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变性人在德国的处境

一般说来,有关"性别"是个一清二楚别无疑义的问题。但事实显示,这个问题还真有暧昧不清的时候。所谓的"变性人",外表看来跟常人没两样,但他们内心却充满着错生为男体或女体的怨恨。有助于解除他们烦恼的,唯有接受变性手术一途。踏出这一步,不仅对他们在心理上造成重大负担,也是对身体的一大侵犯。除此以外,迄今为止变性问题在德国社会仍属禁忌话题,也得不到法律保障。直到一年前,法律才准许变性人不必先离婚才能进行变性。

default

这是德国东部小镇Quellendorf镇长Norbert (Michaela) Lindner 在1998年(左)和1996年的照片

薇贝克的梳妆台上并排放着挂胡霜和香水瓶。她有着男性宽阔的肩膀和低沉的嗓音,但她的皮肤光滑、白皙。一袭白衬衫凸现出女性玲珑的曲线,黑色长裤紧贴身体。

三年前的薇贝克完全是另一幅模样,当时的她内心非常挣扎:论外表,她是个男人,但内心里她是个女人。这使她觉得自己很不道德,极力压抑女性的一面。就这样度过了六十多个年头。直到临近退休,薇贝克才决定接受变性手术,变成一位女士。

据医生估计,目前德国大约有一万名变性人。有些城市的自救团体做过一些调查,但缺乏全国性准确的统计数字。总体来说,变性人总数比已知数目至少多一倍。

促使变性人直面自身问题的,往往是在经历了重大事故之后。精神病专科医师卜兰诊疗变性病患已有25年的经验。大部份病人都是在经历了重大事故之后,做出接受变性手术的决定。她指出:"大部份有变性倾向的病人都逃避这个问题:当他们确定自己有这种倾向之后,周遭环境令他们感到痛苦,并深受自我疑虑和羞耻心的折磨。"

一场重病、离婚或一名近亲的死亡,往往是导致变性人接受手术治疗的肇因。例如养育了两个孩子的薇贝克,在结婚27年后与妻子离婚。不久之后,她的母亲也去世了。从此,她摆脱了原来生活中所扮演的人子、人夫、人父的角色。就在这重新恢复的单身处境中,深藏内心的愿望又浮现了,这次她顺从了自己的心愿:首先,她改变装束,戴上假发、化妆打扮、穿裙装和高跟鞋,并拦镜自赏。薇贝克说:"积压心中多年的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下来,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似乎要飞上天了。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我魂萦梦系的心愿。于是我开始接受治疗。"

薇贝克在一家养老院工作,直到快要退休,决定接受变性手术时,她才向院长坦白交待。其后院长强迫她在届满退休日之前,待在家里。她只好请了四个月的病假。退休之后,她接受了变性手术。动这种手术对女性比对男性存在更大的风险。但变性手术专家,外科女医生莫拉特表示:"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是错为男身的女性时,别人是无法用说服或打骂的方式使他改变想法的。而许多家长恰恰就用这些方法来处理问题,让孩子接受心理治疗,或服用精神病药物。其实对变性人唯一有效的治疗,就是顺从他们的心意,接受他们变性。"

上世纪80年代,变性倾向被视为一种疾病,由医疗保险机构承担变性手术、荷尔蒙及心理治疗等费用。但隆乳手术则属自费。

经验证明,变性手术几乎是使当事人重拾快乐人生的唯一途径。

作者;Stephan Scheuer / 杨家华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