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华沙奇迹:70年后的漫步

1944年的那个夏天,勇敢的华沙人起义反抗纳粹,被血腥镇压。70年后的今天,这一历史事件在波兰变得富有争议:那次行动难道只是毫无意义的英雄主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华沙皇宫广场,每天都能看到波兰中小学生参观团。"战后,这里曾一片荒芜",老师一边对学生讲,一边指向22米高的华沙地标建筑西吉斯蒙德圆柱以及圆柱后的皇家城堡。

对于波兰这个年轻的国家,1945年的重建理所当然--就如同华沙起义是为挣脱纳粹统治的最后一搏。1944年8月1日--在1943年波兰犹太区起义一年后、在苏联红军向华沙胜利进军前,53000波兰人起义。他们希望,用成功打击德国占领者这一行动来象征未来强大、独立的波兰。

当学生们从皇宫广场前的"小起义者"纪念碑经过时,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然而,这个戴着头盔、手持武器的小男孩雕塑如今颇具争议,同样富有争议还有孩子们在起义中的角色作用。因此老师们仅在此地短暂停留,就继续走向附近其它景点。

Denkmal des Kleinen Aufständischen in Warschau

皇宫广场前的"小起义者"纪念碑

"在那边--维斯瓦河右岸,俄国人已经站在那里。有人认为,他们很快就会发动进攻,来帮助驱逐德国人",老师继续讲道。华沙人希望得到火力支持,但苏联红军按兵不动。斯大林并不希望波兰军队取胜,他担心这里会建立一个反共政权。波兰人自己进行了63天艰苦的巷战。

尽管起义者在军事上完全处于劣势,但是他们仍在最初数天占据了几个战略要地,德国人不得不退出老城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起义者弹尽粮绝,惨遭纳粹镇压。1945年1月,当苏军终于越过维斯瓦河时,看到的只是废墟上的千名幸存者。

看得到的痕迹

圣约翰大教堂的南墙仍有不少当年的痕迹,如今青少年在这里驻足。重建教堂时,人们将一条坦克履装饰在教堂墙上。1944年,教堂是起义者们的一个防御阵地。纳粹派出一辆装满炸药的装甲车开往教堂,装甲车在墙边爆炸。那之后,一辆坦克开进教堂,进行扫射。

学生们和旅行团现在集合在美丽的市集广场。在这里,纳粹党卫军首领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 )1944年10月下达命令:烧毁、炸毁全部住宅区。华沙60%的城市建筑在起义期间被摧毁。在1945年,维斯瓦河两岸仅仅还剩15%建筑。在波兰书本上,经常可以看到希姆莱的这句话:从历史角度看,起义爆发是个"福音",为彻底毁灭这个城市和大规模屠杀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这次起义造成了20万波兰人丧生,其中大多数是平民。

Warschauer Aufstand 1944

起义后,华沙一片废墟

毫无意义的牺牲?

多少英雄主义才是有意义的?如今很多波兰人都这样问。青年记者萨多斯基(Piotr Zychowicz)的最新著作"疯狂1944"最近在社会上引起公愤。他称华沙起义是"巨大、徒劳的牺牲"。萨多斯基批评当年起义领导者对形势进行了错误的判断,称其应为数千人的死亡负责。然而,大多数历史学家选择保守立场。波兰托伦大学教授梅茨瓦尔多夫斯基(Jacek Młynarczyk)表示,人们不能用当下视角来评判起义,因为"起义者当年所了解的比今天的我们少得多"。因此起义是否有意义这个核心问题继续无解,波兰人还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探讨。

很多人都在华沙起义博物馆寻找问题的答案。如今博物馆开放十年,共有大约400万参观者,入口处往往大排长龙。博物馆馆长乌基尔斯基(Paweł Ukielski)积极看待目前针对起义失败责任的辩论,认为这有利于加强波兰的民族自我认识。"我们博物馆提供背景信息,而不希望进行评判",他说。

华沙起义和孩子们

在博物馆里,青少年随处可见。对于学校而言,参观早已成为义务项目。才走了几步,就听到炸弹声和报警信号。青少年对此感到兴奋,曾经参加过华沙起义的85岁巴拉诺维斯基(Edmund Baranowski)则无法认同。"孩子不应该出现在战争中",他站在满是战斗机模型和士兵塑像的博物馆游戏室前说。

历史教学越来越常采用战争游戏的形式,这不仅出现在博物馆中。不久前,装备着武器、微笑着的起义者和带着手榴弹、燃烧瓶、弹药的党卫军军官模型出现在波兰市场上。民族精神的商业化在起义70周年之际达到了可以承受的极限。

Warschauer Aufstand 1944

1944年的华沙起义

从1944到1989

人们对华沙起义的兴趣在今年达到顶峰。尽管过去了70年,该话题仍然很有实效性。然而今年的新内容是华沙当代史两大事件的历史联系。"没有对起义牺牲者的回忆,可能根本不会发生1989年不流血的、和平的团结工会革命",华沙起义博物馆的乌基尔斯基说。在近日的媒体上,经常可以听到类似的声音。"这场辩论显示了,波兰汲取了历史教训,"他说,"因为1944年的噩梦,反对派再不会允许,以牺牲生命为代价换取自由。"

人们此前的讨论有多响亮,8月1日的纪念就有多安静。传统上,这一天仅献给昔日的英雄们。当下午5点当年战争爆发的时间到来时,警笛响起,行人、汽车、巴士、电车都停下来--整个华沙肃立默哀一分钟。

作者:Rosalia Romaniec 编译:万方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