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卡梅伦-“压倒性多数”是做梦?

英国保守党期待着奇迹的出现。民调并不看好执政联盟和首相卡梅伦,但保守党仍希望在最后一刻从右翼民粹那里夺回选票。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的"弗洛伊德口误"出在选战最后时刻。在利兹市超市员工那里为自己和保守党做宣传时,卡梅伦说:"这是一场前程攸关(career-defining)的选举",不过他马上纠正了这个小疏忽,改口道:"这是一场国家攸关(country-defining)的选举。"Career和country发音近似,不经意间,这位首相流露了自己的内心,因为他就是一个一心奔前程的政治家,而这正是许多英国人宣称最讨厌的。大学毕业后,卡梅伦先在一家广告社就职,之后成为保守党工作人员并从此青云直上。作为一名派头十足的出色的演讲家,十年前他接手了一蹶不振的保守党并且承诺革新。在布莱尔执政时期,保守党沮丧地在反对党的板凳上坐了多年,显得垂头丧气、风光不再。而卡梅伦承诺进行改革。2010年,他成功取代了运气不佳的工党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

来自上层社会的年轻人

Speisesaal im Garrick Club

来自精英学校和高贵的俱乐部是许多保守党人士的特征

卡梅伦将整个朋党带到了唐宁街:内阁、咨询小组。许多人他早在中学和大学时期就认识了。事实上,这也成为其政府最大的缺陷:一群来自英国精英学校和大学的人掌了舵。伊顿、牛津和剑桥将卡梅伦派系和中上特权阶层捆绑在一起。引人注意的是,他们中女性很罕见。这是保守党迄今没有解决的问题。保守党依然是一个男性俱乐部。该党一名"坐后排"的女性曾经一语中的地讽刺说:"一群不知道牛奶价格的公子哥。"卡梅伦首相正好符合这样的形象:夫人有贵族血统,家庭美满,三个孩子,出身和外貌活脱就像名流杂志中跳出来的。而让保守党迄今无法摆脱的形象就是不知大众疾苦,大臣们自以为是。这是保守党"令人生厌的",只知道维护本阶级利益的旧的形象。

Großbritannien David Cameron Wahlkampf 2015

选战中的卡梅伦放下身段,访问建筑工地

政绩尚可

卡梅伦本想有个全新的,与众不同的开端。但由于没有取得多数,他只能和自民党结盟,成为联合政府首相。从传统上讲,这是英国政治的一个例外,因为该国选举法目标在于取得一党执政的稳定多数。早在当时就有一些党内元老抱怨道,情愿单独掌舵。但他们今后必须适应本次选举后也没有明显执政多数的新时代。在这次选举中,被保守党拥抱后的现联盟伙伴自民党很可能陷入无足轻重的境地。

卡梅伦和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本来希望迅速克服2008年金融危机的后果,信条是:精简节约到极限。但是,社会福利和公共支出的巨幅削减最终并没有带来什么效果:英国的赤字水平仍然继希腊、冰岛、爱尔兰之后列第四位。长期削减债务的计划推迟了5年。虽然保守党-自民党联盟过去两年里成功推动了经济增长并在去年将增长率提高至创纪录的2.6%,但是,税收仍然保持在令人失望的低水平。就业市场景气虽然让就业人数增加,但却没有给国库带来太多收益,因为主要增加的都是低收入工作。公民也没有从景气中获得什么实惠。而且2015年第一季度,增长率又出现跌落,让保守党"我们有长期经济计划"的竞选口号显得苍白无力。批评者一开始就预言说,所有这些不过是又一次房地产市场和投资银行泡沫。

新的混乱

尽管在社会会革新方面有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引入了同性婚姻,经济政策比较成功,但是,卡梅伦仍然需要对选举结果提心吊胆。他不能深得人心,英国人觉得很难喜欢上他。选战也显得苍白无力、无关痛痒:公民担心的是国家医疗体系、生活费用、社会体系和移民政策,对保守党最为倾心的议题-2017年举行公投决定是否留在欧盟内-人们根本不感兴趣。大多数公民都另有担忧。

选战中,卡梅伦右边被民粹主义者用敌视外国人、反欧洲的纲领挖墙脚,左边则是来自苏格兰的威胁:如果苏格兰国家党占据了苏格兰所有议席,那么工党可能屈尊和其组成少数政府。卡梅伦却缺少未来的联盟伙伴。如今,他仍然以争取"压倒性多数"的口号替自己打气。《独立报》的评论员却写道:"继续做梦吧"。各方一致认为,选举后,英国政界将开始一个混乱的新时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