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双重国籍青年面临选择

在德国出生的移民家庭的孩子们有着比较特殊的身份,他们既有德国国籍,又有父母所属国国籍。这群年轻人一旦年满18岁就要作出抉择:只要德国国籍,还是放弃德国国籍?根据2000年的所谓最优模式,德国出生的移民家庭孩子可以有双重国籍。这项规定首先针对的是2000年10岁及10岁以下儿童。八年之后的今天3100名年轻人要对未来的国籍做出抉择。

default

年轻人的国籍选择在侧面反映了这些年轻人对德国的认同程度。

阿莫特今年六月份就18岁了。聚会庆祝,考驾照,盼望已久的成年,这些他现在都顾不上。因为对他来说,成年首先意味着做出未来国籍的选择。在几周前,他收到了外交部的来信,要求他选择国籍。阿莫特现在有土耳其和德国双重国籍。他两个国籍都不想放弃。他尽管出生在德国,但土耳其在他心中仍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介于德国和土耳其中间。他觉得这就是他们这代人的问题。"在德国,有时自己被看成是外国人。在土耳其我们被称为'Almanje',意思就是准德国人,也被排除在外了。"采访当天的下午,阿莫特在波鸿多文化青年中心会几个土耳其朋友。被漆成黄色的房间里摆了一个大桌子,桌上摆着茶和点心。大家在谈天,笑声,私语声,手机铃声充斥着房间,在座的大部分年轻人都有双重国籍。他们今天有特别的客人:入籍活动办公室的科南·阿拉兹,他今天要和年轻人谈谈双重国籍的问题。

Integration oder Paralellgesellschaft?

仅仅是过客?

2000年红绿政府对国籍法进行了改革。改革通过允许双重国籍使得入籍更加容易。然而保守的联盟党阻止了双重国籍的普遍推行。相关政策规定:如果在23岁这些年轻人仍不出具放弃外国国籍的证明就意味着自动放弃德国国籍。科南·阿拉兹抱怨说:"大多数年轻人更本不知道这点。而且他们也不关心。我听过过,有些年轻人已经收到相关部门的来信,但是他们根本没什么反应。"

阿拉兹本人也来自于土耳其,并已入德国国籍。他现在经常往返于学校和青年中心之间。就像今天下午一样,他给年轻人讲解情况,并试图劝说青年人入德国籍。他告诉青年人入了德国国籍有什么好处,比如好找工作,可以成为德国公务员,有选举权,去许多国家不用签证。但是年轻人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很多年轻人都声称要保留土耳其国籍。比如,姆斯塔法称土耳其是不可背弃的是他的祖国, 他说:"我们在这感觉自己更是土耳其人。比如我常被人当作移民或者土耳其人。"对他们来说,德国只是他们的出生地,在这他们没有家的感觉,没有受到照顾,没有得到接纳。因此在土耳其年轻人群里接受德国国籍是受到唾弃的。17岁的阿尔佩尔告诉我们:"那些入了土耳其籍的常说:你入德国国籍了,你是德国人了。听到这话真不舒服。其他人又会说:虽然你有德国国籍,可谁知道你到底是德国籍还是土耳其籍的。"

Schulhof: türkische Jugendliche

课间,在德土耳其学生在谈天

而且这些年轻土耳其人觉得,像墨西哥,叙利亚,伊朗,因为这些国家不允许退籍,因此这些国家的人仍然可以保留双重国籍。土耳其年轻人觉得待遇不同是不公平的。而且欧盟的成员是可以有很多欧洲国籍的。阿拉兹也觉得这不公平。但是他只能在法律框架内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咨询,并谈谈自己的入籍经验。对17岁的阿莫特来说,德国国籍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就业机会增多。他知道,如果有了德国国籍更容易找到一个学徒职位。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最终做出决定,因为这毕竟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