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南奥塞梯举行议会选举

受莫斯科遥控的南奥塞梯周日举行议会选举。虽然选举本身可能会给外界带来这里一切都已恢复正常的印象,但事实上,战争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

default

南奥塞梯分裂武装去年庆祝俄罗斯总统承认南奥塞梯独立

荧光灯下,弹痕累累的议会大厦显得格外显眼。圣彼得堡海军剧院乐队正在演奏乐曲,议会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他们高举南奥塞梯旗帜,在纪念去年八月份的那场战争。对于南奥塞梯人来说,这场纪念音乐会意义非同寻常,因为议会大厦以及南奥塞梯的旗帜,正是这个国家独立地位的象征。南奥塞梯人口只有七万,面积不足瑞士的五分之一。现已高龄84岁的议长加西耶夫说:„我们希望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独立的家园,我们不想再遭杀戮,再被驱逐。除了独立,我们别无所求。"

正因为如此,周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对南奥塞梯人来说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尽管这里的议会只有33个议席。因为选举本身也是在向格鲁吉亚乃至整个世界显示这里的独立地位。迄今为止,只有俄罗斯和尼加拉瓜在外交上承认了南奥塞梯。从国际法的角度上看,高加索山区这一贫穷的地区仍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

奥塞梯人本来是一个讲波斯语的民族,史学家们相信,早在公元五世纪他们就已在这里定居。大多数奥塞梯人生活在俄罗斯境内的北奥塞梯共和国。苏联时期,南奥塞梯人在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管辖范围内实行自治。苏联解体时,南奥塞梯人也曾要求独立。但他们的独立诉求遭到第比利斯的拒绝。泰姆拉斯的父亲是奥塞梯人,母亲是格鲁吉亚人,他回忆当年的情景时表示:„当时格鲁吉亚议会答复说,你们休想谈什么独立问题,你们连自治的资格都没有。"

早在1990年,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之间就曾发生过军事冲突,造成数千人丧生,数万人逃离家园。在此之后的几年里,双方的停火状态也多次遭到破坏。2009年八月,随着俄罗斯军队开进格鲁吉亚,局势急剧激化,此后,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实际上被纳入俄罗斯的控制范围。八月战争的痕迹在南奥塞梯首都依然随处可见。摄影师贝利亚科夫用照片记录了这座城市的变化。他说:„来自莫斯科的重建款项被贪污挪用了。除了个别几个建筑之外,这里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战后重建。„

大剧院仍然是一片废墟,医院刚刚重建一半,就因资金告罄而停工了。据说,重建资金早已被黑社会和腐败官员中饱私囊了。莫斯科拨放的另一部分重建款项根本就没有到位,因为,双方在资金操控权问题上一直有争议。

南奥塞梯反对派人士批评说,总统库科依提并不关心国家的重建,他更关心的是他自己的权力。反对派指责库科依提试图在南奥塞梯建立专制政权。以至于这里两个较有规模的反对派政党根本没被允许参加议会选举。而南奥塞梯驻莫斯科大使梅多耶夫则坚称,这无疑是敌对势力的恶意宣传:„同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一样,南奥塞梯当然也有反对派,他们拥有充分的权利表达自己的意见。"

南奥塞梯反对派相信,总统库科依提会试图操控选举结果。他希望有一个听话的议会,以便成全他第三次连任总统的设想。为此他必须修正宪法。这场议会选举之争将如何收场,目前还无法断言。莫斯科也很可能会介入。毕竟,无论是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南奥塞梯都无法摆脱对莫斯科的依赖。

作者:Christina Nagel/ 达扬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