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卖文为生:微信时代的独立作者

微信也是作者们获得收入的一个渠道,关注者可以付出金额,这种方式给独立作者创造了生存空间。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乔木教授在微信上贴出自己的辞职信后,他的粉丝们纷纷向他捐款,最多的一天达2万元。

在中国被广泛使用的社交媒体,给乔木这样的作者提供了一个自我出版的平台和挣钱的可能性,前提是他们的文字不跨越"防火长城"内网络审查的界限。     

由于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在中国被封锁,他们把自己的作品发表在微信或微博上。微信在全球拥有9亿用户。

"我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希望它能改变。为了让大多数中国人能看到我的东西,我需要留在防火长城之内用中文写作。"乔木对法新社记者说。   

47岁的乔木辞去了在一所大学图书馆的职务,他厌倦了单调的翻译工作。之前的2014年他就因"违反工作纪律"被调离教学岗位。

中国的作者和知识分子面对的日益增加的压力,是2012年习近平主政以来开始的对公民社会加紧控制的表现之一。

今年4月,原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乔木在微信上贴出了一篇讲述自己辞职经历的文章。文章说,领导批评作者"不做正能量研究",写"乱七八糟的文章"。后来乔木被调到图书馆当管理者,年薪20万元。

"我要适应我的新生活",乔木说:"至少辞职后,我的言论只需要通过我自己和网络的审查。"

在微信上,用户可以在自己的公共帐号上发表文章等内容,他的关注者则可以自愿付出任意数额的酬金。这样乔木每写一篇杂文,平均能获得1000元收入。

自2012年以来,乔木先后在微信上开设了15个公共帐号,其中大多数已在发表时政评论后被封。现在他还有3个公共帐号,其中之一有15000名关注用户。如果一篇文章被删,他就再尝试用另一个帐号发表。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文学的民主化。通过向他们喜爱的作者付酬金,网民们可以创造出属于他们的新的流行风,影响到当今中国的文学生态。"通过微博关注中国社会趋势的编辑柯策(Manya Koetse)说道,"讲述普通人新鲜和个性化故事的文学平台增加了。"

独立作者还可以通过在自己的公共帐号上投放广告或赞助内容(sponsored content)来创收。写作风格与《欲望城市》女主角凯利有得一比的网络作者咪蒙号称自己的微信公号有1000万人关注,在她的公共帐号上投放广告,费用可高达50万元。

还有一些作者联合起来在线出版专注某些特定话题、依赖广告收入的作品。2014年,《南方周末》事件后,该报资深编辑叶伟民辞去了报社职务。今天他在北京从事金融工作。他制作上传到网络的新闻学辅导视频,可以付费下载。"我没有料到,会有3000人付费下载我的网络辅导材料。这完全是意外之财。"

2013年,中国当局对一些有影响的网络评论者进行了打压。一些人被捕,许多人的帐号被封。同一年,中国高院颁布司法解释,规定"网络谣言"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可被控以诽谤罪 ,或被判刑。  

根据今年6月颁布的新规,App、微博等网络新媒体要发布和转载新闻信息及评论,必须先获得服务许可。

乔木会时不时地测试一下网络审查的红线。7月13日诺奖得主、异议人士刘晓波去世后,他发了一篇纪念文章。"我在文章里没有批评政府,只是对一个人和他对和平对话的贡献表示敬意。但文章马上就被删除了。"

"如果我的文字政治味太浓,没有人会爱看。我的帐号也会被封。人们喜欢娱乐性的东西,但也会读出字里行间隐藏的内容。"

 

叶宣/苗子(法新社)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