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半边天”的墙外开花

一说起中国电影,许多德国人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功夫片。近几年来,有越来越多德国城市的艺术类影院都纷纷办起了自己的中国电影节,也慢慢打破了德国人对中国电影以及中国本身的固有看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金秋,刚刚在德国埃尔兰根市闭幕的第三届中国电影节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从此次电影节海报及宣传材料上大大的"女"字就可以看出,今年所关注的主题与女性有关。主办方纽伦堡-埃尔兰根孔子学院用一个问题概括了今年的主题:"妇女能顶半边天?"自然而然,电影节上所放映的影片也都和女性有关,不是关注女性在当今中国社会的生存现状,就是出于女性导演之手。

被淹没了的女性问题

季丹是此次德国埃尔兰根第三届中国电影节上,唯一一个从中国远道而来的影像工作者。她反映中国现代社会家庭生存现状的影片

«哈尔滨旋转楼梯»

被主办方选为开幕式影片。影片中两个家庭的女性都承担起了全家生活的压力,却时时刻刻需要与社会的不公,生活的无望和压抑感做斗争。从季丹的经验来看,中国女人虽然在家庭中确实占有很强势的位置。但她们寻找自我,实现自我的空间其实异常狭窄。 "中国的女性问题其实是被淹没在中国更大的社会问题里。包括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孤立无援等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女性问题被淹没在中间,很难被单独提及。"

Film still von „Spiral-Staricase-of-Harbin“

纪录片电影«哈尔滨旋转楼梯»剧照

从日本奈良女子大学赶赴德国参加此次电影节的女权主义学者李小江明确表示,如今中国妇女所顶住的不是半边天,是大半边天。她认为,中国在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候是出于让妇女参加工作的需要。这是一种抬举,也是政治动员。50年代提出的这种说法不单纯是为了解放妇女,是国家在建设的时候需要妇女劳动力参与。而现在妇女对社会生活的参与决不仅仅局限于

参加工作。

李小江认为,如果把家庭生活,私人领域,两性关系,以及制度外的社会空间都算在一起的话,中国妇女在全世界的比较当中,"肯定比半边天多"。

李小江教授在过去的20年里,经常参与中西方关于妇女问题的学术讨论。包括与德国前教育部长沙万(Annette Schavan)展开对话。李小江认为:"西方关于

中国妇女问题

的看法,一直停留在20年前的状态。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西方并没有真正有兴趣去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意义一定要让西方对此有具体的了解,只要了解一点点就够了。"

关于"墙外开花"的讨论依旧

这次的埃尔兰根中国电影节也是一个让德国观众再了解一点点的机会。为期五天的展映总共带来了9部中国近10年来的电影作品。包括庄宇新导演的《爱情的牙齿》(2006)、导演李玉的«红颜»(2005)以及曾让娄烨导演在中国无法从事电影创作长达5年的《颐和园》。另外也不乏许多小成本制作的纪录片电影。

和许多在海外举行的中国电影节一样,此次的埃尔兰根中国电影节也无法避免面对一个长久以来的争论焦点。那就是:为什么只有那些反映中国社会落后、阴暗、无望的影片能引起国外观众的共鸣,重复的走着只能在国外电影节上"墙外开花"的路线。这种讨论在季丹的开幕影片《哈尔滨旋转楼梯》放映后就成为一个焦点。有多个中国观众当场问道,导演拍摄的影片反映的不是典型中国家庭的生存状态,在昏暗、无望的格调中看不到影片的"中心思想",不知道记录者究竟想要传达怎样的信息?

Regisseurin Ji Dan von „Spiral-Staricase-of-Harbin“

影像工作者季丹:急于下结论挺可怕

而影像工作者季丹对于这样的质疑毫不陌生。她认为,在当今在中国,其实最缺少一种开放的,真实的,具体的把一种生活呈现出来的渠道。"我们都习惯了带着观点去表达一个东西。但是我觉得今天中国的问题其实及其复杂。它像一个大杂烩,既有历史的问题,又有今天整个世界的问题。因此,我觉得急于下结论,其实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大家相关的争论其实也都是误解碰上误解,很难得到建设性的意见。所以还不如重新的去认识许多事情,重新不带偏见的去看待它们。"

季丹也坚决不同意关于在国外被叫好的中国主题电影多是展现中国丑陋、落后、无望一面影片的说法。她认为:"艺术本身就有它自己的特点。艺术其实就是要进入人性黑暗的部分。电影也是这样……更有分量的电影,特别是纪录片电影一定是拍这个社会最矛盾的,最复杂的,最黑暗的,最被遮蔽的一面。"

德国观众的体会

前来观影的眼科医生格罗(Martina Groh)相信,从包括《哈尔滨旋转楼梯》在内的电影里,能够对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状况有所了解,但她也清楚的知道:"电影确实只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现实。然而在每个国家里都有不同的现实。某一个社会的阶层无法代表其所在国家的形象。 "

埃尔兰根大学汉学系博士生瓦格纳(Florian Wagner)说,从来没有去过中国的朋友们在看完了《哈尔滨旋转楼梯》之后,没有感到十分惊讶,因为这符合他们对中国二线城市的想象。瓦格纳承认,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中国人对这种"墙外开花"类影片的抵触情绪,因为这样的电影确实比较悲观。

"但是我也必须说,这样的电影不仅仅是悲观的,它们还是有点真实的。我在中国认识的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很普通的。北京和上海的高楼大厦其实是一种边际现象。中国最具特色的地方就是存在于这些高楼大厦和普通百姓家庭之间的巨大反差。"

DW.COM