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反日不是被利用-韩国学者谈中韩反日

对外人来说,来自北京和汉城的反日新闻图片似乎令人惊讶。欧洲人或许会感觉这样的反应过于偏激。中国人和韩国人的愤怒真的只是无缘无故的偏激反应吗?在德国哈勒大学任教、现生活在日本的韩国政治学者 李恩正女士为本网写来专稿。

default

几周来,东亚动荡不安。围绕教科书和几个岛屿的激烈争论令生活在东亚的人产生置身无硝烟战争状态的感觉。一方面,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和韩国人示威游行,抵制日货,另一方面,日本政府要求给在中国示威活动中受损的公司进行赔偿。日本保守学者甚至指责韩国示威游行的“慰安妇”是北朝鲜的间谍。

中韩的愤怒不是偏激。欧洲昔日的战争对手如今已经可以回顾60年的和解历史了。欧洲人不断地努力,共同回顾和反省过去,因此也可以甩掉历史包袱,共同面对未来。从这一角度来说,目前在东亚相互碰撞的情感当然令人难以理解。但假如置身日本军国主义受害者后代的地位,当你不断从加害者后代那里听到其前辈为本地区发展做出何等贡献时,也许你就会对这些激烈反应有些理解,也许你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指责中国政府和韩国政府出于内政缘故鼓动其公民的抗日情绪,况且,这些公民其实已经拥有足够的政治觉悟,不会那么轻易地被人利用了。

中国和韩国百姓对目前发生在日本的事情所表示的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今年四月初日本教育部审定通过了“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新历史教科书》。该书对日本历史的美化比过去的版本还要严重。四年前该编撰会编撰的教科书首次被审通过时就曾因其歪曲历史受到中国和韩国的强烈抗议。中国和韩国一致认为现在的新版本明显地是对历史的进一步歪曲。它对日本在中国和韩国犯下的战争罪恶轻描淡写化,赞美日本在中日和日俄战争中的胜利,甚至只字不提南京大屠杀和强迫随军娼妓(慰安妇)的恶行。

在此非常严重的问题是,日本教育部称赞这本教科书分寸得当。据《每日新闻》报道,日本教育部间接鼓励了这本教科书进一步歪曲历史的写法。这和日本本届政府受右翼势力影响大有关。自2001年小泉纯一郎当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大国主义明显抬头。小泉纯一郎无视中国和韩国的抗议,坚持每年参拜靖国神社。目前日本执政党力图修改宪法,主要是取消第9条,也就是强调禁止日本拥有海陆空三军的宪法条例。因此,日本与中国、韩国、俄罗斯就几个岛屿的主权纠纷恐怕也是出于这一目的进行的。人们不得不问,日本政府想把日本社会推向何方?是走向完全孤立呢,还是成为东亚新的(代理)霸权势力?

但在此,人们也应当看到,日本社会并不只是由右翼大国主义势力组成的。日本国内也是有许多批评意见的。《朝日新闻》就公开激烈地批评政府,认为用这样的教科书给年轻人,也就是今后的公民上历史课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日本许多非政府组织已经发起了公民运动,以阻止中小学校选择这本教科书。2001年这些非政府组织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使得选用“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课本的学校只占0.038%。

今年夏季各校的决定将会如何还拭目以待。“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目标是达到10%。和4年前的2001年不同,今年这个编撰会也得到了许多保守政治家的直接支持。他们甚至在日本议会成立了一个支持协会,其赞助者包括日本知名的大企业。

假如这本教科书得到普遍使用,将会带来严重后果。许多日本人今天就已经对日本和其邻国的历史所知甚少。有些年轻大学生甚至怀疑,日本什么时候和美国打过仗,更不要说他们对日本军队在东亚犯下的滔天大罪一无所知了,因此,日本非政府组织和有识之士的活动就更显得意义重大。

因此,韩国政府呼吁本国愤怒的公民不要把瞄头笼统地对准整个日本,而是只对准其右翼和保守势力。但问题在于,右翼和保守势力是日本目前的主流势力。因此,韩国总统卢武铉及其政府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韩国政府准备成立一个“正确描述历史”的委员会。

如果这个委员会是和中国一起在日本成立的话,将是很好的一件事。欧洲的实例就表明,这样的合作可行,也表明如何可行。比如说德-法、德-波(兰)教科书委员会就进行了很好的工作。对东亚来说,这当然还只是未来梦想。尽管如此,在地区层次上的合作还是迫在眉睫的,以防止这本新教科书的推广。

此外,中国和韩国也应明确指出,其抗议活动并不是针对日本本身的,而只是针对日本的右翼和保守势力。一旦日本自己感觉受到攻击,就会阻碍日本国内有识之士和非政府组织的宣传、理解工作。人们应当不断提醒自己,这只是就一本教科书,而不是国家对国家的纠纷,这更多地是一个有关东亚正义和平的问题,因此,抵制日货不是有意义的做法。更有效的是,这三个国家的公民携手合作,只抵制有证据证明支持“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公司的产品。由于歪曲历史的现象一再出现,考虑进行更密切合作的时机已到,否则的话,东亚还必将经历更多的难眠之夜。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