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叙利亚局势:"一切井然有序"?

叙利亚总统的一名顾问对《纽约时报》说,"我希望我们观察到,事件正在慢慢结束。"叙利亚国内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已持续了7周,人们呼吁实施更多的民主、阿萨德总统下台以及结束复兴党一党专制的政治局面。不过,专家们认为,叙利亚政府不准备在国内国际的压力下,作出让步。

In this citizen journalism image made on a mobile phone and acquired by the AP, taken on Friday, May 6, 2011, Syrian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carry a banner that reads in Arabic:we're not going to shut up on the blood of our martyrs civilians and soldiers and our blood is not more precious than the blood of our brothers, Homs Youth, and free people of the Syrian army, we are your brothers, fathers and children, during a rally in the central city of Homs, Syria. Syrian tanks rolled into Banias, a Mediterranean coastal town on Saturday May 7, 2011 in an escalating crackdown by President Bashar Assad, just a day after clashes with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that left tens of people dead nationwide, activists said. (AP Photo)

叙利亚城市霍姆斯的抗议场面

据一份亲政府的报纸周一报道,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再次许诺开始改革并短期内结束国内机。周二,总统一名顾问在《纽约时报》透露,结束的日子不为遥远了。这里的"结束",指的不是政府的完结,而是叙利亚各地发生的抗议活动。她说,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是一种机遇,为政治进步带来契机。

叙利亚反对派,或者更确切地说,那些为取得真正政治进步而走上街头的人们,已经进行了7周的无畏抗争。这些人并不相信政府发出的各类改革言辞。在他们的记录本上,自抗议活动开始以来,已有600、700、或者800人死亡,7000或8000人成了政治犯。

谁是叙利亚反对派?

然而,反对派是些什么人?反对派是团结一致地行动吗?叙利亚政治问题专家雅伯尔(George Jabbour)对此表示怀疑:"一些人关注人权、民主以及相似议题,另一些人似乎配备了武器,他们有着自己的政治目标。我不清楚,这两群人之间是否有联络。其次,还有一些受到政府冷遇的失望政治家。"

武装匪帮,外国干预: 如果对国内持续的骚乱进行评价,这便是叙利亚政府作出的解读。自然不能排除街上的抗议活动中包括配戴武器的人,但抗议人群中的绝大部分却是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的对方则是高度武装起来的治安力量、秘密警察以及军队士兵。抗议的人们希望结束40年的压迫,希望政治上获得更多自由,希望结束国家无处不在的恐怖状态。然而,并不是所有叙利亚人都站在反对派一边。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中产阶级在骚乱发生以来一直保持了沉默,他们担心叙利亚出现伊拉克那样的混乱。

叙利亚国内反对派没有组织结构

叙利亚的抵抗活动大部分是在国外组织的。过去数十年间,数十万计的叙利亚人离开了祖国,因为除了被关押和流亡外,这些人别无选择。

因此,让他们作出切合实际的判断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叙利亚国内的反抗力量却是孤立无援。贝鲁特美国大学政治学教授卡斯汉(Hilal Kashan)说:

"50年来,叙利亚的反抗运动一直没有真正的组织结构。叙利亚政府系统地摧毁了所有公民社会组织。我们目前经历的,多半还是自发临时性的抗议活动。反对派缺乏领导结构。因此,我不认为,叙利亚反对派能够在政治上接管国家政权。"

只允许《纽约时报》入境报道

虽然外国有些口头上的抗议,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却不认为自己的政权正遭受危机。西方不会像干预利比亚那样对待叙利亚,虽然对叙利亚某些领导人实施了制裁措施,但却不针对阿萨德,大马士革政府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威慑。叙利亚对联合国的忠告更是置之不理。希望视察抗议爆发的地点达拉?谈何容易!准许《纽约时报》记者入境数小时不过是出于策略的考虑,希望这家媒体体面地发出叙利亚"一切井然有序"的信息。而其他媒体的记者仍旧得不到入境报道的机会,因为他们对局势的报道不受欢迎。

作者:Ulrich Leidholdt 编译:李鱼

责编:谢菲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