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顾:解除列宁格勒封锁 | 文化经纬 | DW | 27.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历史回顾:解除列宁格勒封锁

70年前的今天,列宁格勒封锁正式结束。历史学家甘岑米勒(Jörg Ganzenmüller)讲述二战中德军封锁列宁格勒的目的和所犯下的罪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那时列宁格勒的民众被德军围困了大约900天。这也是他们饱受饥饿和严寒摧残的900天。1941年9月8日,德国人包围了当时的列宁格勒--也就是今天的圣彼得堡城。但是,希特勒并不打算占领当时苏联的这一第二大城市。他打算慢慢饿死那里的居民。

随后,围城内的人们就开始了寻求生存的斗争。很快的,他们就开始吃一切能吃的东西:煮皮革、把墙纸上的浆糊刮下来吃掉,甚至连猫和老鼠都不放过。再后来,人吃人的一幕就开始上演。大约100万民众被饿死或冻死。直到1944年1月27日,也就是70年前的今天,苏联红军才成功解除了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包围。德国耶拿大学历史学家甘岑米勒仔细研究过这段历史。他向德国之声讲述了这一历史悲剧在反思文化中的地位以及民众所经受的苦难。

德国之声:列宁格勒的市民是怎样迎来封锁结束的那一天的?

Historiker Jörg Ganzenmüller EINSCHRÄNKUNG

历史学家甘岑米勒(Jörg Ganzenmüller)

甘岑米勒(Jörg Ganzenmüller):封锁是通过两个阶段才被完全解除的:1943年初,苏联红军在封锁线中间成功的开辟了一条通道,大大改善了这座城市的食物供给。但最后彻底突破封锁的那一天是1944年的1月27日,为此战士们鸣枪庆祝。当时城里的人们肯定是没有力气在街道上欢歌起舞,但全体市民终于能够松一口气。直至今天,这个日子仍然清晰的被保存在人们的文化记忆中,再加上圣彼得堡每年为此举行的大型庆祝活动都能够说明这一天的重要意义。

德国之声:在德国,人们对封锁列宁格勒的记忆并不深刻,是什么原因呢?

甘岑米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纪念德苏战争的地方都是那些许多德国人遇难的地方。所以,斯大林格勒战役一直是德国人记忆中的神话,那是"德国人的受难史"。直到80年代,人们对德军的罪行几乎闭口不提。封锁列宁格勒也曾被看作是战时的常规手段。人们不愿去想,当时(德军)不是要占领列宁格勒,而是要让那里的市民全部饿死。

德国之声:那么如今人们又是怎样面对这一话题的呢?

甘岑米勒:一方面,两德统一后,东西德对列宁格勒封锁的看法也得到了统一。东德在这个问题上的反思比西德更多。比如说,东德学校的教科书中也对此有所提及。此外,第二届二战德军展对于列宁格勒来说也具有重要意义。这个展览把德军封锁的策略归类为其"灭绝政策"的组成部分之一。如今,媒体对(列宁格勒)封锁的关注程度更高。2001年,时任德国联邦总理施罗德和普京共同向圣彼特堡封锁纪念馆敬献了花圈。

德国之声:您的书中写道,封锁列宁格勒是德国灭绝政策的一部分。德国当时有怎样的目的?

甘岑米勒:列宁格勒在德国入侵苏联的过程中,很快就成为了次要的战场。这座城市对于德方来说基本只有后勤补给政策上的意义。因为德军在入侵苏联的时候,希望用苏联本地的资源供养部队。人们一开始就算好了,只有让苏联人挨饿,德国军人才有粮食吃。为此,苏联大城市的民众被视为无法养活的人群。1941年夏天,德军开始面对供应补给短缺的时候,就表示无法还养活一个300万居民的城市。

Leningrad im zweiten Weltkrieg

列宁格勒市民曾饱受战争之苦

德国之声: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占领这座城市吗?

甘岑米勒:这很难说。但希特勒曾发布过明确指令把列宁格勒夷为平地。这其中的问题就是:城里的居民们该怎么办?对此没有明确的表态,最初人们曾考虑过将这里的居民驱赶出城。当德军站在列宁格勒门前的时候,发现驱赶居民的计划行不通,但同时又不想养活他们。所以,就将消灭战略转变为包围战略,最终目的就是灭绝这里所有的居民。

德国之声:希特勒为什么偏偏要摧毁列宁格勒?

甘岑米勒:他的主要目的是摧毁苏联所有的大城市,特别是该国中部和北部的城市。他经常同时提及莫斯科和列宁格勒。

德国之声:列宁格勒的遭遇在多大程度上是二战德国军战争罪行的范例之一?

甘岑米勒:德军的饥饿政策在两方面执行的由为突出:一个是在列宁格勒,另外就是在对待苏军战俘方面。这是德军指挥犯下的罪行。所以这也是德军罪行的一个明证,而不是其他什么像纳粹党卫军那样的组织。

采访对象简介:甘岑米勒在德国耶拿大学教授东欧历史。他出版过关注列宁格勒封锁的书籍和学术文章,探讨这一历史事件在德国及俄罗斯反思文化中的地位。

采访记者:Marie Todeskino 编译:任琛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