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历史的见证——霍恩施豪森监狱

劳夫艾森在前东德监狱霍恩施豪森渡过了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而今,他是这座纪念馆的导游,接待游客参观的时候这位历史的见证者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德国之声中文网)

柏林霍恩施豪森纪念馆

(Berlin-Hohenschönhausen)导游劳夫艾森(Thomas Raufeisen)象往常带队一样,领着10年级的学生穿过这座前东德监狱长长的走廊,走过监室和审讯室,在这里他渡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对学生讲解的时候劳夫艾森说,恐惧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有的时候让他几乎崩溃。如今,52岁的他是在纪念馆担任导游的历史见证者之一。

年轻的学生们刚刚还站在阳光明媚的庭院中兴奋的聊个不停。而现在,他们变的沉默不语。学生们跟随着这位前囚犯进到一个狭小的房间。劳夫艾森说:“我也曾被关押在这样一个牢房里。人们只能从一扇窗户向外望来判断是白天还是黑夜。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墙边安装了一个木板床。此外还有一个带有厕所的水槽。

劳夫艾森用平静而沉重的语调缓缓道出当年的狱中生活。数个无眠之夜,他必须穿上的永远不合身的蓝色运动服,审讯者的各种折磨摧残人心的手段。长达数月的审讯中他们总是询问劳夫艾森一个问题:你觉得你为什么被抓。不过东德到底以什么理由指控他,为什么当时只有19岁的他受到控告,被拘留了超过一年,在法院宣布判决的时候他才知道答案。在筋疲力尽下,他最终在摆在他面前的罪证声明上签了字。

Hohenschönhausen (Bildergalerie)

劳夫艾森现在是霍恩施豪森纪念馆的导游

如今,这座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监狱是德国研究和展现东德系统最重要的纪念馆。每年要接待来自各地的超过38万访客。

劳夫艾森向学生们提出问题:“德国有无罪推定这一说,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学生们摇摇头。每个被告在刑事审判的过程中,直到法庭能够证明他有罪或指控无效之前,都是被认为是无罪的。他说:“我在这里从一开始就被宣布是有罪的。审讯只是为了决定刑量的大小。从外表上应该看起来像是一个公正的审判。所以虽然劳夫艾森被允许和一名律师见面,但是在谈话的过程中却不能提到案情。

根据估计,前东德大约有25万人因为政治原因被捕,在审判后被关押到各地的监狱。这些囚犯包括被认为没有忠于“党的原则”的艺术家、政治人物和人权人士,也包括那些想离开东德的人们。霍恩施豪森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中转站。这里审讯者决定他们获得何种刑罚。

命运多舛

劳夫艾森问道:“你们想知道我为什么被关到这儿吗?”学生们好奇的点头。“我被捕因为我想回家,是不是很奇怪呢。但是这就是我的罪行。”学生们看起来有些吃惊。

劳夫艾森介绍说,他其实来自汉诺威,在那里的中学读完了10年级。1979年,他的父母带着他突然来到德国,理由是在波罗的海地区生活的爷爷病重。但是这原来是一个借口。进入东德后,他的父亲向

史塔西

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说自己多年来是为东德工作的间谍,现在可能要被发现了。“我的父亲说,我们必须接受事实,那就是我们再也见不到汉诺威了。”数天后,虽然违背自己的意愿,劳夫艾森还是成了东德公民。

Hohenschönhausen (Bildergalerie)

参观霍恩施豪森纪念馆的10年级学生

一开始他的父亲还是相信东德要比西德社会秩序更好、更公平。不过很快全家就忍受不了这种生活。出境的努力一次次失败了。1981年9月,全家在准备逃跑的过程中被抓,送到霍恩施豪森,在数个月的羁押后被判刑。劳夫艾森被判处3年徒刑,他的母亲被判处7年徒刑,而父亲被判终身监禁。

1984年获释后他慢慢重新建立起对他人的信任。他被允许回到汉诺威,在那里他重返校园念完了中学。而劳夫艾森和父亲永远没有重归于好。在东德结束前两年,父亲1987年死在一家监狱医院。

劳夫艾森表示:“我本身只是熟悉这个地方的内部,我当时不知道我被关在哪里。”而他后来重新踏入这幢建筑后,往日的回忆涌上心头。大门的声响,走廊里的气味。多年后他因为工作的缘故搬到柏林。在他在原来的工作行业找不到合适的职位后,2003年劳夫艾森开始在这座纪念馆担任导游的工作。

命运的讽刺:最糟糕的经历现今给了他一份工作:“当然,我要让坏事转变成好事。” 参观接近尾声,劳夫艾森表情凝重而动情地向学生们表示:“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这段时期不能被轻视。你们应该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段历史。只有这样才能警示你们,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