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去年全球有110名记者遇害

维也纳国际新闻研究院周四(2月11日)公布的年度报告称,去年全世界范围内有110名新闻记者因从事职业活动而遇害,这一数字高过以往任何一年。他们为调查事实真相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记者为此采访了维也纳国际新闻研究院的一名研究人员。

default

2009年7月,俄罗斯女记者爱斯特米诺娃在圣彼得堡遇害

记者瓦西-阿赫迈德·库瑞希(Wasi Ahmad Kureshi)站在巴基斯坦胡兹达尔区的一个报亭前,这时走来两名男子向他开枪射击,事先没有发出任何警告。他中了两弹,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凶手谋杀这位记者的动机和背景至今仍不明朗。

而墨西哥"图卢姆快报"的主管豪尔赫·阿尔贝托·维拉茨奎兹·洛佩茨(Jorge Alberto Velazquez Lopez)遇害的经历则不同。他的印报纸刷厂被纵火袭击,他本人也收到过谋杀威胁。他的报纸此前不断揭露高级政府官员的腐败。有一天,一个开着摩托车的人突然对洛佩茨扫射,这位报人当场丧生。

以上只是维也纳国际新闻研究院年度报告收集和调查的一百多件案例中的两例。这家由出版界和新闻界联合组成的机构自1951年起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打压迫害记者的事件进行调查。纳奥米·汉特(Naomi Hunt )是这家机构的工作人员,她是这样评价去年的遇害记者名单的,"我相信,世界变得对记者来说越来越危险。我们看到,特别是冲突地区,有越来越多的记者被蓄意杀害。"

对于记者来说,最危险的国家却不是伊拉克或者阿富汗。去年,菲律宾和墨西哥各有11名记者遇害,在索马里有九名,巴基斯坦八名,哥伦比亚六名,俄罗斯和洪都拉斯各有五名。杀人凶手往往都能逍遥法外,"在墨西哥,有一次在被害记者的尸体上竟然放了一张声明凶手身份的公开信。这是对准备发出声音或想站出来讲话的人的警告。"

那么,是不是遇害记者犯了什么错误,例如他们在不该去的地方进行了调查或者见了不该见的人?维也纳国际新闻研究院的纳奥米·汉特明确表示:"我相信,危险的是去写出真相和讲真话。哪里都有界限,但是在有的国家,这些界限是模糊的。大部分情况下,最危险的是对国家最高领导人或者对一个政党提出批评。"

对付记者的手段早就不仅仅限于肆无忌惮的谋杀,"特别是在中东和北非,当局惯于用国家安全法来对付记者。时政批评被当成是煽动民众,这导致了新闻机构的自我审查。"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制定出严格的但同时又是含糊不清的法律,这为将不受欢迎的记者关押起来提供了方便。例如,维也纳国际新闻研究院指责伊朗政府对出版物实行审查和禁令以及对外国记者实行不公正的审判甚至刑讯。

尽管如此,纳奥米·汉特女士并没有看到记者因此而不敢再从事危险的调查或揭露犯罪的趋势。相反,面对死亡威胁,记者们仍然勇于拿起笔作武器,"这样的斗争很有价值。我们知道,媒体在每一个国家都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就是斗争的意义所在。"

作者:Wolfgang Dick/潇阳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