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叙利亚危机成难题

根据叙利亚反对派公布的消息,今年3月以来该国已经有1300多名平民被打死。总统阿萨德的军队上周末加强了对反政府武装的镇压。政府军队挺进抗议阿萨德政权的核心重镇吉斯尔舒古尔县城。

Syrian refugee children at a warehouse used as shelter near Hatay, Turkey, near the Syrian border, Saturday, June 11, 2011. In the Turkish border town of Yayladagi, authorities set up four field hospitals, each with a 10-bed capacity, for emergency cases. Most of the nearly 50 Syrians, who were wounded in clashes in Jisr al-Shugour or elsewhere recently, are being treated at the state hospital in the Turkish city of Hatay. (Foto:Vadim Ghirda/AP/dapd)

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上的难民儿童

到目前为止至少已经有5000多名叙利亚平民逃往土耳其。土耳其方面也已经着手准备,之后可能还会涌入更多的叙利亚难民。叙利亚同土耳其两国边境叙利亚一边已经聚集了大量叙利亚人,他们在等待可能有一天政府军就会攻打到这里。

上周日叙利亚政府军攻入了吉斯尔舒古尔县城。大约一周前不知是什么原因那里总共有120名军人被打死。叙利亚政府以此为由对吉斯尔舒古尔县城发动了军事进攻。但是在这座县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各方有着不同的争论。大马士革方面称,反政府武装人员打死了这些士兵。而反政府派别则表示,这些军人由于拒绝向平民开火而被自己的同伴杀害。

对这一杀戮事件的来自第三方的独立调查目前并不存在。自从叙利亚国内抗议之声不断响起之后,该国政府更进一步地加强了对国际新闻媒体的信息封锁。在叙利亚驻站的外国记者被要求离境,想进入这里采访的外国记者得不到签证。直到叙利亚军队挺进吉斯尔舒古尔县城,才有少量的且经过挑选的外国记者允许在现场报道。

目前在叙利亚发生的事情让人们联想到1982年的哈马屠杀。当年穆斯林兄弟会在哈马举行的起义遭到政府军的血腥镇压。在镇压中死亡的人数在10000人到40000人之间。死亡人数如此的不确定也正说明,那时候叙利亚就缺少独立公正的调查。在哈马屠杀发生时,叙利亚记者不能进入哈马,外国记者根本不存在,而互联网和电话、相机等能够迅速传递消息、记录历史的工具也都没有。

还有一个相近之处就在于,1982年发生的哈马屠杀是在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父亲老阿萨德统治时期发生的。而且指挥哈马屠杀和进攻吉斯尔舒古尔县城的分别是两位阿萨德的兄弟。

巴沙尔·阿萨德在接任父亲担任叙利亚总统前在英国接受过优等教育,此前他在英国行医,是一位眼科大夫。外界对他的评论是:容易接受新事物、具有世界观念且自由的新一代。但是当人们今天再审视叙利亚这位领导人时,当年的期待和渴望已经荡然无存了。巴沙尔·阿萨德对旧政权沿袭下来的强硬路线一而再再而三地采取了妥协态度,而且他自己也早早地返回到父亲当年强硬且高压的政策路线上。

巴沙尔·阿萨德发生这一转变的本质原因是为了政治上的生存。随着1971年老阿萨德夺取叙利亚政权,统治这个国家的变成占叙利亚人口数量不到10%的少数派-阿拉维派。阿拉维派属于逊尼派的一个分支。20世纪20年代,阿拉维人曾经短暂地建立过一个自治区。阿拉维人同逊尼派的保守派别间也总是不断地发生冲突,特别是在吉斯尔舒古尔和哈马两个地区,冲突尤为激烈。如果阿萨德政权倒台了,那么旧账也会被重新拿出来遭到清算。

阿萨德政府一直指责海外势力支持鼓励境内的抗议活动。抗议者虽然被称作受到海外流亡组织的支持,但是并没有更多的证据支持这一说法。抗议者也指责说,叙利亚政府也受到其他国家的援助。一会儿有人说黎巴嫩的真主党参与镇压行动,一会儿有人说伊朗为叙利亚军队提供了武器。但是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种猜测是真实的。

叙利亚里里外外的不透明在海外产生的效果是明显的:欧洲人和美国人一直在犹豫是否向对待利比亚一样对待叙利亚。国际社会到目前为止只是对叙利亚做出制裁决定,但这并不能让叙利亚政府屈服。

叙利亚的局势令邻国黎巴嫩十分不安,因为叙利亚至今都对这个有雪松之国称号的邻国有着巨大影响。巴勒斯坦人也担心会失去同叙利亚的同盟关系。哈马斯可能会将总部从大马士革搬回到加沙。伊朗的担忧也是显而易见的:叙利亚是连接伊朗和黎巴嫩的桥梁。

同叙利亚有着870公里长边境线的土耳其试图说服叙利亚政府保持克制。为了方便两国经贸2009年10月土耳其和叙利亚之间取消签证,现在叙利亚的难民也得益于这一免签政策大量涌入土耳其。不同于努力阻止非洲难民涌入欧洲的欧盟,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对叙利亚难民敞开大门。

作者:Peter Philipp 编译:洪沙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