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反抗还是合作? 鞑靼人的艰难抉择

整整70年前,斯大林放逐了克里米亚的主体民族鞑靼人,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后,他们面临两难境地:与俄罗斯当局合作还是对其进行反抗?

(德国之声中文网)克里米亚鞑靼人是一个突厥系的逊尼派穆斯林群体。虽然俄罗斯官员向其承诺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部分鞑靼人仍然担心重新面临斯大林式的镇压,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与俄罗斯打交道是保证他们民族发展壮大的最佳途径。

今年5月18日克里米亚鞑靼人被迫离开家乡的七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宣布

脱乌入俄

近两个月的克里米亚气氛紧张升级。克里米亚鞑靼人理事会(Mejlis of Crimean Tatars)副会长切尔亚罗夫(Nariman Dzhelyalov)指出:"要么爆发战争,要么作出让步。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的实质。如果我们不采取一个统一的办法,我们或将面临民族分裂和遭遇排斥。"

历史上克里米亚的归属

Krim-Krise Atlas Lupe

克里米亚到底是谁的土地?

在克里米亚大约200万的总人口中,俄罗斯族越占60%,鞑靼族约占12%。针对俄罗斯3月吞并克里米亚的行为,鞑靼人是声音最大的批评者之一。俄罗斯将吞并的举动视为纠正历史不公,并将其称为"重新统一"1954年由苏联领袖赫鲁晓夫划归给乌克兰的克里米亚。

鞑靼族历史上的首府是巴赫奇萨赖(Bakhchisaray),离今天的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Simferopol)不远。鞑靼人提醒莫斯科,在俄国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18世纪末占领克里米亚之前,他们已在克里米亚的大部分土地上繁衍生息了数个世纪。

斯大林以他们与纳粹党勾结为由把克里米亚鞑靼人流放至中亚与俄国东部,据估计,约有20万人在途中死亡。直到上世纪80年代苏联濒临解体的时候,鞑靼人才得以开始陆续返回克里米亚。

许多鞑靼人抵制了3月16日举行的

克里米亚公投

,克里米亚政府次日公布公投结果称,高达近97%的公投参与者支持加入俄罗斯。基辅和西方称该公投不合法。

公投举行之后,虽然曾被一批亲俄武装"自卫"队造访,当地的检察长也曾威胁要关闭他们的组织,克里米亚鞑靼人理事会所在地的上方仍飘扬着

乌克兰

的旗帜。切尔亚罗夫说:"我们习惯了这种持续的抗争。我们不相信俄罗斯当局,再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他们?他们一直都反对鞑靼人。"

脱乌入俄 可喜可贺?

Krim Abstimmung der Tataren

3月29日,克里米亚鞑靼人举行大会,讨论是否通过公投来决定自己的未来

克里米亚鞑靼人理事会(Mejlis)是克里米亚鞑靼人最大的组织。一些较小的组织则对俄罗斯接管该地区表示欢迎。其中一个叫Milli Firka的团体称,苏联解体后的23年间,基辅在帮助克里米亚鞑靼人平反一事上鲜有作为。

该团体主席阿布度莱莫夫(Vasvi Abduraimov)说:"在过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俄罗斯为克里米亚鞑靼人做的事情远比乌克兰这么多年来做的要多。当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后,基辅才想起我们的存在。"

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日授予阿布度莱莫夫"为祖国服务"二级奖章,旨在奖励他对克里米亚入俄的支持。阿布度莱莫夫在说明他支持俄罗斯管辖的原因时说,知道克里米亚将受到一个"强大且受到尊敬的力量"保护而感到安心,另外,一项总统签署的法令使鞑靼语将成为该地区三大官方语言之一。

阿布度莱莫夫认为,克里米亚鞑靼人理事会是一个西方支持的组织,目标是将克里米亚鞑靼人融入欧洲,而非加入普京计划的由前苏联国家组成的欧亚联盟。他说:"我们相信,向东边靠拢,加入欧亚联盟会更好,特别是因为目前世界经济发展中心正逐步移向中国和印度一类的国家。"

切尔亚罗夫则表示,克里米亚鞑靼人理事会和Milli Firka拥有共同的目标,即实现克里米亚鞑靼族的复兴和尊重他们的言论自由、用自己语言受教育、财产权和政府中有真正代表的权利,但是两个组织使用的方法不同。

来源:路透社 编译:安静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