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占领”过后 谁是赢家?

香港警方宣布下周一将对铜锣湾、怡和街一带进行清场。长达两个多月的抗议过后,“占领”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果?自由选举没有实现。但政府在清场后也不能就欢呼胜利。第一轮较量过后,学生们赢了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警方于本周三(12月10日)对“占领”运动位于金钟地段的大本营进行清场后,宣布将于下周一早上清除铜锣湾以及怡和街的障碍物,开通被封堵的路段。警方呼吁占领人士应尽快离开,其他人士如果没有必要,应避免前往该地区。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许镇德向“香港电台”表示,如果占领人士拒绝离开。警方可能采取疏散及拘捕行动。但同时强调如果没有冲突,警方绝对不会采取武力。

持续75天,要求实现更多民主的对峙在香港结束后,虽然没有人是十足的胜利者,但学生们至少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本周四警察清理路障和抗议人士的营地之后,专家们给出了这样的总结。分析称,一方面,学生们要求真民主的呼吁没有变为现实,但另一方面,中国这一特别行政区的政府也要面对眼前这个政治上的烂摊子。

香港大学的法律专家戴大为(Michael Davis)分析称,北京的领导层也是失败的一方,它和大部分香港年轻人成为了敌人。戴大为认为,就算香港没有实现自由选举的梦想,"第一轮的胜利者是学生。他们让世界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北京和香港政府违反承诺,想要举行徒有虚名的选举。"戴大为认为,这是抗议学生们很大的一个成就。

曾经出书关注香港抗议文化的城市大学社会学学者盖瑞特(Dan Garrett)也表示,学生们"取得了可观的成就"。首先,他们"有能力、也愿意为他们所向往和坚信的香港的未来而进行抗争"。

"雨伞运动"

的目的是,防止香港变的和中国内地的普通城市一模一样。

占领结束 民运继续

此次抗议活动的导火索是中国领导层关于香港2017年普选的政策决议。该决议规定,届时香港人虽然能够首次直接选出特首,但却不让他们自由提名特首的候选人。

盖瑞特相信,占领运动的结束不是香港民主运动的结束。他相信该运动"现在会进入下一个阶段"。纽约大学法学院客座研究学者张语轩(Alvin Cheung)向德新社表示:"现在肯定会出现新的公民抗命活动",包括

不定期的抗议

或者是由几千人参与的类似"快闪"式的活动。

反对派代表人物,香港立法会议员李卓人也宣称,反对派会尝试抵制议会的正常工作。18岁的学生领袖黃之鋒表示:"就算是当局今天能够掌控我们的命运,总有一天我们会掌控他们的命运"。他相信,最后仍然会取得胜利。带有批判态度的评论者章立凡表示: "香港的年轻一代想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认为,当前的情况对于香港政府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是互联网的一代。和之前的那一代完全不一样。"

成熟的公民社会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表示,就算清场成功,香港政府仍然不是胜利的一方。"也许可以说政府在这场战役中赢了,但在关于香港未来的'斗争'中没有获胜。 "古思亭认为,在抗议活动之前就存在于香港社会的"基本不信任北京政府"的情绪更加强烈。

她认为,占领运动表现出"可观的组织和战略部署能力"。这向香港和北京政府表明,香港有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抗议活动使得香港社会的一大部分被政治化:"许多人会更加主动的关注选举制度改革的进程,也能更好体会香港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将要面对怎样的挑战。"

批评学生的声音

同时,部分香港媒体受众的反应给学生们是否是占领运动中的胜利者这一问题打上问号。在香港《南华早报》有关占中结束系列报道的读者评论中,批评学生的声音占据多数。署名为"jimmybabe"的读者用英文发表评论称:"当人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有一块儿面包、一碗汤就会很满足。当他们什么都有、有衣服、iPhone、大学的高等教育、接触西方思想、互联网、社交网络、零花钱的时候,他们还要提出要求,强调自身的重要性,还指责老一代人没有给他们铺好路。他们认为他们知道的更多,他们所信仰的价值更好,他们希望自己的未来能有保障。而不愿意和他们的父亲及祖辈一样,通过勤劳创业取得成功。"

《南华早报》国际网络版署名为"waynelim"的用户也用英文发表评论:"你们这些年轻人被忽略的原因是你们忽略了别人。你们到底想要什么?真民主?什么是真民主?在其他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有一种过滤机制挑出候选人参加竞选……在一个并不民主的国度,你们要求实现所谓的真民主。你们真正目的是从中国独立出去,只不过没有这样说。这不仅不现实,你们还得寸进尺。中国其他地方哪里有独立的选举?你去问问西藏人和维吾尔人,他们仍处于内战之中。你们想让香港的下场一样吗?让恐怖分子一直密谋独立?所做出的每一步都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

Proteste in Hongkong 04.10.2014

香港“占领”运动的"列侬墙"

重塑"列侬墙"

在这样的质疑中,香港的年轻抗议者们宣称仍然会将公民抗命运动继续下去。虽然

警方已经清除了本次占领运动位于金钟地区的大本营,

但民主活动人士想要至少保住所谓的"列侬墙"(Lennon Wall)。占领抗议期间,他们在金钟商业区附近的一个政府建筑外墙贴满了数千个写有支持示威者标语、 五颜六色的便签纸条。在香港警方本周三(12月10日)对占领大本营进行最后的清场之前,一批志愿者将这些大约15000张便签纸条收集拍摄成数码照片。现在,活动人士想要重塑这座"列侬墙",先从网络开始。

负责重新构建数字版"列侬墙"的编程人员向法新社表示:"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还没有过去。这座墙所具有的精神和意义也没有消失。" 他估计,"列侬墙"的网络版将于明年年初构建完工。访问网站的人还可以自己留下新的便签。香港"列侬墙"的参照是80年代捷克民众抗议共产政府统治时绘制的"列侬墙"。上面涂写着披头士乐队(Beatles)成员约翰·列侬(John Lennon)风格的涂鸦以及该乐队的歌词片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