,它的诞生,技术特色,美学特征。这些将都由交响乐队的演奏来表现。这一系列是专门为电视制作的,我们希望通过它,引发观众更大的兴趣和热情,并给“古典音乐”的演奏带来新的活力。

德国之声:
媒体在传播文化艺术,尤其是音乐方面能扮演什么角色?

长野健:
在传播艺术文化方面,媒体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对我而言,有一点非常重要,即媒体是否仅仅将发生的事情,耸人听闻的东西放在首位,或者是向观众听众表现艺术的独一无二性。

德国之声:
作为一名世界级著名指挥家,您怎样做,才能为古典和现代音乐赢得新的,尤其是年轻的观众?

长野健:
世界范围内,我们看到人们对古典音乐的兴趣并没有消退,但我们同时也注意到,年轻一代的确有困难找到音乐世界的门槛。在这方面,教育体制中音乐和音乐科目占有的地位十分关键。我个人相信古典音乐的力量,相信古典音乐的现实意义。我想,我们应该更多地对集会结构进行思考,看古典音乐能够在那里占据怎样的地盘。我们乐队在这一领域做了很多工作。乐队的演奏家举办古典音乐入门讲座,指导人们熟悉和喜欢古典音乐。我们作为乐队指挥,负有很大责任,我们必须服从召唤,为古典音乐进行大力宣传。

德国之声:
2006年您将辞去德国交响乐团的指挥一职,转而接任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音乐总监。您将继续留在德国工作。这是偶然因素,还是您有意识地职业选择?

长野健:
对每个音乐工作者来说,能在德国工作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在德国, 你能感受到传统的存在,它在精心地得到培育,这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德国有100多家专业交响乐团。我非常荣幸能有机会来到德国,来到柏林。担任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的音乐指挥是该州文化部长对我发出的邀请。就我个人而言,对这一任命,我是非常荣幸的。

德国之声:
大西洋两岸的音乐世界有着很明显的区别吗?

长野健:
区别很大。首先音乐传统不同,音乐在社会和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不同。在欧洲,尤其在德国,虽然最近也出现财政危机,但它的财政结构总的说来是透明的,稳定的。人们至少有这样的感觉,艺术和艺术工作的意义得到了认真地对待,即便在目前有点贬值,但它仍然超过装点门面的意义。在美国,这后一点很重要。但在国际层面上,如果想真正装饰门面,也必须拿出最高水平的东西。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近来,美国也出现了高质量乐团,而他们的工作也得到了认真对待。高品质的东西必须有必要财政手段的支持。

Monumente der Klassik

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左)同长野健(右)

德国之声:
柏林的乐队领域正在发生着重大改变。您认为,变动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德国交响乐团的前景何在?

长野健:
确切的发展方向还不好勾画。但我想,我和我的乐团在过去的年月里奠定了稳固的基础:我们给音乐会以及德国交响乐团的艺术工作赋予了崭新的面孔,质量也被更新提高。这一结论可以从对我们演出的反响中听到和看到。我们是想通过工作向外传递一种看得见的意义。由此,工作的纲领性进一步加深。作曲家是我们的常驻监督者,我们创立了Schoenberg奖项,乐团展开多项旨在激发儿童和青少年音乐兴趣的项目。乐团的发展前景是积极的,连柏林以外的人都知道,德国交响乐团是一个特殊的乐团,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特别吸引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