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危险的朋友:德美上演“碟中谍”

德国和美国情报机构合作多多,信息交换本属题中应有之义。孰料,美国中央情报局竟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内安有眼线。一名叫做马尔库斯·R的间谍同时向俄罗斯人提供情报,终至落网。现在,这名德国人被送上法庭。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位于维吉尼亚州兰利的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前厅的白色石子地面上镌刻着约翰福音书中耶稣的一句话:"真理必叫你们得到自由"。至少在字义上,这句话不适用于马库斯·R。一年多来,这名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前雇员在押。本周一,慕尼黑高等州法院开庭审理他的案子。

现年32岁的马库斯·R被控在多年时间里向美国中情局提供了德国联邦情报局的机密情报。调查人员在被告那里起出失窃文件,发现一台中情局提供给他的手提电脑。用这台电脑,他可以经由加密手段与美方委托人通信。马库斯·R的直接顶头上司坐镇维也纳,以使他的身份不易暴露。

Bundesnachrichtendienst BND

德国联邦情报局总部入口

联邦情报局内首名中情局间谍

马库斯·R迄今已作了大量交待。其实,这位联邦情报局工作人员之所以暴露并非因为他给中情局当间谍。2014年年中,他以电子信件方式向俄罗斯情报机构主动请缨,愿提供服务。为让俄方能像中情局那样重视他,他在信中附上了3份偷窃的秘密文件。此举才终于让他倒了大霉。

诚然,众所周知,在美国人眼里,刺探友邦情报完全合法;新近围绕联邦情报局的曝光也表明,德国相关机构也刺探盟国的情报,不过,中情局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内豢养间谍,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德国情报机构专家施密特-恩波姆(Erich Schmidt-Eenboom)认为,这可是过分了,逾越了界限。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此前,美国还从未在联邦情报局内安有眼线。他指出,中情局虽不是主动安插,马库斯·R属于自己上门找人家,但却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主动来源"。

联邦情报局所有间谍名单

马库斯·R是2007年12月起在联邦情报局工作的,先是作为普通工作人员,但是在敏感部门。他在"行动地区/海外联系部"管理进出邮件。2008年初,他即已同美国情报机构挂上了钩,提供了初步情报。根据检方的指控,马库斯·R在数年时间里共向美方提供了200多份文件,获得至少9.5万欧元赏金。有些文件属绝秘级,其中就有"联邦政府委托使命要点",这样的文件连负责监督情报机构的议会监督委员会都无权阅览。

Erich Schmidt-Eenboom

情报机构专家施密特—恩波姆

施密特-恩伯姆在估计此类文件的价值时强调,通过这些绝密级文件,美国人可以了解到联邦情报局目前工作的重点,"现在,美国人可以更有目标地与德方联系,对德方说,我们对这个国家、对那个问题有特殊的兴趣,让我们分享你们所掌握的情报吧"。

马库斯·R被控还提供了联邦情报局在境外活动的所有间谍名单及地址。检方认为,马库斯·R由此"造成对联邦德国外部安全的重大不利"。因此,对马库斯·R的诉讼不仅仅限于"情报方面的间谍行为",而且是"叛国罪"。根据德国法律,叛国罪可被判罚终身监禁。

德方反应强烈

马库斯·R间谍案的曝光使德美双边关系受到更多压力。这一关系原已因美国国家情报局刺探德国政界人士的行为而受到影响。事件发生后,柏林政府公开表示了愤怒,美国大使埃默森(John B. Emerson)被德国外交部召见;中情局在德国的代表被迫离境。中情局局长布里南(John Brennan)不得不给德国总理府打电话,防止双边关系遭受更大损害。

CIA Direktor John O. Brennan

中情局局长布里南

历史学家乔布斯(Eva Jobs)对中情局和马库斯·R之间的合作也作了类似的评价。她指出,政治风险太大了,美国也认识到,马库斯·R这样的"主动请缨"行为本该拒绝。柏林人乔布斯的博士论文以德美情报机构的合作为题。尽管发生了这一间谍丑闻,她仍作出以下结论:鉴于联邦情报局只有区区6000人,"德国仍非常依赖情报部门的合作"。

最严格安全措施

有鉴于案件的敏感性,对马库斯·R泄密案的审判程序在最严格的保密和安全措施下进行。法官、联邦检察官及辩护律师均不得携带手机入场。记者们必须将手提电脑丢在家里,只能带着纸张和铅笔进入审判厅。马库斯·R的辩护律师施洛特(Klaus Schroth)是间谍案专家。1990年代,他曾替别名"托帕斯(Topas)"的原东德大间谍鲁普(Reiner Rupp)当过辩护律师。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