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印尼的伊斯兰教与基督教

印度尼西亚有2亿4000万穆斯林,占全国人口的90%。印尼宪法中有规定宗教自由的条款。但是该国各宗教之间却缺乏宽容。穆斯林同基督教之间经常发生冲突。两个宗教团体之间开展和平合作和建设性对话是否日益艰难呢?

default

丹麦“穆罕默德漫画事件”中抗议的印尼穆斯

在印度尼西亚最大清真寺-伊斯蒂赫拉尔清真寺对面的天主教堂,上百名基督教徒正在做晚间弥撒。在此之前数周时间里,印尼的基督徒根本无法象现在这样专心致志地在一起做弥撒。尤其是去年圣诞节期间,警方出动大批安全力量维护治安,以防激进伊斯兰恐怖份子的袭击。人们的担心不无原因。据印尼新教和天主教教会公布的消息,印尼全国,尤其是爪哇岛西部,共有108家以上的新教和天主教设施遭到抢劫,威胁或者被纵火燃烧。

印尼新教教区主席古尔托姆认为,伊斯兰暴力的增加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些穆斯林认为印尼基督教的存在就是为了将印尼基督化。如果哪个地方建造了一座基督教堂,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那里有了一个新的皈依基督教的中心。他们始终担心,大多数受教育水平低的穆斯林会皈依基督教。”

对宗教信仰原则的无知,心胸狭隘和暴力以及日益严重的社会贫困导致袭击基督徒的暴力事件不断增加。许多基督教徒批评说,印尼政府在这些新的宗教暴力面前举手投降。政府不能为宗教自由这一宪法基本原则提供足够的保障。面对伊斯兰狂热份子的暴力袭击,国家安全力量常常视而不见。尽管不断发生冲突,自由穆斯林组织和基督教会代表仍努力促进宗教内部的对话。

印尼苏门达腊岛北部巴塔克教区的巴鲁斯说,“我们每年都举行邀请所有宗教团体代表参加的宗教讲座,其中包括穆斯林学者。我们也举办有86个宗教会议的牧师和穆斯林学者参加的知识讲座。向牧师们解释什么是吉亚德,什么是产生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原因,我们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讲习班等等。各宗教之间进行经验交流,这对促进民主具有重要意义。”

除了全国性倡议之外,还有地方一级的对话倡议。例如在爪哇中部,基督教成员就定期同穆斯林教徒共同研究伊斯兰教的基本原则。为此他们甚至在穆斯林寄宿学校住校一个月。年轻的穆斯林和基督教教徒也在乡村地区共同开展义务性社会慈善工作。自90年代末以来,印尼基督教同最大穆斯林组织乌拉玛的合作也不断加强。

长期生活在雅加达的德国基督教神父苏塞诺说,“基督教一方面改善了同最大穆斯林组织乌拉玛的关系,同时也改善了同其它大的穆斯林团体如穆罕马迪亚的关系。我们经常一起讨论存在的问题,尤其是苏哈托政权被推翻之后,极端组织利用民主自由权利进入公众场合大肆活动,而温和派则普遍保持沉默。或许左翼穆斯林是个例外。但是左翼穆斯林缺乏影响力而且自由过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