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南苏丹叛军领袖:“中国应停止向南苏丹军售”

南苏丹前副总统、反叛势力领袖马查尔(Riek Machar)就该国的和平愿景、武器禁运等问题,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他说自己曾经致信习近平,希望中国停止对南苏丹政府的军售,避免战争激化。

Machar und Kiir in Addis Abeba

马查尔今年5月在亚的斯亚贝巴

德国之声:马查尔博士,您和联合国使者们之间的对话进行地怎么样?

马查尔:我认为进行得不错。我讲述了战争的起源、发生在朱巴(南苏丹首都)的屠杀,从事实角度来看,确实发生了政变。而我也告诉他们:没人策划发动政变。但是总统基尔(Salva Kiir)必须要对朱巴所发生的事件负责,2万平民因为种族原因被杀。在和平进程问题上,我们自今年1月2日起一直致力于和平进程。1月23日,我们签署了两个协定:其中一个是停止敌对行动协定,另一个是关于政治犯的状况--这些人在协定签署后四个月获释。

5月9日,总统基尔和我签署了一个旨在解决南苏丹危机的和平路线协定。自那时起,我们的委员会就开始工作,然而我们时不时贸然地被调解人打断,而他们现在仍喋喋不休。

我不认为,能在IGAD(东非国家政府间发展组织)给出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和平。IGAD曾说,和平将在60天内到来。8月10日,60天过去了。而现在两方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正就重要议题进行磋商。我们不知道,和平什么时候会到来。

如果和平未能到来,这不意味着领导人应该受到制裁。制裁没有意义。我们正致力于和平进程,而在和平进程中,达成一个协定需要时间。

您不认为,您和总统基尔作为领袖是南苏丹实现和平的关键吗?您不知道和平何时到来,这会令南苏丹人民感到失望和沮丧。

和平谈判总是艰难的。我们这方认为必须重视冲突的根源。而要重视冲突根源,我们应该在国内进行改革。要推行改革,就需要针对南苏丹的执政体制达成一致。我们认为联邦制更好。因此,我们要先对联邦制达成共识,然后就可以展开军队、安全、司法法制、公共服务和经济领域的改革。没有这些改革,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和平。

Riek Machar und Salva Kiir

马查尔和南苏丹总统基尔

我们也需要达成谅解、抚平创伤。鉴于2万多人被杀害的事实,想要在国内实现这一点异常艰巨。政府执行了屠杀,因此事情很困难。并非只是领导人不出力那么简单。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尽到了自己的那份力。自5月8日起,我一直在亚的斯亚贝巴(非盟总部所在地),希望为冲突找到和平解决方案。

德国之声对南苏丹政府一方的说法也有所耳闻。他们强烈谴责你们对他们进行攻击,称你们不严肃对待寻求实现南苏丹和平的政治进程。而按照您的说法,你们大力致力于和平。您不赞同政府方面的哪些点?

首先,我们没有进行任何攻击,是政府一直采取攻势。自从我们1月23日签署停止敌对行动协定,政府方面没有依据协定履行其责任,乌干达的部队目前仍在南苏丹。(北)苏丹的反叛势力仍在南苏丹,和政府军并肩作战。而依据停止敌对行动协定,这些外国势力必须撤离南苏丹。因此,政府违反了协定。

您谈到了冲突根源问题。很多人称,冲突根源和种族问题有关。您也是这个看法吗?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种族)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其他的问题还有腐败和国家性质。这不是认同多样性的国家,而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民族。我们必须引入一种可以容纳我们多样性的体制、一种打击在政治中利用种族问题的体制。这种体制也将打击腐败,让我们人民的经济状况变好。

联合国使者们指责你们两方--你们和南苏丹政府,在旱季即将到来之际重新武装备战。您对这样的指控如何表态?

当我们在战场上击败政府军时,我们从他们那里获得了武器。在12至1月期间,我们获得了数千步枪和机枪,甚至也有大炮,大约7门大炮。在马拉卡尔,我们缴获了11辆坦克和数千步枪。我们部队没有变化,拥有40余辆坦克。

因此,我们的装备来自政府。然而我们知道,政府正进行军备武装。他们从中国方面购置武器和弹药。我在昨天和联合安理会使者的会谈中提到,中国应该停止对南苏丹进行军售。我甚至就停止对南苏丹的一切军售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避免战争激化。他们(中国)应该通过不支持南苏丹政府军备,来支持和平。

人权观察组织已经提出号召,对南苏丹施行武器禁运。对此,您支持吗?

如果联合国可以开始武器禁运,将是件好事。这样政府就无法从任何地方获得武器。这样的话会很好。

里克·马查尔是2011年7月南苏丹独立后的第一任副总统,在2013年7月被总统基尔罢免。马查尔于2013年12月发动军事政变,试图推翻基尔为首的政府。马查尔拥有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哲学和战略规划博士学位。

采访记者: Chrispin Mwakideu 编译:万方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