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专家:奥巴马想的并非仅是一个惩罚行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叙利亚专家:奥巴马想的并非仅是一个惩罚行动

国际社会对军事干预叙利亚问题一直没能达成共识,政治科学基金会的贝克尔(Petra Becker)就这个问题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采访中,她谈到了美国“单边行动”的潜在后果。

An image grab taken from a video shows opposition fighter holding a rocket propelled grenade (RPG) as his fellow comrades take cover from an attack by regime forces on August 26, 2013 during clashes over the strategic area of Khanasser, situated on the only road linking Aleppo to central Syria. Rebels had in recent days captured several villages in Aleppo province, much of which is already in the hands of anti-regime fighters, before taking Khanasser, situated on the highway to Hama in central Syria, thus cutting the army's only supply route to the northern province. AFP PHOTO / SALAH AL-ASHKA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ALAH AL-ASHKAR/AFP/Getty Images)

Symbolbild Syrien Freie Syrische Armee Bürgerkrieg

德国之声:圣彼得堡的G20峰会上,很多国家都谴责叙利亚的毒气使用,但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想要军事干预。美国是否会采取对叙的单边军事行动?

贝克尔:美国实施其所宣布的军事打击阿萨德政权的可能性很大。奥巴马很可能还会找到几个对叙动武盟友,其中就包括海湾国家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还有土耳其。安卡拉政府已经宣布,希望在其中发挥作用,目前只是等待美国作出军事打击的最后决定。

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反对立场导致对叙国际干预无法得到联合国授权。联合国在冲突解决中还能扮演何种角色呢?

联合国目前存在一个角色定义的问题。两年多来,联合国的行动力因为一些有否决权国家的反对票而变得荒谬。因此现在有这样一种认识,不应指望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可能的军事打击后,联合国的角色无足轻重。恰恰相反,联合国必须同时为该冲突寻求一条外交解决途径。

德国反对化武的使用,却不愿意参与军事打击。这种态度可信度高吗?

德国和欧盟应该更多地支持美国。如果军事打击真的发生,支持就不能仅是动动嘴皮子了。德国至少应该在后勤物流方面给予美国支持。

奥巴马真的想要进行军事打击,还是因为他此前谴责叙利亚使用化武越过"红线",现在不得不采取此举?

我推测,美国总统现在处于压力之下。在俄罗斯和中国的作用下,美国在国际舞台上显得犹豫不决,不能发挥其实力相当的作用。从这个角度看,对叙进行军事打击也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声誉。

美国的目标有哪些?

起初的说法是,军事干预并非要达到政权更迭。现在美国的想法显然不同了。可能情况下军事打击将会持续90天时间,这意味着现在奥巴马的计划不仅仅是个惩罚行动了。

一个不出动地面部队的军事打击,将以何种程度削弱阿萨德政权?

我认为,只有一个做长远战略打算的军事打击才有意义,而不是一个短期的惩罚性行动。纯粹的惩罚行动会导致叙利亚冲突继续升级。限制阿萨德的空中武装力量有其意义,这样阿萨德就无法通过空中炸弹袭击平民。而这就要求美军摧毁叙利亚军用飞机跑道。另外,阿萨德用于攻击北部的中程导弹也应该是摧毁的目标。如果能够通过军事打击迫使阿萨德进入防守,外交解决将再次成为可能。

Petra Becker von der SWP Stiftung Wissenschaft und Politik. Forschungsgebiete: Sozialer und politischer Wandel in Syrien; Entwicklung und ideologische Ausrichtung der syrischen Muslimbruderschaft; Wahrnehmung des Westens in der arabischen Welt Nutzungserlaubnis erteilt durch Petra Becker SWP. Zulieferer: Andreas Noll

叙利亚问题专家贝克尔

面对攻击,阿萨德再次动用化学武器的可能性有多大?

阿萨德的胆子很大,一个有限的军事干预可能会刺激他,采取对其国民更加残忍的行动。可能的情况下,他会迫于压力对邻国开火。但这不应该成为不进行军事干预的理由。继续犹豫只是拖延问题,无益于问题的解决。我相信,唯一的出路是推翻该政权。

军事打击会给叙利亚和该地区带来哪些后果?

军事打击中会有平民伤亡,这值得担心。另一方面,平均每天都有100人在当今的形势下死亡。不进行军事干预,这个国家会逐渐地血流成河。现在的局势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黎巴嫩和约旦的不稳定,面临崩溃的威胁。难民方面,军事干预下,难民数量会在短期内急剧增长,但只有现在果断行动,从中长期来看流亡才能中止,在外的200万叙利亚难民才有可能再次回国。

阿萨德倒台后,哪股力量会上台?

我们必须注意到温和派力量。目前的公共讨论似乎给人留下这样一种印象,只能在世俗派的独裁和塔利班中做出选择。这种观点忽略一个事实,叙利亚有一个民间社会。民间力量在过去超过两年半的时间里以民间委员会或者革命委员的形式,保证了不同教派之间相对的和平共处。这就证明,长远来看民间社会是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命运的。不过要达到这一目标,需要温和派在过渡期内有计划地展开行动。

我认为,现在阿萨德政权内部的温和势力的时机到来了。他们因为不同意暴力解决问题的手段而在政权内部受到排挤。如果这派力量和温和派反对派可以联合起来,叙利亚的未来看起来并不那么黯淡。不过这就要求对叙利亚政权实施巨大的压力。

贝尔克是柏林科学政治基金会中东研究组的叙利亚问题专家。

采访记者:Najima El Moussaoui 编译:万方

责编:李京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