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印度和中国哪个更重要?瑞士记者有话说

新苏黎世报的亚洲特派员乌尔斯·舍特利(Urs Schoettli)认为德国的外交政策,应该更重视印度。如果拿中国和印度来比,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可能引发的危机常常被忽略。

KISHANGANJ, OCT 21(UNI):- -Voters showing their electoral identity cards while queuing up to cast their votes inthe campus of Madarsa Anjuman Islamia in Kishanganj during first phase of Bihar Assembly Election on Thursday. UNI PHOTO -55U

印度民众展示自己的选民证

乌尔斯·舍特利(Urs Schoettli)这位瑞士籍的记者,在他的同名的出版物中写道:"提出〈重印度、轻中国〉的呼吁,主要是希望德国的外交政策能够增加对印度的比重。"舍特利认为,大家忽略了印度的重要性,而对中国太好。他承认,近年来,印度因为经济发展而获得国际间更多的重视。但是舍特利的着眼点不只在经济。毕竟,中国的经济发展比印度时间更久,更令人印象深刻。

舍特利观察到中国政治上的许多危机。"当中国必须用它僵化的国家体系,来面对日益增加的政治上的不确定性时,印度在政治上的不明确性明显少很多。在印度,政治上出现系统性危机的可能已经很小,如果有危机,它的幅度应该像德国一样。"在德国,只有中间靠左或是中间靠右的路线之争。

舍特利认为:"不同于中国,在印度几乎是不会有体制崩溃的可能性。"在印度除了民主以外,没有其他选择。印度毛派的武装起义甚至被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称为是国家最大的威胁,而舍特利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这个动乱只是发生在奥里萨邦(Orissa)和东孟加拉邦(Westbengalen)的公共秩序上的问题。对整个印度的统一,毛派算不上是威胁。

舍特利赞扬印度是个法治国家和公民社会

这位新苏黎世报的特派员,长期住在新德里、香港、北京和东京,他认为印度除了政治稳定之外,还是个法制国家以及公民社会。"他有彻底的法治国家的价值和机制。这些价值和机制在中国不可能出现,除非目前的体系被推翻。"在中国,律师其实是扮演顾问的脚色。在印度刚好相反。外来投资者可以相信当地的法律系统,在中国却是不可能的。

舍特利不否认,印度大部分居民的生活条件不如中国人。他大力赞扬邓小平的改革和开放政策,但是认为,人们在探讨中国成功的背后,往往忽视了以前"大跃进"以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等这些灾难性的政策。而这些议题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好的被检讨。舍特利认为,如果当时中国已经有民主,法制和新闻自由的话,这些灾难就不会发生。

因此,舍特利反对那些把经济发展、社会现代化看成比建立法制国家和民主更重要的人。在印度因为有新闻自由,舍特利不认为在印度会发生像中国的"大跃进"后出现的不公不义或是大饥荒。

不是真的忽视中国而是应该更重视印度

舍特利也提到地理战略性的问题。他承认,他呼吁的"轻视中国"其实是语义学上一种挑衅的说法。忽视印度,重视中国,其实是不理性的行为。没有任何在政治经济上居领导地位的人可以接受这种说法。在对德国之声的访谈中他说到,"轻视中国"的呼吁,其实是要提醒大家小心,要分散政治经济的比重。在地理战略上,印度比起中国当然是居次要地位。尽管如此,印度应该比现在受到更多的重视。

舍特利预测,两国在海外资源和销售市场上的竞争会加剧。但是他不认为印度会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而只会是印度洋上,除了美国以外的海洋大国。相反的,他早将中国视为和美国同等级的超级大国。

舍特利其实在访谈中,对目前德国的中国政策和印度政策,并没有太多的着墨。他对这些政策没有太多地分析。他对印度的种姓制度也没有深入探讨,种姓制度其实是印度民主化的最大阻碍。在这中间,他提到比哈尔邦。这个邦因为实施种姓制度,数十年来在印度的各种发展指数上都排名最后。但是这几年来,也有些改变。

舍特利对印度的描绘似乎太过正面,对中国则相反。尽管如此,他提供了许多的启发。中国新的镇压举动,好像证实了他的说法。中国共产党领导班子对阿拉伯革命浪潮可能席卷中国感到恐惧,担心他们要面对政治改革。在这方面,印度的确是走在前面。

作者:Axel Wagner 编译:邱璧辉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