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反兴奋剂中国仍是众矢之的

上周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世界反兴奋剂大会通过了修订后的《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新条例将对那些作弊的运动员实施更为严厉的惩罚。与此同时,媒体也再次将镜头对准了明年即将举办夏季奥运会的中国。

default

不诚实的比赛

日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庞德(Richard Pound)在柏林国际反兴奋剂论坛上,夸赞中国在反兴奋剂工作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庞德表示,中国检测兴奋剂的数量越来越多,方法也越来越科学。如果他为北京方面的准备工作打分,满分10的话,可以打到8.5。

中国属于最先批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反兴奋剂国际公约的国家之一,目前各个体校处理使用兴奋剂事件的措施十分严格。庞德说:“如果有谁被发现和兴奋剂有关,马上就会被开除。学校的领导和教练也会被开除党籍。”如果在主办国的运动员身上发生服用兴奋剂的丑闻,“对中国来说是最尴尬的事”。

有夸赞之词,必然也会有批评之音。国际知名的毒理学和兴奋剂研究者米勒(Klaus Mueller)在马德里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接受德国西南电视台采访时曾说:“我只希望中国人能认真检讨以前的行为,并且能认识到,如果不严肃对待服用兴奋剂的问题,他们没办法走得更远。”

去年夏天,兴奋剂稽查人员在辽宁一体校刚好撞见教练在为运动员注射兴奋剂。他们在体校的冰箱里发现141瓶类固醇以及数量巨大的血红细胞生长素。在各种各样的国际体育比赛中,中国运动员很容易就站到被怀疑服用兴奋剂的队伍中。1998年,中国运动员赴珀斯参加世界游泳锦标赛时,在澳大利亚海关被查获携带兴奋剂。这一事件直接导致2000年悉尼奥运会第一次开始对血红细胞生长素进行检测。90年代声名一时的长跑教练马俊仁声称马家军不败的秘诀在于服用“王八血”,但是之后他和另外32人因为滥用兴奋剂被赶出体育界。

2008年北京奥运会将进行4500例赛内和塞外检测,2004年雅典奥运会总共进行3600例检测。一些国际专家对中国的检测制度表示怀疑。米勒就是其中一员:“如果检测不严格的话,在比赛前的准备阶段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他希望能够加强对中国运动员和教练的“监视”,不能让他们有任何作弊的机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